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他收拾行装,跟师父告别。

    师父问他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

    风如初凄然一笑,意味深长地问道,“师父,如果那天被打的人不是我而是您的亲生儿子景胤,您还会不会在他刚一进门就是一通责骂?师父,您口口声声说拿我像亲儿子一样看待,您会舍得景胤被虐得像我这么惨吗?”

    师父噎在那里,无言以对。

    风如初瞬间明白,师父一向对外宣称把他视为已出,甚至悉心抚养,实际上也只是口是心非,到头来,他在师父心目中还是个外人。

    如果那天挨打受侮辱的人是景胤,师父是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而且如果是景胤向老国王求婚也绝对不会被打成这样,也根本不会挨打,试问,谁敢打国师的儿子?就算景胤说出或者做出再令老国王蒙羞难堪的话,老国王想派手下的侍卫打人,也得考虑下国师的面子吧。

    而他,风如初就不同了,他明白自己只是个没权没势、寄人篱下的孤儿,所以他们这些平日里伪善老国王和百姓们终于暴露出真实面目,疯狂地殴打侮辱,群起而攻之。

    风如初笑着离开了,他背着行囊走了很久,还在笑,泪水不断地从他紫罗兰色的眸子中滑落。

    他终于离开这块养育了他十六年的土地,这里的一切,他曾经是那么熟悉,可是到了离别的时刻,回头看去,又是那么陌生。

    那些挥向他的拳头和踹向他的脚,以及扔在他身上的各种污物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也是那些所有不友好的对待让他明白这里不是他的地方。

    也许至今,风如初也没想明白,他只是向神女求了个婚而已,居然引发了这一连串的恶意对待。

    走出很远了,他回头看着昔日居住的美丽城市,把双手圈成喇叭状,高喊。

    我会回来的

    我要报复

    你们所有人都将对此付出代价

    风如初的喊声传出很远。

    他为了给他们警示,特意扯开了喉咙大喊,他希望这城市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他的吼声,想让他们明白他要报复的决心。

    这些侮辱和屈辱,他们统统要偿还。

    那天清早,有很多早起的百姓听见他的喊声,可是谁也没把这喊声当回事。

    他们刚把他像条狗一样地狠狠虐了一顿,打完狗之后,谁还会在意狗叫呢。

    当时,也许在百姓心里,风如初的喊声连狗叫都不如。

    之后的两年里,谁也没有见过风如初,大家都以为他流浪到别处去了,或者死了。

    对于一个原本不属于这里的外人,他的生死,又有谁会在乎。

    两年后的一天,一个左手托着骷髅头的蓝发少年笑吟吟地出现在大街上。

    街上的百姓很快认出蓝发少年就是当年被他们虐成狗的风如初,那个敢于向麝月公主求婚的小孤儿。

    人们紧跟着他,把他围住,很想再次狠狠揍他一顿,两年前羞辱的印记还深深刻在心里,至少在他们看来,那是羞辱。

    群体侮辱和攻击一个人的快感诱惑着每一个人,他们很想重温两年前的感觉。

    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善恶两重属性,所以永远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好人和坏人。

    当作恶不会被责罚而又被群体默许的时候,没人会拒绝作恶。

    可是他们又不敢动手,因为风如初变得不一样了。

    两年前的风如初看见他们围上来,只会哭泣和求饶,而现在的他,看见他们跟过来,根本不为所动,继续悠闲地逛街,就当他们是空气一般。

    这家伙是风如初吗?

    很多人怀疑。

    经过仔细观察,得出的结论是肯定的,因为没有哪个家伙像风如初那样有着一头乱蓬蓬的天蓝色头发和一双狭长的紫罗兰色眸子。

    可是他的气场变了,他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还有他左手托着的骷髅头让他们感到害怕,因为人们逛街的时候,左手一般是牵着自己的宠物狗或者拎着鸟笼,没有谁的左手是托着一颗骷髅头逛街。

    话说像骷髅头这么恐怖的东西可以随意拿来托着逛街吗?

    那天,他们就像是一群狼虎视眈眈地跟着风如初,从一条街跟到另一条街,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木棍或者锄头,随时准备好扑上去给他一顿胖揍。

    此刻的他们就如同一群设计围殴猫的老鼠,没有敢第一个出手。

    因为没有哪只老鼠敢于把铃铛挂在猫脖子上。

    风如初明知道他们一直跟着他,还继续悠闲地转悠。这让他们更感到害怕了。

    对于他们手拿木棍或锄头跟着他这件事,他根本无动于衷。

    这不科学,正常人的话,遇见这种情况早就吓得跪地求饶或者逃命了。

    可是他继续面带笑容,托着骷髅头,从一家店逛到另一家店。

    店老板们一看见他,跑也不是,接待也不是,吓得喊爷爷也不是喊祖爷爷也不是。

    于是,很快有人报告老国王,说是风如初回来了。

    老国王立刻派出上百个侍卫把风如初团团围住。

    当时围观的百姓加上侍卫,拢共有几百号人。

    风如初站在人群中,面无惧色。

    此刻的他跟两年前的确有很大的不同,昔日白皙的皮肤如今变成毫无血色的惨白,原先那双总是弯成可爱月牙的紫罗兰色眼睛现在时不时地射出阴冷残酷的光芒。

    昔日那个活泼可爱的少年已经死去了,现在重生的是一个冷血残忍的少年。

    看着几百号人围着自己,风如初只是嘴角下弯,鄙夷不屑地笑笑,然后对着那骷髅头道,“小白,这么多人,你行不行啊。”

    咔咔两声,骷髅头上下颌开合,像是在说话的样子。

    而且围观的人的确也听见一个温柔少年的声音回答道,“没问题的,主人,交给我了。”

    骷髅头竟然会说话?

    围观的所有人全都吓傻了,没有人见过会说话的骷髅头,此刻烈日当头,也绝不可能是闹鬼,可是那骷髅头的确说话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