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做小白的骷髅头轻盈地飞回风如初的掌中,乖乖地停在那里,像个等待将军犒赏的士兵。

    “小白,干得不错。”风如初微笑着,擦去骷髅头下颌和齿缝间的血迹。

    接下来,风如初像只猎鹰一样在大街上转悠,只要发现有人就立刻追上去施法把他变成骷髅人,他先是逛一间间店铺,紧接着是一户户民宅,他看见的所有人都必须成为骷髅人,不可以漏掉一个,哪怕是小婴儿也不放过。

    那天,风如初是这样疯狂,手托一枚骷髅头,所向披靡。

    凡是见到他的人,不是哭泣就是跪地求饶,他们完全没有了两年前的样子。

    两年前的他们不是很凶暴的吗?

    他还记得那些踹在他身上的脚和打在他身上的拳头、木棍和石块,以及其他一些污秽之物。

    令他惊讶的是,留在记忆深处的,不是肉体的疼痛而是他们的暴行带给他的屈辱。

    男子汉可杀不可辱,那么多屈辱要如何才能平息?

    “所以他们必须付出代价!”风如初疯狂地嚎叫着。

    风如初的喊声吓得他们逃得更快了。

    街上很快就见不到一个人了,那些骷髅人为了躲避他,早就结伴逃到附近的山里去了。

    风如初走在空无一个人的街道上,无比烦闷。

    他的报复才刚刚开始,他们就这样像耗子一样溜之大吉。

    原来他们就是这样一群窝囊废软骨头!

    不过瘾!太不过瘾了!

    你知道,那种找不到对手的感觉,真的会让人疯掉。

    风如初把手圈成喇叭状,疯狂地大喊大叫。

    “出来!你们这群蠢货!”

    “有种的就统统出来,躲起来算什么男子汉。”

    “两年前,你们不是很牛逼的吗?”

    这时候,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怒吼。

    “风如初!你闹够没有!”

    那喊声再熟悉不过,那是听了十六年的声音,整整十六年,这人一直尽心尽力地抚养他,教他法术,教他做人,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没有他,风如初也许会在十八年前冻死在雪地里。

    没错,这个人就是他的师父兼养父梁锋。

    以前他一听见那熟悉的喊声,会像一只快乐的小兔子那样立刻跳到他的眼前,可是现在……

    经过那天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如果在风如初被殴打被侮辱的那天,师父去向他跟那些人讨个公道,或者对他稍加同情一些,也许他就不会离家出走,甚至他很可能会委曲求全地劝说自己放弃报复的打算。

    可是没有,师父对他除了严厉的苛责就没有别的。

    阔别两年之后,重新跟师父面对面,风如初忽然觉得百感交集。

    纵然有千言万语,话到嘴边,只剩下一句俗的不能再俗的话。

    “师父,好久不见。”

    “看看你做的好事!”师父愤怒地指着街上那几个没来得及逃走的骷髅人。

    风如初咳咳两声,冷笑道,“师父,您不觉得那是他们应得的吗?”

    师父把脸一沉,怒道,“简直乱弹琴,赶紧把法术解了。”

    看师父的脸色,就知道他是真的发火了,跟随师父十六年了,他对他的喜怒哀乐了如指掌。

    梁锋以为风如初还是那个懵懂无知,事事依赖他的小男孩,可是他错了。两年前的风如初的确是个单纯可爱的小男生,可是现在他完全变了,不再是梁锋熟悉的那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了。

    风如初闻言,紫罗兰色的双眸里几乎能喷出火来,“师父,我忽然很为自己感到悲哀,两年前我被他们虐成狗的时候,您没有站出来替我说一句话。现在,您倒是肯冒出来替他们说话。那么在师父心目中,我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

    梁锋竟无言以对,风如初走后,他的确想了很多,也曾经心生愧疚,可是日子久了,就淡忘了,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哪里会在意这许多。

    呆愣半晌之后,梁锋还是振振有词地开了口,他想在气势上压住他。

    “不管怎样,你用法术害人就是不对!风如初,你的这些妖法都是哪里学的?”

    “妖法?”风如初哈哈大笑,“师父,您老了,很多法术估计您都没听说过。离开这里之后,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在那里我得到一本骷髅秘籍,经过两年的修炼,尽管修为尚浅,可是修理一下这帮混蛋绰绰有余。”

    “骷髅秘籍?那是什么歪门邪道的法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脸色白的像窗纸,一副走火入魔的样子。还有你手里托的那颗骷髅头,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风如初把嘴凑近骷髅头,低声道,“小白,我师父说你是鬼东西。”

    骷髅头咔咔开合了几下上下颌道,“梁锋大国师,看在您是主人师父的份上,我就耐心地为您解答。我是骷髅奴,是主人的奴隶,我会守护主人一辈子。”

    梁锋看见骷髅会说话,显然大吃一惊,可他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稍微稳定情绪之后,强自镇定道,“风如初,只要今天你把法术解了,你还是我的乖徒弟,我们梁家随时欢迎你回家,否则的话,我就跟你断绝关系,从此之后,我就当没有过你这么个徒弟。”

    梁锋的话说的很清楚了,可以说是半带威胁。

    这些话,如果是说给两年前的风如初听,他一定哭着跪倒在师父脚边,请求他的原谅。

    可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风如初早就不是原来的他了。

    那个叫做小白的骷髅头咔咔两声,以示反抗。

    风如初笑道,“师父,您真的老了,还是那副死脑筋。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您还拿师徒情分威胁我,不觉得太过幼稚可笑了吗?”

    梁锋见说教失败,文招行不通,只好动武了,于是他比出剑指,冷哼道,“那就出招吧。”

    “很好,那就请师父检验下我这两年修炼的成果。师父,先请。”风如初不卑不亢道,同时右手也比出剑指。

    师徒二人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摆开架势,准备开战,那么胜出的人将是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