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景胤冷哼一声,“风如初,公主的心愿,你都听清楚了吧?”

    风如初虎着脸紧盯着麝月公主那张颠倒众生的脸。

    麝月公主把脸拧向一边,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

    梁景胤笑道,“既然如此,风如初,你还是准备接招吧。”

    说罢,他也不等风如初有何反应,立刻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荆棘至尊。

    风如初一见,急忙掠起身形闪开,骂道,“梁景胤,你真是疯了。接下来,我就看你怎么死。”

    梁景胤刚一念出咒语,顿时感到心口像是被钝刀子捅了一下,疼痛无比。

    他似乎能感觉到那是把许久没磨的钝刀子,卷了的刀刃上满是毛刺和缺口,一旦扎到他的心脏,卷刃的毛刺和缺口上挂着一条条的肉丝,那是他内脏上的肉。

    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钝刀子不光是捅进去,捅进去之后还在里面转啊转的。那种五脏六腑被一把利器搅动的滋味,光是想想,都觉得鲜血淋漓。

    心口剧烈的疼痛令他看上去面目狰狞,汗水顺着脸颊哗哗流下,再坚强的汉子也禁不住这种折磨,他不顾羞耻地呻吟起来。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咒语带来的,尽管胸口疼得像要裂开来,他仍然坚持念咒。

    梁景胤的呻吟声惊动了麝月公主,公主见他面色有异,立刻惊呼,“梁景胤,不行就停下,不要硬撑啊。”

    这次,连风如初都紧张起来,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尽管现在成了仇人,昔日的手足情分尚在,看梁景胤疼成这样,他也感到于心不忍。

    “梁景胤,你个呆子。停下,快停下!听见没有。算劳资求你了。”风如初大吼。

    梁景胤呕出一口鲜血,挣扎着解释道,“你们不明白的,荆棘至尊一旦开始就必须执行完,我现在就算想停也停不下来。”

    梁景胤忍住疼痛继续念咒,接下来的感觉更难受,他感到刚才捅进去的那把钝刀子在他的胸口逐渐长大,那刀子越来越长,刀尖顺着他的食道一点点往上顶。

    卷刃上的毛刺和缺口时不时地刮到肉的痛感刺得他惨叫连连。

    刀尖并未因为他疼痛难忍就减缓上顶的速度,而是继续往上顶。

    不大的功夫,他清楚地感觉到刀尖已经顶到他的咽喉,马上就要从嘴里窜出来了。

    他用双手使劲挖自己的喉咙,想要把它拽出来,可是它很狡猾,每次都从他的指缝里溜走。

    它似乎不想被他拽出来,它要自己顶出来。

    他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恐惧,只是大喊道,“它马上就要出来了!”

    他喊完之后,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因为那喊声暗哑空洞,完全不像是他的声音,那是一只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动物发出的哀嚎。

    风如初见状,完全吓傻了,“梁景胤,你在喊什么?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你到底怎么了?”

    梁景胤的脸憋得通红,他用哀求的目光看着风如初,“风如初,帮我把它弄出来,它在这里。”他指指自己的喉咙,看上去很痛苦。

    风如初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被吓得鸡皮疙瘩乱掉,眼前的情景太过诡异,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过去。

    至于麝月公主早就吓得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梁景胤把手指伸进喉咙,他的手一直用力地往里伸,似乎打算把整只手都塞进喉咙里,然后再用那只伸进去的手去抓喉咙里的什么东西。可惜他并未如愿,因为他根本不可能把整只手都塞进自己的喉咙。

    他把那只手拿出来之后,似乎终于安静下来,弯下腰,呕吐起来,他吐出一滩臭气熏天的肉色粘液。

    那粘液像是鼻涕一样糊在地上,说不出的恶心。

    吐完之后,没安静几分钟,他忽然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在地上打起滚来。

    风如初吓得赶紧跑过去,蹲下身子问道,“梁景胤,你又怎么了?”

    梁景胤停下来,转过身看着他,指着自己的喉咙道,“疼,疼啊,它要出来。”

    风如初看着他手指的部位,果然发现在他喉咙里有尖锐的东西在动。

    那东西在他的喉咙里动来动去,不用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喉咙不时地凸出一个又长又尖的东西,那东西应该会很快戳破他的喉咙钻出来。看上去它似乎不想那么急着出来,而是想多玩一会儿。

    “风如初,帮我,帮我啊。”梁景胤带着哭腔喊道。

    风如初吓得闪身躲开了他的手,然后他攥着人形水滴跑向一边。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帮他。

    梁景胤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朝前走去,他似乎在地上找寻着什么。当他看见前方树下有一根枯枝时,他高兴地跑过去,把它捡起来,嘴里喃喃道,“就是它了。”

    他把树枝在石头上磨尖。

    树枝跟石头摩擦,火星乱溅,发出刺耳的吱嘎吱嘎声。

    风如初不知他要干什么,又不敢上前,只好远远地看着他。

    梁景胤拿枯枝对准自己的喉咙,对着风如初诡笑道,“现在,我就要把它拿出来。这次它再也跑不掉了。”

    这时,正好麝月公主醒来,看见梁景胤拿着树枝准备戳自己的喉咙,立刻惊呼,“不要啊,梁景胤,千万不能那么做。”

    梁景胤指指自己的喉咙,很明显,那个尖锐的东西还在他的喉咙里动来动去。

    “麝月公主,你不会明白的。它在折磨我,它一直躲在我的喉咙里,就是不出来。我知道它其实很长,它的底部就在我心脏上,它现在正在吞噬我的内脏,它把我的内脏当养分,然后迅速长大,再钻出来。

    现在它觉得自己还没长大,所以不肯出来。我要趁着它还没长大就把它弄出来。不能再把它留在我的身体里了,这种折磨该结束了。”

    梁景胤说了一大段只有他自己才能懂的话,然后他举起那根磨尖了的枯枝,把尖端对准自己的喉咙,猛地扎了下去。

    麝月公主吓得惨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