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锋冷哼一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遂默念咒语。

    只听得一阵仓朗朗的金属破空声,梁锋的双手陡然变为利爪,双臂变得长丈许,双爪冲着风如初飞扑而去。

    风如初诡笑,“师父每次一出手,总是这招,真是很容易对付呢。”遂默念咒语。

    咔咔

    骷髅头的上下颌忽然开合了两下,整个骷髅头变得通体透亮,就像是有人在骷髅头里面点了根蜡烛一般,空洞的眼窝里发出的绿光也愈盛。

    咻咻

    从骷髅头的半开合的齿缝间飞出两只白色的小球,小球也就汤圆大小。

    两只小球在半空稍作停留,旋即迅速膨胀变大。

    眨眼间,两只小球已经膨胀成两只排球大小的白球。

    两只大白球在半空不安分地飘来飘去,两个球的形状也不断地在改变,球面上一会儿突出一个角状物,一会儿又突出一个貌似半球形的东西,再一会儿又突出一个尖细树枝形的东西。

    球里面的东西似乎越来越躁动不安,因为那些突起物的形状变得更加怪异,而且每次突起物向上凸起的时间间隔正在缩短,也就是说,突起物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频繁。

    很明显,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急着钻出来,似乎碍于球壁的阻挡才勉强待在里面。

    可是这种微弱的平衡根本持续不了多久,终于……

    噗噗噗噗噗噗噗

    白球的外壁破裂,也可以说是被撑爆了,球里面的东西显现出来。

    两只惨白的手骨赫然出现在眼前。

    手骨的大小是正常人的三倍,在阳光的照耀下,白森森的,看了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两只手骨像是长了翅膀般的悬在半空,然后它们朝着梁锋伸过来的利爪飞去。

    两只手骨噌地一下子张开,然后咔擦抓下去。

    奇怪的是它们抓并不是梁锋的利爪,而是他的手腕,一只手骨抓住一个手腕。

    梁锋的两个手腕都被抓得死死的,疼得他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两只手骨抓紧梁锋的手腕,面对面的做起了圆周运动,而且转速还越来越快。

    它们像拧麻花一样把他两条变得丈许长的胳膊拧在一起。

    这下可苦了梁锋,挣又挣不开,甩又甩不掉,那俩手骨跟铁钳子似的死死抓牢他不撒手。

    疼得他冷汗直冒,也不敢喊出声,因为他是师父,做师父怎么能在徒弟面前丢这个脸。

    他咬紧牙关,强忍着剧痛,他已经听见自己的胳膊传来卡擦卡擦声,应该两臂的臂骨全都给拧碎了。

    堂堂金象国的国师难道就这样输给自己的徒弟吗?

    这要是传出去,还怎么在金象国立足?

    不行,今天拼死了也不能认怂。

    绝对不可以输!

    输给徒弟的师父还用混吗?

    梁锋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的豪言壮语,他打算拼尽全力,扳回一局。

    于是他默念咒语,仓朗朗的破空声再度响起。

    梁锋的双腿陡然间长了丈许,趁着风如初在那里沾沾自喜,梁锋猛地伸出右脚,朝着他的下身要害处猛地踹过去。

    谁知风如初早有防备,梁锋的小算盘他早就看在眼里,于是他不慌不忙地指挥两只手骨抓牢拧成麻花的梁锋的双臂,使劲打了个死结。

    这下梁锋没忍住,疼的他哎呀地喊出了声。

    两只手骨抓住梁锋踹过来的脚,左捏吧右捏吧,愣是把一条健壮的男人腿给捏成了一团肉屑,捏成肉屑还不行,两只手骨继续蹂躏他的右腿,鲜红的肉汁和血水顺着两只手骨的指缝流了下来。

    把个梁锋疼的喊的跟杀猪一般。

    梁锋是彻底废了,失去了右腿的他,站立不稳,嗤通一声,栽倒在地。

    现在的梁锋就是个重度残废,除了躺在地上哀嚎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风如初念咒收了两只手骨,得意洋洋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梁锋。

    “师父,看样子您的功夫还得好好练练啊。”

    梁锋强忍着剧烈的疼痛,哽咽道,“看来我十六年的养育之恩换来就是这样的下场。”

    风如初冷笑道,“师父,放心吧,您对我有恩,我记一辈子。刚才我是看您出招太狠,才不得已毁了您的胳膊腿,要想恢复也很容易。”说罢,右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骷髅头笑道,“主人,就知道您心软,舍不得对付自己的师父。”

    风如初佯作生气道,“多嘴。”

    俄顷,那骷髅头的齿缝间喷出绿色烟雾,绿烟把梁锋团团围住。

    绿烟所至之处,就觉得像是有无数只虫子钻进身体进入骨髓,痒酥酥的舒服,令人感到无比困乏,梁锋竟觉得眼皮渐渐沉重,躺在地上睡着了。

    大约一炷香的工夫,风如初道,“师父,现在您站起来走走看,腿还碍事不碍?”

    梁锋猛然惊醒,不自觉地站起身来,走了几步,顿时醒悟,“哎呀,我的腿没事了。”再伸手捏捏胳膊,“胳膊也没事了。”

    “你这用的都是什么邪法?”梁锋惊得合不拢嘴。

    风如初笑道,“师父,这不是什么邪法。刚才我用手骨捏碎了您的胳膊和腿,伤的只是骨骼和骨髓,伤哪补哪,我做的只是修补一下骨骼,再把骨髓重新补满就是了。顺便把您的关节炎都给治好了。”

    “如初,我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件事。”梁锋想趁着风如初心情好,跟他再提给百姓们解法术的事,毕竟他刚给自己疗伤,说明他还有良心在。

    没想到,刚才还笑眯眯的风如初听了这句话之后,立刻把脸一沉,“师父,我知道您想让我解开法术,放过他们。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两年前对的侮辱和伤害,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次回来之前,我已经发誓要做到两件事,第一是把金象国的所有百姓都变成骷髅人,我要把金象国变成骷髅国,第二是我一定要娶麝月公主为妻。”

    “风如初,你疯了吗?”

    “我没疯,男人大丈夫就应该有理想,我的理想就是娶麝月公主为妻。”

    风如初说完,得意地轻抚着骷髅头光滑的头盖骨柔声道,“小白,你说我说的对吗?”

    骷髅头笑道,“主人说的全是对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