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头笑道,“我是风如初的奴隶,名叫小白,一个奴隶能开口说话你很惊讶吗?”

    老国王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吓得抖若筛糠,一个骷髅头能说话,这情形对于老国王来说太过诡异,他畏惧地往后缩去。一个不小心,绊在王座上,摔倒在地,于是他瘫坐在地上,双手撑地,死盯着骷髅头,像是盯着他从未见过的恐怖生物般地朝后躲去。

    风如初露出蛇一般狡黠的笑容一步步逼近老国王。

    一个头戴皇冠身穿皇袍、白发苍苍的老人被一个手托骷髅头的蓝发少年步步紧逼,这画风不要太诡异。

    老国王被风如初逼到墙角已经退无可退,他抬头惊恐地看着风如初,由于他是坐在地上,风如初站在他面前,从视角上看,有很大的压迫感。

    “岳父大人,我只是来求婚的。”

    这一次,为了缓解紧张的氛围,风如初尽量让自己笑的萌一点。他伸手抓住老国王的衣襟像拎小鸡似的把他拎了起来。

    老国王尽管很害怕,他还是坚决地摇摇头。

    “不行,奉劝你还是别做那个梦,我的女儿是神女!”

    听到这个回答,风如初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他死盯着老国王满是皱纹的脸,狭长的紫罗兰色双眸掠过一丝不快。

    “那么,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风如初冷笑着,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一连串晦涩难懂的咒语声响起。

    咒语声刺的老国王头疼欲裂,他捂着脑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不要念,不要再念了,快停下。”

    风如初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两年前,就是他指使手下的侍卫把他虐成狗,就因为他向他的女儿求婚,还有他的人民,群起而殴之辱之,这些屈辱一定要偿还,他必须付出代价。

    老国王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他感到身体僵在原地,根本无法挪动,甚至连他举起那只手也无法收回来。

    风如初面无表情,继续念咒语。

    骷髅头里喷出的一股黑烟像条蛇一般地缠住老国王举起的那只手,黑烟过后,他手上的肌肉和皮肤像是被人一层层地剥去,最后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令人触目惊心的、白森森的手骨。

    老国王眼见着自己的手变成白骨,早就吓得浑身瘫软,只是苦于身体被控制,不得不保持站姿,否则他早就一屁股坐地下了。

    “我的手怎样会变成这样?不,快停下,不要再念咒了。”老国王带着哭腔哀求道。

    风如初调皮地一笑,“那么岳父大人,你现在肯把女儿嫁给我了吗?”

    本以为老国王被吓成这样,一定会满口答应。

    谁知道老国王一听这话,立刻跟打了鸡血似的吼道,“不!别做梦了,我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你这个一无所有、寄人篱下的孤儿。”

    这话显然刺激到风如初脆弱的神经,于是他加快咒语的频率和速度,这次,黑烟把他的整条手臂包裹得严严实实,当然,那条手臂也眨眼间变成了白骨。

    “不要,求求你,不要再念可怕的咒语了。”老国王嚎啕大哭。

    一个人,竟然被吓得嚎啕大哭,他一定是真的害怕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个有着国王身份的老人。

    风如初冷哼一声,道,“我再问你一句,你现在愿意把女儿嫁给我了吗?”

    老国王呜咽着摇摇头,“不,绝不!”

    “既然你这么顽固,那么,现在!”老头的坚持惹怒了风如初,于是他继续狂念咒。

    黑烟把老国王的整个下半身包裹住,老国王意识到马上会发生什么,哭得更伤心了,可是就算这样,当风如初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时,他还是用力摇了摇头。

    “不!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老国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下半身变成白骨。

    风如初已经被老头的顽固气疯了,他冷冷地打量着一只手连着手臂和下半身都变成白骨、但仍然保持着把那只变成白骨的手高高举起姿势的老国王。

    “那么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愿意把女儿嫁给我吗?”

    老国王哭得满脸都是眼泪,可是在这个问题上决不妥协,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就算你杀了我,我也绝不会把女儿嫁给你的。”

    风如初咬牙切齿道,“看来,我只有亲自去问她了。”然后吩咐骷髅头,“小白,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骷髅头道,“主人,我懂的。”

    顷刻间,从骷髅头的齿缝间涌出更浓的黑烟,把老国王整个包裹起来。

    无论老国王在黑烟中如何哭泣哀求,风如初不为所动。

    大约半盏茶的工夫,风如初念咒收了黑烟。

    老国王发现自己变成了骷髅人,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风如初抚摸着骷髅头光滑的头盖骨,柔声道,“小白,咱们现在可以去找麝月公主了。”

    骷髅头道,“如您所愿,主人。”

    风如初大步流星,穿过熟悉的月洞门,朝着百花宫走去。

    还没到百花宫门口,便闻到那股熟悉的香味。

    那一刻,风如初惊诧于自己的嗅觉记忆,居然能清楚地辨别出两年前她的香味。

    宫内空空荡荡,不见侍卫和宫女,估计都跑光了。

    风如初走进百花宫的花园,但见奇花芬芳、异草繁盛,园中与两年前相比并无二致,只是唯独不见佳人。

    他在园中转来转去,遥想当年看见麝月公主时,她是站在园中哪盆鲜花的边上,又是什么样的表情和姿势,月光下她令人震惊的美貌和她熠熠闪光的美眸,令他思念至今。

    他像两年前那样来到公主窗前,却没有勇气敲窗,时隔两年,他还是既想见她又怕见她。

    尽管他刚才跟老国王说会亲自向她求婚,可是一旦真的来到她窗前,他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勇气去向她告白。

    他知道她一定在,因为他听见窗子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刚才似乎还有女人的倩影从窗纸上一闪而过,虽然时间很短,风如初相信自己没有眼花,那个人影应该就是她。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