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洞穴里面,洞穴里面很温暖。

    此刻他正躺在一堆篝火边上,温暖的火光烤得他周身暖洋洋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惊讶地站起身来,高声问道,“有人吗?”

    噼啪滋滋滋

    篝火那边传来木柴被燃着的声音,同时一股烤肉的香气扑鼻而来。

    风如初转过身,发现篝火上正烤着一只山鸡,山鸡滋滋冒油,勾得他口水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风如初在篝火边坐下来,伸手刚要拿山鸡,忽然怔住了。

    他想起了之前自己不是在雪地里吗?

    一瞬间,他记起了很多事。

    他想起了清晨自己是被冻醒的,想起了肚子饿得咕咕叫,实在找不到吃的,才飞到树梢摘柿子,结果摔到地上晕了过去。

    那么现在,他应该是躺在雪地里才对,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是被人救了吗?

    这个洞穴的主人是谁?

    洞穴的主人就是救他的人吗?

    篝火上烤着的山鸡是为他准备的吗?

    尽管有一连串的疑问浮现在他的脑际,他还是撕下一条鸡腿,毫不犹豫地塞进嘴里,因为他太饿了。

    饥饿让他顾不得那么多了,自从离开金象国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烤鸡腿。

    这段时间,他躲在深山里,尽管山里无数野果野味可以吃,可是找不到野果抓不住野味的时候,他也吃过树皮、草根、野鼠、各种昆虫,野外生存的艰辛他算是品尝的彻彻底底。

    也是这两个月的艰苦生活,让他领略到饥饿是多么可怕的感觉。他也终于能明白为什么野兽一旦找到食物,会在第一时间让自己吃得饱饱的,因为下一顿的饱餐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的时间表,吃完这顿饱餐,很可能会连续饿三天甚至一周以上。

    眼下,美食当前,只有一个字,就是吃。

    这是这段时间,深山里所有小动物教给他的智慧。

    此刻他敢于放心大胆地大吃大嚼是因为他觉得既然有人肯把他救到这里,就绝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如果要杀他完全可以趁他昏迷的时候下手,不用再费事地把他背到山洞里来。

    或者干脆不管他,任他在雪地里再冻一夜,一个又冷又饿昏迷在雪地中的人再冻一夜,必死无疑。

    可是那人显然没有这么做,他把他背回这个温暖的所在,显然是打算救他。

    也许是太饿了,他很快就把一只山鸡吃光了。

    他心满意足地抹抹嘴,打了个饱嗝。

    忽然,头顶上传来一个温柔少年的声音。

    “你醒了?山鸡烤的好吃吗?”

    风如初惊得抬起头,却看见一个骷髅头悬在半空,骷髅头空洞的眼窝直视着他,上下颌一开一合的,刚才说话的居然是它!

    “你……怎么会说话?”风如初吓得话都说不囫囵了。

    换了谁,发现头顶上悬着一颗骷髅头跟自己说话,也都会被吓得牙齿打颤。

    “别害怕,我是骷髅奴,我的名字叫小白,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奴隶了。”

    “你当我的奴隶?”风如初呆住。

    “对啊,我可以帮您捕猎,您要是喜欢吃烤山鸡,我可以天天烤来给您吃。我的职责就是照顾您的生活、保护您的安全,做好任何一个奴隶该做的事。”

    骷髅头回答的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

    无端端的,被一颗骷髅头这样示好,风如初感到既惊讶又害怕。

    “你好像很害怕我。”

    骷髅头像是长着翅膀一般,飞到风如初面前。

    风如初正待朝后躲,却发现一个白衣少年站在他面前。

    白衣少年面若敷粉、唇若施脂,肤色如美玉、笑靥胜三月桃花,好一个翩翩风度美少年。

    “既然你这样怕我,干脆我幻化为生前的模样好了。”少年笑道。

    “小白,原来你这样帅的。”风如初呆住。

    没有人看见这样一个美少年会不被美色震惊。

    小白闻言,黯然道,“帅有何用,我只是个短命鬼,正所谓天妒红颜,少年夭折,这些倒霉事全都应在我身上。想当初我苦练法术,发誓要成为全天下最厉害的法师,可惜天公不作美,我生来就患有绝症。

    你相信吗?直到我死去的前一秒,我还在修炼,因为我到死都不肯放弃自己的梦想。你父亲听说我的事迹之后,特意找到我的父母,把我的魂魄定在我的头骨里面,然后他带着我一起修炼。

    从那时起,你父亲就成为我最重要的人,我甘愿为他做一切事,以他的梦想为梦想,成为他的奴隶。我们既是主仆又是伙伴,我们唇齿相依,不可或缺,在战场上,我是他的眼睛,又是他的左右手,还是他摧毁敌人的武器。”

    ……

    小白说到激动处,眼眶居然有几分湿润。

    风如初当然无法理解小白和父亲复杂的情感,他以一个十六岁男生有限的理解和见识去想象他们之间的关系,最后得出结论,大概可以按基友来理解吧。

    “我说的这些,你都能懂吗?现在你还小,早晚有一天,你也会遇见一个你认为很重要的人,你会为他付出一切,帮助他实现梦想,你会遇见的。”

    尽管风如初对小白所说的一切,完全不能理解,他还是礼貌地点点头。

    “昨天我在雪地里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谁了,你跟你父亲一样有着一头天蓝色的头发和紫罗兰色的双眸,你知道我看见你的时候,有多激动吗?我和你父亲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

    “可是我父亲他现在人在哪里?”小白再次提到自己的父亲,风如初迫不及待打断他的话问道。

    要知道,这十六年以来,风如初一直在想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们为什么抛弃自己?尽管师父很疼爱他,他还是想找到亲生父母。

    小白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沉痛,“你跟我来。”说罢,他径直往山洞深处走去。

    风如初随手从篝火中拿出一根燃着的木棍当作火把,跟着他往山洞深处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