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梁景胤惊得三魂去了两魄,还是强自镇定,这点倒是跟他那爱面子老爹有一拼。

    梁景胤面色一沉,比出剑指道,“风如初,既然如此,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那么景胤兄长,接招吧。”风如初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一连串晦涩难懂的咒语声响起,骷髅头空洞的眼窝也开始发出幽幽的绿光。

    这时,只听见一个温柔的女声道,“都住手!”

    那声音似春日里无数细雨丝丝入怀,令人舒服得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又似武后临朝天生自带威慑力,让人不得不敬。

    风如初心头一震,不由地收了剑指。

    梁景胤躬身施礼道,“微臣叩见麝月公主殿下,此叛臣贼子臣一人足以应付,不敢有劳公主莅临。”

    风如初听见梁景胤说来的是公主,不免喜不自胜,喜的是终于可以再见麝月公主的绝世容颜,忧的是麝月公主见到自己会是怎样的反应。

    对于梁景胤说大话可以拿住自己,风如初表示理解,美人当前,就是不胖也得使劲把自己给吹肿了。

    如果被一个绝世美人看不起,恐怕才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

    任何一只雄性动物都会不自觉在美丽的雌性动物面前吹捧自己,显示自己有多强大,尽管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屋内,一阵环佩叮咚声响起,风如初的心也紧张到了极点,他仿佛已经看见那双纤瘦的金莲在长长的裙裾下摇曳闪现,一个美人款款而来。

    园内,原先就有一股淡淡的异香,此刻香气渐渐浓厚。

    风如初正诧异地嗅着空气中的香气,就见一白裙佳人拾阶而下。

    美人身穿缀满宝石的白纱裙,随意挽着绣金丝五彩薄纱披帛,头上簪着双凤呈祥金步摇,一双纤瘦的金莲隐在群琚之下。脸上的妆容浓淡适宜,增之一分则太艳,减之一分则太素。尽管麝月公主如此妖娆多姿,在她周身却有着令人肃然起敬、凛然无法侵犯的气场。

    古今中外,凡有帝王将相之位的大人物,均有此气场,亦不为怪。

    所谓的不怒自威,就是指这种情况。

    在麝月公主未现身之前,风如初对于麝月公主的穿戴、装扮以及神态有多种幻想,及至见到麝月公主,才再次为麝月公主的美艳端庄而震惊。

    风如初不觉揖道,“无名之辈风如初叩见麝月公主殿下。”

    “你既是无名之辈,何事斗胆闯进皇宫?”

    尽管麝月公主的声音美若天籁,可是责备之意满满。

    风如初的心砰砰直跳,他根本无法直视麝月公主的绝世美颜,一抹少年特有的羞涩浮上脸颊。

    “只为……”

    风如初一低头,看见麝月公主白纱裙下那双纤瘦的金莲,不由地心猿意马,舌头打结。

    “嗯……”

    麝月公主轻嗯一声,示意风如初必须把擅闯皇宫的原因说清楚。

    梁景胤神情严肃,手捏剑指,预备风如初若敢有侵犯公主的言行,他立刻出手。

    风如初脸涨得通红,只觉得周身的空气紧张到爆。

    进宫之前,早就想好了告白的话语,可是一见到麝月公主,脑中居然瞬间一片空白。

    这美色的力量是有多强大。

    风如初扫了一眼梁景胤严肃的脸,心道,既然这家伙也在,绝不能让他看扁了。当然更不能让麝月公主看不起自己。既然是来求婚的,不妨直说,那个话唠老国王不同意,不代表麝月公主也会反对。

    想到这里,风如初咳咳两声,“风如初一介平民斗胆闯进皇宫,只为向公主殿下求婚。”

    说完这短短的一段话,风如初立刻收声,紧张地盯着麝月公主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不觉又呆住。

    擦,小白说的什么狗屁理论,说是欣赏美人最好是在月光下,月光可以掩盖美人脸上身材的瑕疵,对于麝月公主这样的360度无死角美人,即使放在强光下观赏,依旧找不出任何瑕疵。

    像麝月公主这样的美人需要放在月光下欣赏吗?

    不需要!

    她的肌肤如此细腻润滑,看不出任何毛孔,她的身材如此肥瘦适宜,即使增大胸围反而会失了端庄之美。

    令风如初没想到的是,他战战兢兢地做完告白之后,最先做出反应的并不是麝月公主,而是梁景胤。

    “大胆风如初!你一介平民百姓,居然敢向贵为神女的麝月公主求婚,简直在拿金象国的国威开玩笑。”

    尼玛,都扯到金象国的国威了,这帽子扣的不小。

    风如初恶狠狠剜了梁景胤一眼。

    被风如初告白的麝月公主则是一脸平静,就跟看着她的所有男人都为她的美貌神魂颠倒她依旧一脸平静一样,平静似乎才是麝月公主最惯常的表情。

    “风如初,我问你,你是生于金象国长于金象国的百姓吗?”

    风如初摇摇头,“不,我不是原住民,不过我自出生以来就一直生活在金象国。”

    麝月公主道,“风如初,你不是原住民我不怪你。金象国的原住民都知道,神女必须守身如玉、终身不嫁。所以你的请求我无法答应。”

    风如初本以为麝月公主会像她父亲话唠老国王那样紫涨了面皮训斥他,没想到麝月公主居然一脸平静地给他解释原因。

    梁景胤冷哼一声道,“启禀公主殿下,微臣已经向风如初解释过公主不能下嫁的原因,可是他依旧执着前往,搞得全国上下人心惶惶、百姓们四散逃亡,还望公主殿下见谅。”

    梁景胤的话反倒提醒了风如初,他已经今非昔比了。

    如今的风如初踏平整个金象国都无人能挡,麝月公主的耐心解释又如何能让他放弃打算。想想自己摆平金象国的所有侍卫百姓不就是为了抱得美人归吗?

    至于麝月公主再美,目前也只会沦为他的阶下囚,单凭一个梁景胤,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风如初认真分析完眼前的局势之后,胆儿又肥了几分,咳咳两声道,“尽管我不是原住民,可是对于金象国神女必须守身如玉、终身不嫁的规定也略知一二,可是规矩也是人订的,谁说订了规矩就不能更改,再说让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孤独终老也太不人性化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