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开食盒,看见里面放着一碟青菜豆腐和两个馒头,很简单的午饭,却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

    很久没回家了呢,不知我那彪悍的老娘和懦弱的老爸现在怎么样了。一想到老妈,忽然鼻子发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尽管她平时对我凶得像母老虎,可是此时此刻,不知为什么特别想念她。

    我捧着食盒发呆,高鹏和李元泰从后面赶来。

    高鹏把他那张帅脸凑过来,仔细盯着我的眼睛,“路飞,怎么了,眼睛红红的,那人说了什么,把你感动成这样。”

    我摇摇头,“他没说什么,我只是……忽然想家了。”

    说到想家,气氛忽然凝重起来,我知道每个人都很想家。

    尤其是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远古时代,就更想回家了。

    赛璐珞和阿呆也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来了。

    “哎呀呀,有大白馒头和青菜豆腐。我可是肚子饿了。”

    赛璐珞说着,伸手就要抓馒头。

    我拍掉她的手,“一共就俩馒头,咱们可是有五个人。你不是想自己一人独吞一个馒头吧?”

    赛璐珞不满地冷哼一声,“这都被你发现了。”

    “这样吧,馒头只有两个,那就我和赛璐珞、阿呆三人分吃一个馒头,高鹏和李元泰比较高大些,你俩分吃另一个馒头。现在大家可以看看周围有什么野果之类的,然后阿呆再鼓捣只烤鸡或者烤鱼什么的。这顿饭就先这么安排吧。”

    我自认是这么分配很公平,可是话音刚落,还是听见赛璐珞冷哼一声,不过这次她倒是没说话,而是拉着高鹏采野果去了。

    这顿饭由于缺少主食,怎么吃都觉得不饱。

    我们刚吃完饭就发现刚才那个少年又急匆匆地赶回来了。

    “哦,我走的太急了,忘了拿食盒。饭菜比较粗陋,还合口味吗?”少年不好意思地说。

    “已经很感谢了。”我真诚地笑笑。

    我们跟他道别之后,走出老远了,我一回头,发现他还在原地站着。于是就朝他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回去。可是他没动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我们,他像是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很严肃地站在那里,

    尽管他戴着面具,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我觉得他应该是很认真地想要做一个决定。

    “等一下,不要走。”

    他像是终于决定好了似的,朝着我们跑过来。

    “我想你们五个住在荒郊野外实在不安全,不如先去我家借住一晚。”他气喘吁吁道。

    赛璐珞和阿呆立刻高兴地跳了起来,“真的吗?太好了。今晚有地方住了。”

    我们跟着他往山谷深处走去。

    很快,我们就看见一座美丽的城市,城门上写着金象国三个大字。

    把守城门的士兵看见我们,很是惊讶,少年上前替我们做了解释。士兵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挥挥手让我们进去。

    我们紧跟着少年,信步走进城里。

    城内车水马龙,过往的人流熙熙攘攘,街道井然有序,店铺鳞次栉比,做买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与别的城市并无什么不同。

    这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一律穿着灰色长袍、戴着白色面具和白手套。他们走在街上并不像寻常人那样见面打招呼寒暄,而是各走各的,看上去很沉默。即便是买东西,也很少看见有讨价还价的,而是付了钱拿了东西就走。

    整条街上,不停聒噪的只有那些兜揽生意的小贩。

    他们发现我们五个之后,全都惊讶地停下来看着我们,有个别小孩子追着我们跑,被大人们喝退了。

    “你们所有人都穿着灰色长袍、戴着白色面具和白手套,怎么分得清谁是谁啊?”我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少年道,“日子久了,自然就认得谁是谁了。”

    真的可以分清吗?我心里直打鼓,,不过既然人家这样说,我也只有相信,反正在我看来都差不多。再继续这个话题,显然有点无聊,我忽然想起,稀里糊涂地跟着人家进了城,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于是笑道,

    “受您许多恩惠,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少年拱手道,“在下姓梁名景辉,你就叫我景辉好了。”

    少年话音刚落,却听见有人劈头喊了一句,“景辉,我等你送饭呢,原来你居然在这里偷懒闲逛。”

    我回头一看,那训斥梁景辉的正是之前躺在山坡上睡觉的牧羊人面具怪人。他那低沉暗哑的声音令人过耳难忘。

    梁景辉一见那人,立刻软了半分道,“爹,我刚才是给您送饭来着,可是等我赶到的时候,您已经走了。我找不到您,只好自己回来了。”

    面具怪人显然不信少年的话,怒道,“瞎说!我都回到家又出来找你了,你才走到这里,你说给我送饭,那饭呢?”

    梁景辉紧张地把食盒藏在身后,低声道,“我找不到您,又觉得肚子饿,就自己吃了。”

    面具怪人冷哼一声,手指着我们问道,“你现在越来越能扯谎了,就算我信你说的,那他们又是怎么回事?”

    “爹,他们是我刚在山谷里遇见的,我看他们身处荒郊野外,恐有不测,才把他们带回来的,对了,我还想跟您商量呢,能不能让他们先在咱家住一晚。”

    “你简直乱弹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把任何人带进这座城里来,这里已经被诅咒了,你难道不懂吗?”

    父子俩一个哀求一个训斥,引来了不少路人。

    不过我的觉得他们围观的更多的目的是为了看我们,而不是为了看吵架。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面具怪人显然脸上挂不住,一跺脚道,“走,先回家去。到家再好好训你小子。”

    面具怪人说完,转身气哼哼地走了。

    梁景辉紧跟在父亲身后,转身朝我们打个手势,示意我们跟上,他凑在我耳边低声道,“我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是个大好人,放心吧。”

    梁景辉的家是很干净的农家小院,院门口是一个很大的羊圈,里面关着我们之前在山谷里见过的那群羊。

    一进院门,梁景辉就把我们领进耳房,低声道,“你们先凑合住在这里吧,晚点我给你们把饭送进来,没事别出去,我爹脾气不好,我担心他看见你们不高兴。”

    梁景辉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面具怪人在院里喊他,“景辉,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梁景辉应了一声,示意我们先休息,就走出了耳房。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