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手托骷髅头在屋里踱来踱去,紫罗兰色的眸子从狭长的眼眶里闪出得意的光芒,他特意地走到三叔面前,仔细盯着小婴儿看了半天,吓得三叔直往后躲。不明真相的小婴儿,居然冲着他咯咯直乐。

    “从金象国国师的位置一下子跌到做羊倌,这落差也太大了吧?要知道师父您从前可是国王和公主身边的大红人,出入都是镶着宝石的马车代步,现在每天围着一群羊转悠……”

    “够了,出招吧!”面具怪人终于忍受不住风如初的侮辱,主动邀战了。

    风如初得意地哈哈大笑,“师父,您终于决定出招了吗?做师父的要是输给徒弟会很没面子的哦,对了,想起来了,上次师父就已经输给我了。这就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教出你这样的徒弟,坑害了整个国家,我无颜面对先王的嘱托和公主殿下的信任,甘愿自贬为羊倌受罚。风如初,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把你从雪地里抱回了家。

    这些年,我把你和犬子景胤一起抚养,一直把你视若已出,就因为你是个孤儿,我甚至更加疼爱你,景胤和景辉都说我偏心,凡事都向着你,结果你到头来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全城的人都被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一直视你为手足的景胤被你害得生死未卜,公主殿下一直被你困在阵中。你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面具怪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声音格外沉痛暗哑,闻者不禁为之动容。

    风如初也为之色变,他脸上傲慢的笑容顿时僵住,大概是他忆起年少时自己所受的种种疼爱和照顾,只要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家伙,如此养育之恩又如何肯抛却一边。

    我注意到风如初毫无血色的脸上肌肉抽搐,紫罗兰色的眸子从狭长的眼眶里闪出一抹羞愧,可也只是一闪,旋即消失,那双诡异的眸子瞬间又被仇恨填满了。

    风如初仰天长笑,笑毕,身形掠起,以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速度闪身到三叔身边,一伸右手,小婴儿已经从三叔的怀里到了他臂弯里。

    “多可爱的小宝贝呀。”风如初抚摸着婴儿光滑的小脸蛋诡笑。

    小婴儿仍旧吮吸着手指,咯咯笑着,它当然不知自己已经身处险境。

    风如初看着小婴儿,嘴角下弯,那笑猝然消失,紫罗兰色的眸子猛然射出恶狠狠的光,咬牙切齿道,“不过呢,等下就不可爱了。”

    此言一出,原本轻抚着婴儿脸蛋的食指和中指也变为捏住婴儿的脸蛋用力掐下去。

    此刻的他,眼神冰冷,冷酷得仿佛一只狩猎的野兽。

    小婴儿吃痛,哇哇大哭起来。

    “把孩子还给我!”三叔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扑过去要跟他拼命,被面具怪人一把抱住,“不要冲动,退后,看我的。”

    面具怪人把三叔让到身后,旋即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顷刻间,面具怪人的右臂就长了丈许,他的右手也变为爪状。

    扑地一声破空响,那只变长的右手朝着风如初猛地抓了过去。

    风如初左手托着骷髅头,右手抱着小婴儿,往窗边一侧身就轻松躲过了这一击。

    面具怪人哪里肯就此放过,继续默念咒语,右手加力往窗边死命一扣。

    按理说,风如初刚躲过一抓没那么快的身形再躲第二次,眼见着第二抓将至,风如初一翻右手手腕,那哇哇哭叫的婴儿登时腾空而起。

    面具怪人大吃一惊,急忙变扣为掌,伸长了右手去接小婴儿。

    不留神,风如初左手托着的骷髅头咔地一声,上下颌打开,照准面具怪人的手臂猛地咬了下去。

    面具怪人疼的哎呀惨叫一声,缩回右手的同时,把那死咬着他不松口的骷髅头也带了回来。

    趁着这个机会,风如初一个花式转身,轻舒右臂把小婴儿接在怀里。

    再看那面具怪人忙着摆脱骷髅头呢,他先是用左手一记手刀照着骷髅头劈了下去。

    劈嚓一声,骷髅头纹丝不动,照旧死死咬住他的右臂。

    面具怪人倒像是劈在坚硬的石头上,疼的直咧嘴。

    “师父,您果然是老了,这招大力金刚爪招数是没错,可惜速度太慢了点,根本抓不住我呀。”

    风如初笑吟吟地看着面具怪人,打了个响哨,“小白,回来,你又淘气了不是。”

    骷髅头闻言,立刻松了口,噌地一下子飞回了风如初左手手掌,乖乖地停在那里。

    “主人,我错了,我看他刚才趁机袭击主人,怕主人吃亏,所以就……”

    那骷髅头的上下颌一开一合地,像是在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向风如初道歉。

    “乖,就知道你最疼我了,说来真是悲哀,全世界这么多活人,却没有一个关心疼爱我的人。”风如初说罢,紫罗兰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落寞。

    骷髅头笑道,“你不是还有我嘛。至少还有我在关心你啊,主人。”

    面具怪人紧捂着右臂的伤口,鲜血直冒,登时染红了他的灰袍和白手套。

    这时候,屏风内传来一阵惊呼,“夫人,夫人,您醒醒啊。老爷,不好了,夫人晕过去了。”

    三叔和老妈子闻言,立刻跑到屏风后面。

    一时间,哭喊拍打声不断,听得人揪心。

    尽管看不见,屏风后面的慌乱可想而知。

    面具怪人见状,怒道,“风如初!你三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不知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穿的衣裳都是她亲手给你做的。你这样害她,良心何在!”

    风如初把脸一沉,像是下了决心道,“无论如何,我承诺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当初我给过你们机会,只要你们同意把麝月公主嫁给我,我就解了法术,否则我就把金象国每一个人变成骷髅!把金象国变成骷髅国!为了履行我的承诺,我每逢新生儿降生必到,绝不食言!”

    擦,把金象国的每一个人变成骷髅是什么意思?看到这里,我惊出一身冷汗,难道说金象国所有人现在都是骷髅不成?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