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景辉把碗碟送进厨房,就动手开始洗碗。

    我蹲下身子,躲在厨房窗外的草稞子里,四下里打量了一番。这个位置很好,如果来人,一缩脖子就躲进草丛了,没人来的话,伸长脖子就可以一览厨房全貌。

    当然我还得留神赛璐珞那死贱人别再冒出来喊我,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耳房里照旧传出赛璐珞咯咯的娇笑声,显然她玩的正嗨,没工夫来逮我。

    不大的工夫,天就暗下来,看什么都是影影绰绰的,像是蒙着灰色的纱。

    有人急急忙忙地从院外赶来,脚步声沉重,喘息也很急,显然他是跑着来的。

    看身影和走路姿势应该是梁景辉的父亲面具怪人。

    这怪人什么时候出去的,当然不得而知,整个下午我们都在耳房里,并没有去关心院子里的事。再加上赛璐珞这大嗓门在屋里闹腾了一下午,外面有什么动静也根本听不见。

    “景辉!”他一进门就大喊。

    “父亲,我在这里。”梁景辉把手伸出窗外冲着父亲招手。

    我赶紧把脑袋缩了回来,生怕被他们发现,躲在草丛里大气都不敢出。

    面具怪人急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并未发现我。

    他的长袍碰到灌木丛发出刺啦刺啦的响声,惊得灌木丛里的蝴蝶蜻蜓四散逃命。

    面具怪人走进厨房,低声道,“景辉,你三婶子今晚要生了。”

    啪嗒

    一只白瓷大碗从梁景辉手中滑落,摔在地上,跌了个粉碎。

    怪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却惊得梁景辉摔碎了一只碗。

    连带着我也被吓了一跳,梁景辉显然是被三婶子要生这件事惊到摔碗,而我则是被碗摔在地上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尼玛,不就是生个孩子吗?

    这梁景辉至于给吓成这样吗?

    正因为这样,我感到更好奇了,为了听见更多的重点,我悄悄往窗边又挪了挪。

    “为什么是今晚?”

    “是啊,所以我说你不该把他们带回来呢。”

    “今晚他一定会来的,每次一有新生儿出世,他总会现身。他就是要把这里所有的人都变成……”

    梁景辉说到这里就打住了,他说这段话的时候,不时地停顿,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我感觉他像是因为紧张而发抖。

    他说的那个“他”是谁?

    “他”为什么总在新生儿出世的日子现身?

    既然三婶子今晚要生,那么不会意味着“他”也一定会现身吗?

    看梁景辉这么害怕,我也不由地感到紧张。

    面具怪人叹口气道,“所以说你不该把他们五个留在这里,如果被他发现城里还有五个外人,依他的个性,他一定不会手软的。”

    面具怪人话音刚落,就听见耳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紧接着,赛璐珞娇小的身影从门内闪出来。

    “路飞!路飞!你又跑到哪里去了。赶紧回来咱们一起玩杀人游戏啊,人少了不好玩。”

    那家伙照例是一通大喊。

    我躲在草丛里,哪敢应声。

    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厨房和耳房内都亮起了蜡烛的光芒。

    在明灭不定橘色烛光的映照下,赛璐珞的身影更显得窈窕娇小,那张巴掌大的桃子面也格外妩媚诱人。

    说句实在话,如果她说话不那么尖酸刻薄、而又不处处针对我的话,她也算得上是个合我胃口的、养眼的美人。

    可惜的是,人无完人,人总有缺点,而她的缺点恰恰是我无法容忍的,所以我和她永远都是死对头。

    她这么一喊,厨房内的谈话声立刻停止了。

    赛璐珞颠着小脚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又跑到院外看了看,气哼哼道,“又死哪去了,不是又掉厕所里了吧。”

    “算了,别喊了,大晚上的,咱们先玩吧。”这是高鹏的声音。

    赛璐珞冷哼一声,才回去了。

    哐当

    传来关门声。

    耳房内又传出喧闹声,当然还是赛璐珞的声音最响,看样子他们已经开始玩杀人游戏了。

    听着耳房重新传出喧闹声,厨房里的两个人才如释重负。

    “父亲,那今晚怎么办?”

    “今晚我要去你三婶家保护新生儿顺利降生,尽管每一次的保护都失败了,这一次还是会全力以赴。”

    面具怪人的声音很明显有几分落寞。

    “父亲,今晚带上我吧,好歹我能打个下手。”

    “简直乱弹琴,今晚你留下看着那五个人嘱咐他们不要乱跑,否则很危险。”

    “不,父亲,我要跟您一起去。您一个人对付不了他的,上一次,您就受了重伤。”

    “不行,你哥哥还被他困在阵中,生死未卜。你再也不能有半点差池,咱们老梁家怎么也得留一脉骨血。听话,你乖乖留在家里。”

    “可是父亲,您已经年纪大了,不能再去跟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去拼命了,孩儿已经长大了,该孩儿来保护您了。您就带孩儿一起去吧。”

    ……

    厨房内一片沉默。

    我知道这一定是面具怪人在做抉择。

    良久,我听见拍肩膀的声音,紧接着,面具怪人开了口。

    “景辉,今晚还是为父自己去的好,你留下看家,保护好那五个孩子,他们也是五个苦命的孩子,不幸流浪到此,不能让他们受到牵连,明天天一亮,就立刻送他们出城。记住了吗?”

    “父亲……”梁景辉的声音开始哽咽,我听得出他在啜泣。

    面具怪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景辉,今晚如果我回不来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娘死的早,我这做父亲脾气不好,成天对你呼来喝去的,希望你不要记恨。万一我死在那禽兽手里,记得把我和你娘的尸骨葬在一起。”

    厨房内,梁景辉跪在父亲脚下,早已泣不成声。

    面具怪人慈爱地抚摸着儿子的头道,“孩子,时候不早了,爹该出发了,记住爹说的话。”

    面具怪人说罢,掠起身形,飞出窗外,消失在夜色中。

    梁景辉呆呆地站在窗前,望着父亲消失的方向呜咽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梁景辉叹了口气,熄灭了厨房的蜡烛,轻手轻脚地朝着堂屋走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