骷髅头狡黠地一笑,“没得办。荆棘女王有着上千年的修为,法力强大,我和主人加起来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

    居然……这么厉害吗?

    风如初回想起那个支在梁景胤脖子上的脑袋,她是那样突兀而心安理得地人立在他的脖子上,就仿佛那里本来就是她的位置。

    一想起那怪物令人不舒服的猩红色长舌和不断滴下口水的尖锐獠牙以及看上去很美的血红色凤眼,风如初就感到不寒而栗。

    这世界上居然有长得这么怪异的一张脸。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奇葩五官都组合在一张脸上,居然有几分妖媚的感觉。

    麝月公主的圣母情结大发,惊叫道,“可是咱们总不能躲在这里,眼看着妖怪把梁景胤当点心一口口吃光吧。”

    骷髅头道,“那又能怎么办?我和主人打不过她,硬要上去只能在她吃光梁景胤之后再把主人给饶进去。”

    风如初诡笑,心说了,麝月大姐,别仗着公主的身份逼我救人,明摆着送死的事,二货才上呢。

    这边厢,麝月公主、风如初和小白忙着开小会。

    那边厢,梁景胤和荆棘女王还在撕逼。

    梁景胤当然是一边瞎扯一边想办法,另外他还在心里大骂风如初,骂这混蛋没义气,骂他忘恩负义,怎么这半天也不来救他。难道说连自恃法术高强的风如初也被他脖子上长出来的妖怪给吓住了?看来这下子真的麻烦大了。

    年仅十八岁的梁景胤到现在为止还没意识到自己捅的篓子有多大。

    他哪里知道风如初不是不救他,是没法救他。

    荆棘女王早就没了耐心,她不时地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的口水,可是口水越淌越多,梁景胤身前的泥土湿了好大一片。

    而且这会子,荆棘女王又长大了许多,尽管露在梁景胤身体外面的部分还是刚才的样子。可是藏在梁景胤体内的躯体则在不断地变粗边长。

    她身体上的无数触手已经扎根到梁景胤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唯一没有侵犯的就是他的大脑。

    没有侵犯他的大脑并不是因为她的仁慈或是体能不足,而是因为她觉得这个愚蠢的法师很可笑,跟他聊天很有趣。

    如果她的触手一下子侵犯到他的脑部,那么他所有的意识将全部消失,她也就没办法再逗他说话了。

    看着他笨拙地为自己找借口,并在她面前努力争取活命的机会,她就有种优越感。现在这个愚蠢的法师终于知道荆棘女王的厉害了吗?

    其实他要是聪明的话,早该明白,她根本不可能给他活命的机会。

    他只不过是她的宿主,在她把他吃干抹净以前,她还可以留着他解闷。然而宿主迟早都是要被她吞噬的,因为她的成长需要大量的营养。

    暂时,她觉得她至少应该保留这点乐趣,因为她独自待在荆棘法术中那些漫长无聊的时光告诉她,她太需要有人跟她聊聊天了,

    一眨眼,在法术里又住了三百年。

    这三百年是多么的孤独寂寞,只有法师们召唤荆棘法术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还活着。除此之外,就是日复一日的冥想修炼。

    于是寂寞的她处于很无聊的目的,保留了他的大脑意识。

    已经处于成年期的她可以瞬间把他吞噬,甚至连白骨都不剩,因为她还需要继续成长,急需优质的蛋白质,人骨里富含高蛋白物质,正好全部吸收。

    她现在逗他陪自己聊天的行为,就如同一只抓住老鼠的猫,并不急着吞下肚,而是先跟它玩玩。

    荆棘女王的小九九,梁景胤哪里知道,对于他来说,多拖一分钟,就意味着他又多活了一分钟。

    他不时地伸头望向远处的树林,他知道风如初和麝月公主就躲在那里。

    他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甚至伸手往那边发求救信号。

    然并卵,没有任何回复。

    那片树林安静的就像是没人躲在那里一样。

    那个长着紫罗兰色眸子的蓝发少年果然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算了,就祝他带着麝月公主去春梦了无痕吧。

    梁景胤伤心地这样想。

    荆棘女王忽然沉下脸,怒吼一声。

    与此同时,她血红色的凤眼掠过一丝残忍和焦躁。

    “来吧,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梁景胤望着那张快速贴过来的妖娆面孔,感到头皮发麻。

    “你想要干嘛?”

    他感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这个问题问得有够愚蠢,当然是吃你了。”

    荆棘女王说着,口水刺溜一下,流下一大滩。

    梁景胤呆住,这妖怪终于打算吃我了吗?

    “这种猫鼠游戏该结束了。”她龇着獠牙大吼一声。

    就算是猫鼠游戏,也有猫厌倦的那一刻。

    现在猫已经厌倦了。

    他们话题开始重复,他的回答也变得结结巴巴,她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无话可谈,既然他的回答不再新鲜有趣、惹她开心,那么他,显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乐趣和价值。

    他早晚都要被她吞噬,连渣都不会剩,就像三百年前那个鲁莽的女法师一样。

    她张开血盆大口,对准他的脑袋猛地一咬。

    他一直死盯着她,当然对她早有防备。

    咔嚓

    两排獠牙咬合,发出的破空声震得空气都在呻吟。

    如果不是他闪得足够快,恐怕她将像嗑瓜子一样嗑开他的脑袋。

    没咬到,她会甘心吗?

    当然不会。

    那么近的距离居然也会咬不到?

    他跟她的距离不过三十公分而已。

    他趁着她不注意,弯腰摸到一根小腿粗细的枯枝。

    就是它了吧,他攥紧枯枝的手在瑟瑟发抖。

    她微眯着血红色的凤眼,龇着獠牙,再次用力咬下去。

    在这万分危急时刻,他举起手中的枯树枝一挡。

    咔擦

    一时间,木屑乱飞,迷得人睁不开眼。

    她这次,居然把枯枝咬成了碎片。

    如果不是咬下去的力量足够大,又怎么可能把枯枝咬成碎片?

    必须要掌握主动权,大不了跟她同归于尽。

    梁景胤一转脸,看见离他不远处的悬崖,立刻诡笑一下,然后像疯了似的,撒丫子朝着悬崖跑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