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个春光明媚的早晨,雨后初晴,天空碧蓝如洗,一弯彩虹轻盈地悬挂天际,亮出七彩的光芒。

    朝露顺着青草和树木的枝叶倏倏下滑,发出有节奏的啪嗒啪嗒声。

    朝露落地,似有无数晶莹剔透的大珠小珠落入泥土,瞬间消失不见了。

    官道上,一匹体格健壮的枣红马拉着镶嵌宝石的马车走在被雨水冲刷干净的石子路上,马蹄轻快地踏在地上,溅起一朵朵小水花,发出好听的得得声。

    走近了看,不光是马车,就连马的辔头和束马的皮带上全都镶着宝石,这些宝石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马车里坐着一个身穿枣红色鹤氅的中年男子,男子虽然生的剑眉星目,可是鬓边稍有白发,眼角的鱼尾纹也留下岁月雕琢的沧桑。纵然如此,依旧是个英气非凡的帅大叔。

    不用问,这位帅大叔就是梁景辉的父亲梁锋,金象国的国师。

    马车后面,两位少年骑马不紧不慢地跟着。

    骑白马的少年眼眉和脸庞跟梁锋很相像,该少年嘴唇上毛茸茸的胡须和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还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一看便知此少年就是梁锋的长子梁景胤。

    骑黑马的少年一头蓝色的短发很有个性地蓬在头顶,一双紫罗兰色细长的眼睛像两个小月牙一样弯在白皙的脸蛋上,少年耳朵上佩戴的银环随着黑马的马蹄的颠簸而不停地晃动。这位很有朝气的少年不用说就是风如初。

    这天一大早,两个少年就被梁锋召集到身边,说是他俩已经十六岁了,要带他俩进宫给公主做贴身侍卫。

    一路上,两个少年心里说不出的兴奋。

    生性活泼的风如初尤其高兴,一来师父最近很忙,极少有这样三人一起出行的机会,二来,没进过皇宫的他对于传说中的麝月公主自然有几分好奇。

    关于麝月公主的美貌,全城百姓都说她美的赛过月宫里的嫦娥,还有人说她是百花仙子下凡,据说她一出生,便有一股香气围绕,长大之后,她也勿须任何胭脂花粉便自带体香。

    种种传说,不一而足,总之,在金象国的百姓看来,麝月公主就是仙女下凡,绝非肉眼凡胎的俗人可以正视。

    居然给这样美的仙女做贴身侍卫,你说两个少年是该有多开心。

    风如初策马赶上走在前面的马车,好奇地问道,“师父,公主到底长什么样?”

    梁锋笑道,“你不要猴急,马上就可以见到她了。麝月公主可是全金象国最美的女子。”

    “那她会是什么样?四只眼睛,八条腿不成?”风如初把脑袋伸过去追问。

    梁锋伸手在风如初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哪有四只眼睛八条腿的人?如果长成那样还叫人类吗?公主就是正常女子的样貌,只不过很美就是了。”

    梁景胤策马追过来道,“如初,你猴急什么?马上就要见到她了,你就不能淡定点。”

    三人一路说笑,很快就到了皇宫前,早有侍卫在宫外迎候他们。

    侍卫领着梁家父子和风如初进了皇宫,宫殿内富丽堂皇的装饰、令人眼花缭乱的美侍,风如初一概没心思看,就连国王坐在镶满了宝石的王座上亲自跟他们唠嗑寒暄,他也一句没听进去,心里只惦记着什么时候能见到公主。

    国王是个年逾花甲的老头,人老自然话多,再加上一句话得重复个三两遍的,耗费的时间就更多,等国王跟梁锋寒暄完,已经是午饭时间了。要知道他们的脚踏进皇宫大门的时候宫内的早膳才刚收。

    到了饭点,国王为表彰梁锋平时尽心辅佐国事的忠心,自然是一通张罗,珍馐美味摆了满桌。

    美食当前,风如初和梁景胤自然是甩开腮帮子猛吃,吃了个肚儿歪。

    唯独苦了梁锋,席间,老王国一直握着他的手倾诉衷肠,梁锋是不得吃也不得喝,苦不堪言。也只好饿着肚子陪他聊天。

    老国王平时也没个心腹在身边,好不容易逮着个梁锋,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念叨,一说就是一下午。

    等这顿午饭吃完也是掌灯时分了,老国王这才想起来,把梁锋父子召进宫来是要让他儿子给公主做近身侍卫的。

    这才吩咐宫女赶紧带着梁家父子去公主的行宫百花宫。

    百花宫,顾名思义,种满了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一穿过月洞门,未至宫前就闻见扑鼻的异香。

    两名侍女打着灯笼带路,话说这老国王也太能聊了,从早起都聊到月亮升起了。

    是夜,圆月当空,群星环绕,清朗的月光照着满园的花草,说不出的诗意满满。

    夜色如此美妙,就欠美酒和佳人了。

    风如初和梁景胤正自发呆。

    却听见有侍女道,“公主来了。”

    一阵环佩叮咚之声过后,一股从未闻过的异香飘进鼻腔,那香气似乎能渗透到人的骨髓里,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就这样,毫无防备的,麝月公主翩然而至。

    她浅粉色的长纱裙上缀满了各色宝石,一条白色绣牡丹花金丝五彩披帛随意搭在香肩,她款款而来,衣袂飘飘,衣裙上的宝石熠熠闪光,如果不是紧跟在她身后为托裙琚的侍女,真让人疑心她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待她走近,才发现她细瓷般白净的肌肤几乎吹弹可破,一双故作流盼的美眸便是皎洁的月光与之相比也要黯然失色。

    她举止大方从容,姿态娴静优雅,真乃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如弱柳扶风。

    如此绝色佳人近在眼前。

    风如初呆住。

    梁景胤呆住。

    连梁锋也呆住。

    尽管梁锋见过麝月公主无数次,可是每当再次看见她,仍旧会为她的美貌所震惊。

    麝月公主早就习惯了人们看见她时为她美貌倾倒时的眼神,她轻移金莲,缓步上前,柔声道,“就是他们俩吗?”

    公主的声音轻柔而又富有磁性,似有化解万般仇怨的力量。

    风如初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见过比这更动听的声音。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