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肉色怪物吃痛,居然一下子没把住,刺溜一下,被梁景胤生生扯出一尺来长。

    那怪物被枯枝戳中的地方竟然有鲜红的血液流出。

    不知是因为被枯枝戳痛了还是不想被扯出来,那怪物发出尖锐刺耳的唧唧声。

    毫无防备的,那怪物忽然发出怪叫。

    也许是那叫声太过瘆人,风如初惊得立刻堵上耳朵。

    胆小的麝月公主哪里敢看,早就捂上了眼睛。

    这一次,那肉色怪物被扯得足够长。它哪里甘心就这样被扯出来,拼命挣扎、扭曲身体以示反抗,叫得反而更尖锐了。

    风如初看清楚了,那肉色怪物的形状像是在哪里见过,看上去很眼熟。

    再走近了看,擦,肉色怪物的形状居然跟之前梁景胤用法术召唤出来的铁蒺藜一模一样。

    这肉色怪物居然是肉色铁蒺藜!

    仔细看去,那肉色铁蒺藜里面还有青色血管,血管里面似乎还有血液在流动。既然它里面跟人类一样有血管有血液。难道说,它这肉色身子跟人一样是肌肉和皮肤组成的吗?

    这想法一出,风如初自己都给吓出一脑门子冷汗来。

    这尼玛是什么鬼?

    风如初之前所见的铁蒺藜都是藤蔓类的植物,即使那些铁蒺藜的表面长满了锋利的毛刺,可终归是植物科属。可这肉色铁蒺藜要是由肌肉皮肤和血管血液组成的,那岂不成了动物了?

    再结合之前梁景胤所说这肉色铁蒺藜的根就在他的心脏上,它正在吞噬他的内脏作为营养疯狂成长。

    风如初正愣神琢磨肉色铁蒺藜到底是属于动物还是植物的工夫,冷不丁,麝月公主又发出一声尖叫。

    “怎么了,美人?”风如初惊道。

    麝月公主惊恐地伸手指指站在不远处的梁景胤。

    风如初一看,没惊得把下巴掉地上。

    原来那梁景胤这会子工夫又扯出好几尺铁蒺藜来,好家伙,梁景胤的手还真没闲着。

    那些肉色铁蒺藜堆在梁景胤脚边,跟蛇似的不停地扭动着蜷曲着身体,就差没吐信子了。

    铁蒺藜上还黏着鲜血,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梁景胤把自己的肠子扯出来垂了一地呢。

    那情形让人看了说不出的恶心,有种想要把隔夜饭都吐出来的冲动。

    即便如此,梁景胤还在疯了般地抓着肉色铁蒺藜玩命往外扯。

    “快停下,梁景胤,快别扯了。”风如初忽然大喊一声。

    不知为什么,风如初觉得他该停下。

    梁景胤怔住,“怎么?不扯难道还要把它留在我身体里吗?”

    ……

    风如初竟无言以对。

    他说的也没错,这么个让人头皮发麻的肉色铁蒺藜不扯出来,留在身体里,时刻感觉着它在里面蓬勃生长,岂不是更可怕。

    梁景胤痛苦地摇摇头,“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必须把它从我身体里清除出去。否则它会把我的内脏全部吃光的,全部吃光!你明白吗?”

    风如初打了个寒战,自觉无法想象内脏被吃空是个什么状况。

    梁景胤则像是自言自语般地继续说下去,“等它把我内脏全部吃光之后,它会接着吃我的身体。直到把我整个人吃光为止。这就是它的计划,我全都明白。可是我不会让它得逞的。”

    梁景胤说完,不等风如初回答,继续疯狂地扯肉色铁蒺藜。

    “可是你这样一直扯下去也不是办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它似乎永远也扯不完,关键是你根本不知它到底有多长。”麝月公主战战兢兢地提醒他。

    梁景胤恶狠狠道,“不管它有多长,我都要把它清除出去。我要一直扯,直到把它的根从我身体里扯出来为止。”

    此时,梁景胤的全部精力都在扯肉色铁蒺藜上,而风如初和麝月公主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梁景胤身上。

    没人注意那肉色铁蒺藜的头部在慢慢变大,它刚从梁景胤脖子里钻出来的时候,头部也就拇指大小,这会子工夫,头部已经变得有婴儿拳头大小了,而且还在继续变大。

    随着头部渐渐长大,开始出现清晰的五官。

    那是一张妖娆的女子面孔,有着狭长的血红色凤眼和尖尖的耳朵,满是獠牙的嘴里一条猩红的长舌头正在往下淌口水。

    她的眉毛和头发由无数细如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

    几乎是在几分钟之内,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脑袋就长到了成人头部的大小。

    她恶狠狠地打量着在场的三个人,口水在地上流了一大滩。她满嘴的獠牙不耐烦地龇来龇去,似乎在琢磨先咬哪一个合适。那双血红色的凤眼中满是贪婪恶毒。

    以她目前的样子,那仨当中任何一人看见都会吓瘫在地。

    一直以来,她都很享受人类看见她时发出的尖叫声。那种叫声类似于小羊羔被吃掉之前所发出咩咩声,是她最好的兴奋剂。

    可惜的是他们根本没往她这边看。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偷袭他们的打算,她似乎更希望安静地等待着他们发现自己。

    她死盯着那个用枯枝把自己戳痛的笨蛋,生气地看着自己身上正在流血的伤口。这蠢货居然弄疼她了。

    看他正抓着自己的身子往外扯,她差点笑出声。他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她把根部牢牢扎在他的心脏上、脊髓中和血液里,她有着庞大的根系,他是根本不可能把她完全扯出来的。

    其实他不明白的是,她的身体早就跟他的身体融为一体了。组成她身体的皮肤肌肉和血管血液全部来源于他。

    又等了几分钟之后,她终于没耐心了。

    “住手!”

    她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小,以至于那三人谁也没注意到她。

    于是乎,扯铁蒺藜的继续扯,剩下俩看戏的继续看戏。

    其实风如初和麝月公主也不叫看戏,这俩早就吓傻了。

    她看没人搭理她,立刻生气了,于是大吼一声。

    “我说住手,给我停下!”

    这下,三人全看见她了。

    不光是麝月公主,就连风如初和梁景胤也一起尖叫起来。

    尼玛,这好端端的大活人,脖子上凭空又长出一脑袋来,搁谁也吓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