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自称荆棘女王的家伙扭动着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眯着细长的血红色凤眼仔细打量着梁景胤,像是看着鲜嫩可口的美食。

    “枉你修炼荆棘法术多年,居然不知道荆棘法术的禁忌。”荆棘女王用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正在往下滴的口水,缓缓开口道。

    “禁忌?这荆棘法术我练了十几年,从未听说过有什么禁忌?”

    梁景胤手抓头皮仔细揣摩,自己的师父就是亲生父亲,有禁忌的话,父亲不可能瞒着自己。除非是这禁忌连父亲也不知道。

    此刻的梁景胤自然是一脸懵逼,这个叫做荆棘女王的怪物所说的一切信息量太大,他一时间根本没办法消化。被这样的怪物吃光了内脏,再莫名其妙地从脖子上长出来,简直是岂有此理。

    好端端地练了十几年的法术,居然会有人跑来跟他说禁忌,而且来跟他说这些话的人自称就是暗中协助他施法的怪物。

    还能再坑一点吗?

    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这十几年间,这荆棘法术他施法无数次,她从未现身过,每一次都很顺利。凭什么这次施法就搞成这样,被她吃光内脏,从脖子上长出来。想想都一肚子委屈。

    荆棘女王眯起血红色的凤眼,嘴角微弯,露出甜美的微笑。

    梁景胤皱眉,这样恐怖残忍的她居然也会笑吗?

    不可否认,这个叫做荆棘女王的怪物长着令人不舒服的猩红色长舌和不断滴下口水的尖锐獠牙以及看上去很美的血红色凤眼,可这一切仍然不妨碍她也可以露出甜美的笑容。

    她这样一笑,连声音都变得温柔起来。

    “荆棘法术的禁忌就是一天之内不能连续三次施法,如果一定要连续施法三次,那么第三次施法的时候千万不要用荆棘至尊。你恰好犯了大忌。”

    “为什么?”

    之前梁景胤就疑心这脖子上长出的怪物跟荆棘至尊有关,现在被怪物这么点出来,还是一脸懵逼。

    果然是禁术不能乱用啊。

    他忽然想起父亲教自己练习法术的时候,就特意交代过,荆棘至尊是禁术,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用。

    为什么父亲不跟他说荆棘法术里住着荆棘女王呢?如果让他知道这法术里有这古怪,打死他也不会练这坑爹的荆棘法术。

    不过,这法术里住着荆棘女王的事估计父亲也不知道。因为没有哪个父亲会教自己的儿子去练这么危险的法术。

    父亲只说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动用荆棘至尊。

    那么解救公主算不算万不得已呢?梁景胤现在开始后悔自己没听父亲的教诲,因为一时取胜心切,用了禁术。

    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后悔有卵用吗?

    正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当然此刻,梁景胤最恨的还是风如初,如果不是那个长着一双讨厌的紫罗兰色眼睛的家伙步步紧逼、非要抢走公主,他又怎么可能狠下心去动用禁术荆棘至尊呢?

    归根结底,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所有一切都赶在一块了。

    风如初非要抢麝月公主,他无奈护主动用了禁术。

    一切就是这么寸。

    这一次,荆棘女王笑的更甜美了。

    “因为这样的话,当你施荆棘至尊法术的时候,将会把荆棘女王召唤出来。这对于法师来说是个大忌,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件好事。我得感谢你把我召唤出来。我上一次被法师召唤出来的时间是在三百年前。”

    三百年前?

    是她上一次从另一个法师脖子上长出来的时间吗?

    梁景胤怔住,尼玛,自己这不是成了渔夫和妖怪故事中的渔夫了吗?一不小心,捞了个装着妖怪的罐子,这下子不小心放出妖怪,可如何收场?人家渔夫有本事把妖怪骗回罐子里,他可怎么办?他可没那智商把她给骗回去。

    荆棘女王眉头微皱,似乎陷入了回忆,“上一次把我召唤出来的是个女法师,我吃光了她的内脏、她的身体,然后变成她的样子,玩的开心极了。我记得她的心脏细嫩多汁,味道美极了。”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妖怪应该是想起了昔日作恶的乐趣,得意地哈哈大笑。

    “所以,我要再次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只好继续困在法术里无偿替法师们卖命,我最讨厌帮助别人,因为帮助别人一点乐趣都没有,我就喜欢自由自在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梁景胤看着荆棘女王几乎快笑抽了的脸,感到无比愤怒。

    此刻的他也明白得紧,反正落在她手里,也不可能活着,上一个把她召唤出来的女法师不是已经被她吃掉了吗?

    现在自己点背把她召唤出来,她应该也会吃掉自己,只能自认倒霉。

    自她上一次被另一个倒霉的女法师召唤出来的这三百年来,练荆棘法术的法师千千万万,唯独他这么倒霉,触犯禁忌,把她给召唤出来。

    或许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一个没有内脏的家伙还有可能活着吗?

    既然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于是大义凛然地开了口。

    尼玛,就算是死,也要悲壮一点。

    梁景胤抱定了这样的想法。

    “荆棘女王,你职责就是协助法师们施法,你就应该住在法术里,做好你的幕后协助工作,你这样借助法术跑出来害人,就是你的不对。”

    可是这样义正辞严的指责并没有引起荆棘女王的半点不安或者羞愧,反而从她血红色的凤眼中喷出愤怒的光芒。

    “你难道不觉得你们这些法师太自私了吗?你们无偿使唤我那么多年,每次召唤荆棘法术,我随叫随到,有耽误过你们施法吗?”

    梁景胤语塞,回想下,这十几年来,施法过程总是很顺利,从来没有失败过。如果站在她的角度来理解,她的确是法师们最完美的搭档和执行者,她的工作做得无可挑剔。

    荆棘女王看梁景胤无话可说,那双血红色的凤眼再度眯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更得意了。

    “既然我帮了你们那么多。那么现在,我要回报的时候到了。这许多年来,你们这些法师有多少次是借着荆棘法术打败敌人,甚至逃脱生命危险。”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