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看着小白,思绪刹那间回到两年前。

    两年前,风如初背着行囊离开金象国,一步步地朝着大山深处走去。

    此时正值深秋,寒风萧瑟,满地残花落叶堆积,说不出的凄凉阴寒。

    风如初独自一人走在这样景色凋敝萧条的所在,倾听着脚踩枯叶发出的可擦可擦声,更感到寂寞无助。

    风如初麻木地向前走着,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满是泪水,他的心也早就碎成了一片片。

    他站在山坡上,俯瞰那座美丽的城市,那个他生活了十六年,却根本不属于他的地方。

    孤单和寂寞紧紧攫住了他,在那里的一切美好回忆瞬间成了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

    几天前,他还是师父最听话最疼爱的徒弟、麝月公主的贴身侍卫,可是现在,他却是一条丧家犬,一个被众人从金象国踹出来的可怜虫。

    他无家可归,从此以后,他将像山里的野狗野兔野鼠一样,在山里流浪,做个野人。

    他原本就是个孤儿,也许这里才是他该待的地方。

    一只野兔蹦蹦跳跳地从他眼前跑过,出于好奇,它停了下来,歪着脑袋打量着他。

    这里已经是大山深处,想来平时少有猎人造访,所以动物们大多不怕人,因为人类的凶残,它们还没领略到。

    风如初走过去,蹲下身子,抚摸着它毛茸茸的脑袋,笑道,“好了,今后我也是这里的一份子,请多多关照哦。”

    那只兔子像是听懂了他的话,跳着跑开了。

    风如初继续往前走,饿了采野果吃,渴了喝山泉水,晚上为了防止野兽袭击,他会爬到古树上睡觉,就这样过了两个月。

    有一天清晨醒来,确切点说,是被冻醒了。

    他睁开眼睛一看,漫山遍野都是白色,原来是下了一夜的雪,大雪任性地把山上的光秃秃的树和嶙峋突兀的岩石全都披上厚厚的白色外衣。

    小鸟和松鼠在染成白色的松枝间跳来跳去,寻找美味的松子果腹。

    野鼠在厚厚的雪堆下面窜来窜去,用爪子扒开积雪找草根和虫子吃。

    对于这场雪,似乎是皆大欢喜。

    树木和岩石换上了银装,小动物们也自在地在雪地里玩耍觅食、自得其乐,大雪对它们没有丝毫的影响,反倒像是多了些乐子。

    唯独风如初,在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冻僵了,单薄的黑色外衣被雪淋湿以后,被冻成硬块紧紧贴在他身上,最糟糕的是他的衣服还被冻在树干上,他费了半天的劲才把衣服从树干上弄下来。

    这些天,他一直依靠着调息体内的真气来御寒,而现在,温度一下子降到零下十几度,一阵寒风袭来,他不由地打了个寒战,身穿湿透了还挂着冰碴的衣服,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他感到浑身发冷。

    他记得,师父教过他调匀真气御寒的方法。

    他试着在树杈上打坐,调匀气息,想把体内的寒气逼出来。

    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寒气逼出来,而且寒气去净之后,他仍然觉得浑身发冷,头也晕晕乎乎的,他伸手一摸额头,滚烫滚烫的,糟了,应该是发烧了。

    也是,正常人像他这样在雪地里过一夜,估计早就冻死了。

    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赶紧补充能量。

    可是冰天雪地的,哪里有吃的东西呢?

    肚子饿得咕咕叫,他抓起树枝上的雪胡乱地塞进嘴里,冰凉的雪入口即化,雪水顺着喉管进入空空的腹腔,刺得胃直疼,他又抓起一个松塔,抠出里面松子吃了,一连吃了几个松塔,还是饿得胃疼,这些东西哪能果腹呢?

    这时候,头顶的一抹红色吸引了他。

    那是一只沉甸甸的大柿子,就挂在旁边那棵柿子树的树梢上,因为它长在树梢上不好摘,风如初才一直没有打它的主意,可是眼下,天寒地冻,实在没什么可吃的了。

    那只橘红色的大柿子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是那样惹眼,它顶着雪挂在树梢上,只露出浑圆诱人的屁股。

    风如初使劲咽了下口水,掠起身形朝着树梢飞去。

    是的,是时候把它摘下来吃掉了。

    能吃的东西就只有它了。

    以风如初的身手,飞上树梢摘个柿子简直是小菜一碟,可是眼下,风如初又冷又饿,还发着高烧,剧烈的头疼使他看东西错位,于是当他伸手去摘那只诱人的柿子时,抓了个空。

    这时,一阵晕眩恶心袭来,风如初竟然从三米多高的树梢上一头栽了下来。

    那只惹祸的柿子由于风如初撞到树梢、再加上本身由于重力作用,而日渐干枯的树枝原本就承受不住它的重量,一下子脱离树梢掉了下来。

    啪嗒

    那只大柿子正好掉在昏迷的风如初眼前,摔了个稀巴烂。

    柿子鲜嫩的汁液溅了风如初一脸,风如初伸出舌头舔到了甜甜的果汁,看了眼铺天盖地的雪,哀叹道,“看来雪真是我克星啊,十六年前我差点冻死在雪地里,幸亏师父救了我,可是今天,谁来救我?看来我是再劫难逃啊。”

    风如初说完,就晕了过去。

    一阵骏马的嘶鸣声响起,风如初才惊觉自己正骑在马背上。

    骏马正扬蹄狂奔,他不得不抓牢缰绳,把身子紧紧贴在马背上。

    在他前方不远处,有两个骑马的人,看背影,一个是师父,一个是梁景胤,他们策马疾驰,正在追一只离群的小鹿,小鹿看见有人追它,跑得更快了。

    风如初看见师父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温暖,于是他在马屁股上狠抽一鞭,想让马跑的快一点。

    可是不知为什么,师父和景胤越跑越快,他急得使劲用鞭子抽马屁股,怎么也追不上他们,眼见着他们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风如初急得大喊。

    “师父,等等我!”

    他们还是继续往前跑,没有回头看,似乎根本就没听见他的喊声。

    他急了,用右脚使劲踢了马肚子一下,马吃痛,扬起前蹄嘶鸣一声,撒丫子往前跑去。

    不料,拐弯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一大坑,马一时刹不住闸,结果马失前蹄,风如初连人带马一起跌进了大坑里。

    这一跌,风如初也醒了过来。

    眼前哪里还有师父和景胤,当然也没有大坑,那都是梦境里出现的东西。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