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忽然没了光线,我感到极不适应。

    我揉揉眼睛,努力适应黑暗。

    耳房内,赛璐珞依旧尖着嗓子闹得一股劲,大概是杀人游戏玩腻了,又改了成语接龙。

    我听见他们一个一个地接着说成语,折腾得不亦乐乎。嘴笨的阿呆总是接不上趟,逗得赛璐珞咯咯直乐。

    毕竟都是孩子心性,都还在贪玩的年纪。

    也是,在这样的远古时代,手机没信号,即使有信号也早没电了。当然也没有电脑可以消遣,唯一打发时间的方法就只有这些无聊的游戏了。

    我的小伙伴们玩的正嗨,根本不知道自己处于怎样的危险当中。

    其实具体是怎样的危险,我也不知道。

    危险似乎是来自于那个总在新生儿出世之日出现的“他”,“他”要对那些新生儿做些什么,以至于梁爸爸要竭尽全力保护小婴儿。

    父子二人的对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他们的真诚善良感动得我泪眼婆娑。即使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们也先想着保护好我们这五个素不相识的流浪者。

    刹那间,我决定为他们做点什么。

    尽管不知面具怪人要面对的是如何强大的对手,有了我的帮助,也许会好一点点。

    我刚要起身,忽然感到肩头被人拍了一记。

    我惊得差点喊出声来,那人捂住我的嘴巴,低声道,“路飞,是我。”

    听见他的声音,我放心了,居然是李元泰。

    不知他蹲在我身后有多久了,我假装生气道,“你竟然跟踪我。”

    “许你跟踪别人,就不许我跟踪你吗?”

    “不许。”我故意冷哼一声。

    其实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他是因为关心我才跟踪我的,能被这样一个法术高强的家伙关心,我忽然感到好幸福。

    艾玛,瞬间基情满满。

    “你打算去帮助梁景辉的父亲,要不要算上我一个?”

    暗夜里,看不清他的脸,我却能感受到他脸上挂着真挚的笑容。

    “好啊,那敢情好。”

    我乐得差点没蹦起来。

    刚才我还在担心没有交通工具呢,人家梁爸爸走道都是用飞的,我这11路去追人家也太不科学了。

    再说了帮人怎么也得有两下子,我这不懂法术的家伙贸贸然去了,不被人当饺子直接下锅了才怪。

    李元泰答应跟着一起去,他有蝴蝶还有仙鹤又有一身高超的法术,有他罩我,就是红莲地狱我也去了。

    我兴奋地拉着高鹏往院外走去,却看见月光下一个灰袍人背对着我们负手而立。

    “谁?”李元泰低声喝道。

    那人转过脸笑道,“你们要去救我父亲,没我带路怎么行。”

    “梁景辉?”我愕然。

    梁景辉拱手道,“是我,我带你们去。”

    “可是你父亲说此行很危险,特意嘱咐你好生看家啊。”

    “多年养育之恩,无以为报,父亲有难,我这做儿子岂能坐视不管。”

    李元泰笑道,“好个孝子,只是你放心,即使不用你带路,我也照样找得着你父亲。”

    梁景辉惊道,“那你要如何找?你才刚来金象国,人生地不熟。”

    “我自有办法。”

    李元泰诡笑着从袖子里摸出一只纸蝴蝶,默念咒语,那纸蝴蝶立刻站起身来,化作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抖抖翅膀,飞到院门口的石板路上,停在那里。

    “这……你是高人啊。”梁景辉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李元泰完全不理会梁景辉的嘴巴张得有多大,继续念咒语,把我们缩小。

    然后李元泰领着我们来到蝴蝶跟前,恭恭敬敬地一伸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他自己却转身跑到羊圈边上,拔了几根羊毛跑了回来。

    惊得那群羊咩咩地直叫唤。

    “拔羊毛做什么?”梁景辉不解。

    李元泰并不回答,只是把羊毛放到蝴蝶的触角下面,只见它黑色的触角灵活地翕动着,像是在嗅羊毛的味道。

    梁景辉呆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我来回答你吧,因为你父亲天天跟羊群在一起,身上自然有羊的味道,蝴蝶的触角就是它的嗅觉器官,李元泰这样做是为了让侦察碟记住你父亲身体的味道,这样它就可以很快找到你父亲了。”

    看李元泰故意卖关子,我只好替他做解释。

    梁景辉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位小道长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事,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我利索地爬到蝴蝶背上,然后把惊得傻在原地的梁景辉拖上蝴蝶做好,为了防止他因为害怕掉下去,我让他坐中间,我和李元泰一个坐最后,一个坐前面。

    蝴蝶舒展美丽的双翼,载着我们飞进暗夜之中。

    也就一炷香的工夫,蝴蝶载着我们飞进一座大宅院。

    院里,西厢房门口聚了好些戴着白色面具的灰袍人,他们焦急地在门口转来转去。

    西厢房内传来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一定就是这里了。”李元泰笑道。

    “你的蝴蝶真是神奇,触角比猎犬的鼻子还灵。”梁景辉赞道。

    “你父亲在这群人里吗?”

    梁景辉摇摇头,“不在,我父亲应该在屋里。”

    李元泰道,“那咱们也进去。”

    真的要进去吗?

    啊啊啊!

    不是吧,那三婶子在屋里生孩子,我们仨就这么进去真的好吗?

    再说这梁爸爸也太不讲究了吧,人家三婶子生孩子他居然也在屋里看着吗?

    好歹我还是个童男子呢,就直接被强行带去看生孩子吗啊喂?

    尽管我心里的小鼓敲得咚咚震天响,可是谁听得见呢?

    就算听见,李元泰也绝不可能按照我的意志来行事。

    生于现代社会的我还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呢,这远古时代的人真心的不讲究啊。

    李元泰指挥蝴蝶落在白色的窗纸上,刚才已经说过,我们已经被李元泰缩到蚕豆大小,骑在蝴蝶背上,黑夜里丝毫不引人注目,就算是看见了,顶多是被看做一只夜晚觅食的飞蛾。

    再说此刻院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厢房内产妇的身上,哪里会有人发现窗纸上多了一只蝴蝶。

    屋内产妇的呻吟声越来越响,显然是要临盆了。

    李元泰用食指沾着唾沫在窗纸抠出一个小洞,往里看了一眼,“咱们得进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