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梁景胤默念咒语,平地上瞬间建起了一座荆棘王宫,把风如初关在了里面。

    梁景胤看着风如初的身影消失在密密匝匝的铁蒺藜墙壁后面,脸上立刻露出一丝不可觉察的笑意,冷哼道,“原以为风如初出去闯荡了两年,应该把他那一根筋的脑袋改改,比以前有长进了。

    没想到,还是这么好骗。我稍微使点雕虫小技,他就上当了。这种二货也不好好动脑子想想,我明明打不过他,还坚持要跟他打,其中必定有诈。这都看不出来,白出去混了两年。”

    被封在人形水滴里的麝月公主显然看出了梁景胤的诡计,她使劲挥手示意梁景胤赶紧飞过去救她。

    梁景胤朝麝月公主点点头,旋即,掠起身形朝着悬在半空中的麝月公主飞去。

    此刻梁景胤的打算真的就如同小白猜测的那样,他是故意布下荆棘王宫,用铁蒺藜拖延时间,他好趁机带着麝月公主逃跑。

    尽管他从来都没有临阵脱逃过,父亲也教育他男人不可以做逃兵。可是为了救麝月公主,他愿意当一回小人。就算日后被风如初嘲讽侮辱也无所谓。

    只要能把公主安全救走就行,他现在没时间考虑面子问题。

    实际上,很多时候,面子一钱不值。

    梁景胤飞到麝月公主身边,默念咒语,打算破了人形水滴,把公主先救出来再带走。

    奇怪的是,梁景胤把所有他知道的解除屏障的咒语都念了一遍,可是人形水滴没有一丝裂纹,甚至连咔擦响一声都没有。

    这也太坑了吧,好歹念了半天咒语,哪怕只是有点屏障松动的迹象也好。

    只可惜,一点变化都没有。

    而且是当着麝月公主的面,瞎忙活了半天,没有一点成效。气得梁景胤在心里诅咒了风如初好几千遍,让他在公主面前如此丢人。

    当然他还没幼稚到像麝月公主那样用指甲抠或者用利器挖,这种由法师自身的真气设置的屏障用任何尖利的指甲和利器都是挖不开的。

    能力越强的法师设的屏障就越难解开,这就跟能力高强的蛊师和毒师一样,他们亲手下的蛊和毒能解的往往只有他们自己。这个人形水滴恐怕也是这种情况,能解开的大概只有风如初本人。

    风如初现在的修为高到什么程度,梁景胤不敢想象。以他的法力根本无法解开风如初设下的屏障。

    看样子,他解不开这个人形水滴,他朝着麝月公主无奈地摇摇头。

    麝月公主看梁景胤急得满头大汗,也解不开屏障,立刻安慰道,“解不开就先不要解,这样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不如咱俩先逃走,再找个安全的地方慢慢想办法解开。”

    梁景胤点点头,心说了果然是麝月公主棋高一着,既然解不开,又何苦再浪费宝贵的时间,不如先逃为上策。

    梁景胤低头往下方一看,荆棘王宫内噼啪乱响、火花四溅。显然是风如初施法所致,铁蒺藜不断发出的呻吟声在提醒他荆棘王宫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

    以风如初目前的修为,破解荆棘王宫这类惯常法术几乎是小菜一碟。

    他必须在风如初破解荆棘王宫之前赶紧带着公主逃走。

    梁景胤学着风如初的样子,用手去抓人形水滴的下缘,他打算像风如初那样举着人形水滴把公主带走。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人形水滴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那个人形水滴居然自己往后飘了一点。

    梁景胤伸手抓了个空,他以为是风恰好把它给吹走了。

    于是他飞过去,伸手再抓,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那个人形水滴的确是自己飘走了。

    怎么会是这样?

    这人形水滴在没人控制的情况下自己也会飘走的咩?

    这不科学啊,任何一个法师设置的屏障必须在法师本人的咒语指挥下才能有所动作,可是这个人形水滴为什么可以自说自话地行动?

    难不成是风如初在暗中操纵这人形水滴吗?

    梁景胤不禁下意识地低头看看荆棘王宫,发现那边没什么大动静,风如初显然还没有出来,由于铁蒺藜墙壁的阻挡,他应该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情形,所以不可能是因为风如初的操纵而导致人形水滴的飘走。

    难道是产生幻觉了吗?

    梁景胤不信这个邪,于是他再度飞过去,伸手再抓,结果再次抓了个空。人形水滴的下缘几乎是从他的指缝里溜走的。

    这一次,它似乎是生气了,溜出梁景胤的指缝之后,径直朝东飘去。

    梁景胤屡屡失手,急得麝月公主在里面又敲又砸,可是无济于事。

    难不成这人形水滴还认主人,它知道梁景胤不是它的主人,所以故意躲着他,不让他碰。

    它只是个真气幻化的屏障而已,怎么可能有自我意识呢?

    可是它好像真的有自我意识,而且可以控制自己的方向。

    这些想法虽然很搞笑,但是很快就被证实了。

    只要梁景胤追上它,它立刻迅速飘走,不让他碰到它一下。

    它的确就是在躲着他,他飞过来,它就飘走,他静止不动,它就悬在半空,总是跟他保持一段距离。

    这尼玛究竟是个什么鬼?

    此刻的梁景胤已经被吓得冷汗直冒,他平生从未见过或者听说过如此古怪的东西。尽管这人形水滴如此诡异,可是公主就被封在它里面,再骇人也得追过去。

    如果不是为了救麝月公主,梁景胤面对如此诡异的东西,早就吓得逃跑了。

    无论如何总得去营救公主,梁景胤使劲给自己打气,保护好麝月公主是他的职责,更是全金象国百姓和老国王对他的信任。为了这一切,他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眼见着人形水滴往东飘去,梁景胤咬咬牙,掠起身形,再次飞了过去,伸手去抓,果不其然,人形水滴看他追过来,朝西飘去了。

    这一次,它飘得很快,梁景胤就觉得它在眼前一闪,再看它时,它已经飘出老远了。

    梁景胤的倔脾气上来了,果断往西飞去抓它,还是被它躲开了。

    梁景胤发现其实它的移动速度很快,难怪他始终抓不到它。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