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嘴角下弯,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念念,你只是我的奴隶,做奴隶的是不可以直呼主人名讳的。”

    念如初羞红了双颊道,“如初,我错了,刚才心急,竟然喊了你的名讳。”

    “STOP!都说了不许再喊我如初!”风如初又羞又恼。

    “如初,那就多有得罪了。”

    念如初憋红了脸,半晌才像是下了决心似地默念咒语,奇怪的是,她念咒的声音居然跟风如初很像。

    念如初咒语声一起,骷髅头就再也喷不出黑烟了。

    骷髅头着急地使劲开合上下颌,上下牙床碰在一起,不断发出空洞的咔咔声,可是一丝黑烟都喷不出来。

    “主人,我被禁锢了。”那个叫做小白的骷髅头惊叫道。

    “啊?”风如初大惊。

    围绕着小婴儿的黑烟渐渐散去,我终于再次看见小婴儿的身体,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还是给吓出一身鸡皮疙瘩来。

    现在的小婴儿头颅、躯干、四肢全都是白骨,只有它的小手小脚还是粉嫩可爱的小肉垫。

    这样的小婴儿在风如初的右手臂弯里挣扎、号哭,周身还有诡异不详的黑烟缠绕,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你个臭丫头!居然用我教给你的法术来破我的招数,算你狠。”风如初怒道。

    念如初得意地笑笑,继续默念咒语。

    令人惊叹的奇迹又发生了。

    小婴儿已经变成白骨的身子竟然长出了肌肉、皮肤、指甲和毛发。

    转瞬间,小婴儿由一副白骨再次变成一个粉扑扑的可爱宝宝。

    风如初气急败坏地呵斥骷髅头,“小白,继续喷黑烟啊。”

    骷髅头道,“不行了,主人,我被念念禁锢了,什么招数都使不出来。对不起了,主人,我尽力了。您不该教会念念骷髅秘籍的。”

    虽然我看不懂风如初的招数,可是看起来,如果没有骷髅头喷黑烟,小婴儿应该不会再变成白骨了。

    “念念,你为什么要帮他们?”风如初愤怒地质问。

    “因为我不想你再错下去了。”念如初的声音格外平静。

    “你简直疯了!”

    “我没疯!疯的人是你,你为了把麝月公主娶到手,不惜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这里的所有人,他们都是无辜的,这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就更加无辜。”

    念如初振振有词的一番抢白,噎得风如初无话可说。

    “今天算你们走运!”风如初冷哼一声,右手抓起小婴儿朝着面具怪人抛去。

    小婴儿被抛在空中,惊得呜哇呜哇哭得更响亮了。

    面具怪人急忙掠起身形,上前接住了婴儿。

    “师父,你不会每次都这么走运的。”风如初说罢,掠起身形,飞出窗外。

    “等等我。”念如初紧随风如初,飞出窗外。

    “你给我滚,你把一切都搞砸了。从今以后,都不许再缠着我。”风如初发狠道。

    “不!我哪也不去,偏要一生一世地跟着你。”

    “滚开!我最烦被一个女人缠着。尤其是你这样的女人。”

    “你骗我,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你把全金象国的人变成骷髅人,单单留下我呢。你舍不得把我变成骷髅人是因为你喜欢我!”

    ……

    俩人吵吵闹闹的声音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暗夜之中。

    面具怪人笨拙地抱着小婴儿乖呀宝呀地哄了半天,吓坏了的小婴儿哪会这么快就止住哭,依旧呜哇呜哇地哭个不停。

    老妈子见外面没了动静,料是风如初二人已经走远了,才走出屏风去院子里叫了仆人把三叔抬到客房去休息,又唤了丫鬟把小婴儿抱进屏风内喂奶擦身子给它压压惊。

    “孩子没大事吧?”面具怪人很是担心,毕竟一个刚出娘胎的孩子就经受此番折磨,不知会不会有大碍。

    “没事。这么点的孩子没记忆,保管它喝饱了奶,睡上一觉就全忘了。”老妈子道。

    “那就好,三嫂怎么样了?”

    “夫人没事,刚才是晕过去了,现在睡着了。”

    看着一切安排妥当,面具怪人这才舒了一口气,跌坐在椅子上。

    李元泰默念咒语,我们仨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对于我们仨的蓦然出现,面具怪人显然吃了一惊。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然后他带着慈爱的口吻训斥梁景辉,“景辉,你又不听话了,叫你好好在家待着,又私自跑出来。”

    “我这不是担心父亲的安危嘛。”

    “你这孩子,要是你爹我真有个三长两短,你又能帮上什么忙啊,净添乱。”

    话虽这么说,看见自己的儿子特意跟来帮忙,面具怪人心里还是暖暖的。

    梁景辉紧走几步,看着父亲胳膊上的伤口,心疼道,“父亲,你受伤了。”

    面具怪人笑道,“没有大碍,只是被那骷髅头咬伤了皮肉。既然他们母子平安,咱们就先回家吧。”

    梁景辉道,“也好。”

    面具怪人跟老妈子和接生婆道了别,嘱咐她们好生照顾三嫂和婴儿。

    回到梁景辉家,大家一起帮着给面具怪人包扎伤口,然后梁景辉送父亲回东厢房休息。

    忙完这一切之后,我、李元泰和梁景辉才能喘口气,坐在堂屋里喝茶。

    “这风如初不是你父亲的徒弟吗?怎么他比你父亲还厉害?”

    尽管知道这么问很不礼貌,我还是憋不住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梁景辉苦笑道,“这说来就话长了。风如初是我父亲从雪地里捡回来的孤儿,我父亲一直拿他当亲儿子看待,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你们要听吗?”

    “当然。”我和李元泰点点头。

    “好吧,那我就从头开始讲,我父亲名叫梁锋,是金象国的国师,十八年前寒冬的某一天,他在雪地里捡到一个冻僵的小婴儿,父亲想起家里也有个刚出世的孩子,一时心生恻隐,就把他抱回家,给他取名叫风如初,并把他跟自己的长子梁景胤一起抚养。

    风如初冰雪聪明,父亲所传授给他的术法,他一学就会,他是个野心勃勃的孩子,总跟父亲说他一定要成为金象国有史以来最厉害的术士。光阴荏苒,时间若白驹过隙,风如初和梁景胤全都长大成人,在他们十六岁的时候……”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