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此番歪论,果然惊得麝月公主花容失色,一向面容平静的她居然也皱起眉来。

    梁景胤见麝月公主面色不悦,立刻怒道,“风如初,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跟公主说话。”

    风如初见麝月公主面色有异,以为是女生害羞,于是继续大着胆子道,“麝月公主,就请你回答我,你肯不肯嫁给我?”

    麝月公主面色平静如水,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庞上似乎没有一丝愠色。

    “我想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身为神女的我不能够嫁给任何人。”

    梁景胤一把抓住风如初的衣襟,厉声道,“风如初,你简直岂有此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麝月公主。”

    风如初冷哼一声,伸手拍掉梁景胤的大手,并且使劲拍了拍梁景胤刚才抓过的衣襟,朗声道,“既然麝月公主不答应,美人当前,那么我只好动手来抢了。”

    风如初说罢,掠起身形,落在麝月公主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美人的肌肤入手滑腻的感觉令风如初心跳加快,痴长到十八岁,还是第一次握着一个女人的手,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还是他朝思暮想的心仪对象。

    风如初感到既紧张又兴奋,不由地脸腾地一红。

    麝月公主又羞又气,想要甩开他的手,可是风如初的手跟铁钳子似的牢牢抓死了她。

    俩人正待拉扯间,梁景胤大喊一声,“风如初,休得无礼!”

    梁景胤疾走几步,一挥右拳直击风如初面门。

    风如初攥紧麝月公主的手腕,一闪身避开了。

    梁景胤见偷袭一拳落空,于是矮下身子,一伸右脚,打算绊风如初个狗啃泥。

    谁知风如初居然用右手揽住麝月公主的纤腰,单手把她抱起,然后再向上一跃。

    麝月公主吓得惊叫连连。

    梁景胤奔着下三路去的那一脚连风如初的鞋底都没擦到。

    两番偷袭落空,梁景胤不由地恼羞成怒。

    “风如初,你先放开麝月公主,我身为麝月公主的贴身侍卫,誓死保护麝月公主,你想抢人得先过我这关,只要我一息尚存,就绝不会让你把麝月公主带走。”

    好个梁景胤,说打就打,当下梁景胤立刻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荆棘丛生。

    嘭嘭嘭吱吱呀嘭嘭嘭

    只见平地生出许多铁蒺藜,这些铁蒺藜从地底冒出,不断地变粗变长,像蛇一样蜷曲着虬结在一起,这些铁蒺藜很快围城一个圈,把风如初圈在其中。

    咻咻咻

    铁蒺藜周身长满铁刺,每一根铁刺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小匕首,明晃晃的吓人。

    一根根的铁蒺藜像是有感知的触手一般蛇行着朝风如初爬去。

    眼见着,越长越茂盛的铁蒺藜将要把风如初死死缠住。

    风如初哈哈大笑,“梁景胤,你这招荆棘丛生果然漂亮的紧,只可惜,两年不见,你这招式的威力并没增加多少。”

    风如初说罢,右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大家知道,风如初左手托着骷髅头小白,右手刚才一直抓着麝月公主的手腕,这下为了施法,他不得不松开右手。

    麝月公主终于被他放开手,不自觉地伸手去揉被他抓疼的手腕。

    梁景胤一看风如初松开公主,立刻着急得大喊,“麝月公主,我来对付他,你得空就赶紧跑。”

    麝月公主这才醒悟,立刻撩起群琚,迈开金莲,撒丫子就跑,无奈脚小跑不快。

    风如初紫罗兰色的双眸微眯,冷笑道,“她跑得了吗?”

    话音刚落,就见空中凭空出现一个人形水滴,那人形水滴像人一样迈开双脚蹭蹭蹭朝着麝月公主追了过去。

    梁景胤暗道不好,急忙大喊,“公主,当心后面!”

    麝月公主回头一看,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转身迈开金莲狂跑。

    人形水滴似乎被公主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吱嘎一声来了个急刹车停了下来,稍后,它见公主转身就跑,立刻又加速追了上去。

    麝月公主本身就脚小跑不快,匆忙之中被台阶绊了一下,摔倒在地。

    人形水滴趁势追上来,噗地一下子撞在麝月公主身上。

    麝月公主就感觉身上一凉,整个人已经被封入人形水滴中。

    然后那人形水滴轻盈地飘起来,悬在半空。

    麝月公主惊恐在人形水滴中猛踢猛砸,可她还是像条鱼缸里的鱼一般,只能趴在人形水滴的内壁上看着正在地面上对峙的风如初和梁景胤。

    “梁景胤,救我,赶紧救我啊!”麝月公主着急地大喊。

    目前这种状况,梁景胤当然也是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得大喊,“公主殿下,您先稍微忍耐下,等微臣先制服风如初,再来救您。”

    梁景胤说罢,立刻加快咒语的频率,道声荆棘堡垒。

    铁蒺藜生长的速度也愈加快,顷刻间,铁蒺藜已经密密匝匝地把风如初围了个密不透风。

    饶是如此,铁蒺藜还是疯狂生长,紧密地胶合在一起。

    很快,从外面,已经看不见风如初的人了,他整个人都被铁蒺藜包在里面。

    此刻的风如初像是被关在一个人形的荆棘堡垒里面。

    咻咻咻咻咻咻

    组成荆棘堡垒的所有铁蒺藜上再次同时冒出无数根铁刺,如同无数把明晃晃的匕首一起瞄准风如初的身体。

    梁景胤继续加快咒语的频率。

    磕磕啦磕磕啦

    荆棘堡垒开始逐渐缩小,堡垒越小,那些铁刺离风如初就越近,风如初知道,当堡垒缩到足够小时,那些铁刺将会扎穿他的全身,

    风如初冷笑道,“梁景胤,看样子两年没见,你终究还是进步了一点点,这招荆棘堡垒整个一个360度无死角铁刺阵啊,这招的灵感是来源于欧洲的酷刑铁处女吗?”

    梁景胤冷笑道,“风如初,少废话,准备受死吧。任何侵犯亵渎麝月公主的人必须受到惩罚!”

    说话间,荆棘壁垒再度发出磕磕啦磕磕啦的声音,风如初知道,那些寒光闪闪的铁刺离着他的身体又近了许多。

    艾玛,上架了,求书友们继续支持。今后不可以再偷懒了,只好努力更新下去。求推荐,求月票,各种求。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