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见势不妙,惊得攥紧人形水滴往边上一闪。掠起身形,几个起落,飞至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藏在那里。

    梁景胤自知无法躲避,只得扭过脸,怒视着那个从自己脖子上新长出的脑袋。

    “哦,就是你!你终于长大了。”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慵懒地打了哈欠,血红色的凤眼眯成一条缝。

    “是的,我终于长大了,有赖于你的身体提供的养分。按照你们人类的礼节,应该对你说声谢谢。”

    梁景胤忽然感到浑身发冷,“我的身体?难道你已经把我内脏全部吃光了吗?”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点点头,“是的,你的心脏鲜嫩极了。我最喜欢的就是肌肉饱满、有活力的心脏。而你正好就是……”

    那怪物说着,居然厚颜无耻地伸出猩红的舌头添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口感。

    ……

    梁景胤傻眼了,眼前这个长着妖娆面孔的家伙真的把自己的心脏给吃了吗?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怪物怎么会在瞬间长到这么大?

    她长大总是需要营养的吧,嗯?

    “不信的话,你可以摸摸自己的胸口,看看还有心跳吗?”

    梁景胤听了大骇,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果然那里一片平静,丝毫感受不到那熟悉的心脏起搏声。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看梁景胤面如土色,得意地哈哈大笑,然后她凑近梁景胤的帅脸,诡笑着发出耳语般的声音。

    “其实不用摸的。要想知道自己的心脏还在不在,我有最简单的方法。”

    那怪物说着,伸出猩红的长舌在梁景胤肚皮上一舔。

    噗地一声,梁景胤的肚皮立刻裂开一道长口子,从咽喉一直开到脐间。

    “现在,你可以自己看了。”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又是一阵狂笑。

    梁景胤骇然地盯着那怪物血红色的凤眼,不自觉地低头朝自己的腹腔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腹腔内空空如也。

    不但没有心脏,就连肠肝肚肺肾也一并没有。

    白惨惨的肋骨晃得他眼晕。

    梁景胤再也支撑不住,惨叫一声,在树林里狂奔。

    至于要跑去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完蛋了,我完蛋了,我成了一个空壳子,我的内脏全都被吃光了。”

    梁景胤惨绝人寰的喊声和着那怪物毛骨悚然的笑声,回荡在树林里。

    风如初只远远地看着他,不敢上前。由于离得较远,梁景胤跟怪物之间的谈话,他一概不知。现在看着梁景胤撒丫子在树林里狂奔,尽管很担心他,还是没敢上去帮忙。

    不知跑了多半天,梁景胤终于跑不动了,他一头栽倒在地,喘着粗气,啜泣起来。

    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

    跑了这半天,那个怪物又长大了许多,这一次,长大的并不是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而是她的身体,比以前粗了许多。她的身体已经由拇指粗细变成碗口粗细了。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发出一阵怪笑,恶狠狠道,“怎么?还要跑下去吗?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无论你怎么跑都甩不掉我的。”

    梁景胤双手抱头,他感到无限痛苦。

    尤其不明白的是,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好端端的,这怪物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总不能没来由的,这怪物就在茫茫人海中选中了自己。

    芸芸众生,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人人都有光滑洁白的脖子,她怎么偏偏瞅准了他的脖子,从那里长出来?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我身体里?”

    梁景胤有此一问,主要是想着,就算是死了,也要死个明白。现在他必须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招了这么个妖怪。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用猩红的长舌舔了下獠牙,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我是谁?这问题很有意思。”

    在她笑的时候,口水顺着她的獠牙成串地流下,啪嗒啪嗒地滴到地上。

    梁景胤以为她会张开血盆大口,用她尖锐的獠牙咬他,可是她并没扑过来,于是壮着胆子继续问道,“说啊,说你是谁?不过不管你是谁?我看得出你是个妖怪。”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继续发出瘆人的笑声,“我是荆棘女王啊。”

    括弧本书的荆棘女王不是婕拉啊,婕拉粉勿喷。

    “荆棘女王?”

    梁景胤呆住。

    这荆棘女王究竟是什么鬼?

    这厮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只不过是个从别人脖子上长出来的怪物罢了。

    “怎么?我每天都在帮你,见到我,你居然这么害怕?这不是叶公好龙吗?”怪物说着,吸溜了下正从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

    “你?帮我?”

    梁景胤简直怀疑自己听觉出问题了,这么诡异可怕的怪物,自己何曾受过她的恩惠?

    那个自称荆棘女王的家伙扭动着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笑道,“每当法师念咒召唤荆棘施法的时候,都是我在暗中相助。比如你今天所施的法术荆棘堡垒和荆棘王宫,都是我指挥子孙们帮你瞬间搭建完成的。

    我有很多子孙的,你都看见了。不然,凭借你那一点修为,想用真气在转瞬间建成荆棘堡垒和荆棘王宫简直是痴人说梦。”

    ……

    似乎一切更离奇了。

    这怪物说的头头是道,难道自己每次施法真的是有赖于她的帮助?

    梁景胤觉得哭笑不得,荆棘法术是自幼就开始练习的,一转眼,也修炼了十几年,从未听说过什么荆棘女王,就算是她一直在帮他,这样自说自话地从被帮助人的脖子上长出来也太过分了吧。

    没等梁景胤继续发问,那个自称荆棘女王的家伙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獠牙上正在往下滴的口水,又发出一阵狂笑。

    “荆棘女王就住在荆棘法术里,每当法师召唤荆棘法术的时候,她就会协助法师施法。”

    梁景胤冷哼一声,“帮助?我说荆棘女王,你说的这么好听,又怎么解释你现在的行为呢?你扎根在我的身体里,把我的内脏做养分给养自己。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对法师的帮助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