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闻声赶来的赛璐珞跑了进来。她一进门就没头没脑地嚷嚷起来。

    “路飞,你又在发哪门子疯!”

    话刚说完,她立刻发出刺耳的尖叫。

    在她扯开喉咙尖叫以前,我已经堵上了耳朵。

    对于她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应,我了若指掌。

    当然就算了换了任何女生,看见地上一堆堆的白骨都会是这种反应,而且这堆白骨就在自己昨晚睡过房间里。

    以赛璐珞的想象力,绝对不会想到昨晚自己就睡在一堆白骨之上,跟一堆白骨的亲密距离只差一个光秃秃的床板,也许她昨晚迷迷糊糊在梦中翻身的时候,手指还不经意地触碰过那些骨头。

    如果她知道实际情况是这样,恐怕喊出的分贝会更高一些。

    赛璐珞吓得双目散焦浑身发抖,那张秀气的桃子面上全是冷汗。

    她往后退了几步,靠在门框上擦去冷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稍稍定神之后,再次扯开喉咙大喊起来。

    “天哪!高鹏,李元泰,阿呆,不好了,咱们昨晚居然跟这么多的骷髅住了一夜,每个人的床下都有死人骨头。”

    好吧,我承认我低估了赛璐珞的想象力,她还是猜到实际情况是怎样的了。毕竟是高知家庭出生的学霸,智商还是不容小觑的。

    其实这也很容易判断,由于这间僧房许久无人居住,地上落满了厚厚的尘土,相对来来说,床底下的灰尘就少了很多。

    所有的床已经被我挪得不在原来的位置,地上就很清晰显示出放床的位置,灰尘就会把放床的位置标记得清清楚楚。

    不可否认,赛璐珞的尖叫声的确很有穿透力。

    不到两分钟,高鹏和李元泰接连跑进了僧房,就连步速比较慢的阿呆也跟在他们后面跑了进来。

    他们四个看着眼前的景象,全都傻眼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的骨头?”

    半晌,阿呆才哆哆嗦嗦地问道。

    “是庙里和尚的。”我小声回答。

    “清净寺的和尚吗?不是说他们都跑光了吗?”

    “谁跟你说他们都跑光了?”我厉声质问。

    阿呆尴尬地看了赛璐珞一眼。

    “他们根本就没跑,也跑不了,他们早就被妖怪吃了。”

    我激动得唾沫四溅,换来的只是一阵沉默。

    高鹏和李元泰相互对视了一下,阿呆在苦笑,赛璐珞照旧是一副鄙夷不屑的表情。

    “相信我,他们全都被妖怪给吃了。”

    “你怎么知道?”赛璐珞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从疯人院里翻墙跑出来的神经病。

    “昨晚我亲眼目睹了老鼠精和蝎子精的地盘争夺战,从它们争吵的内容,我得知老鼠精吃光了庙里的和尚,然后占领了寺庙。”

    他们四个又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赛璐珞那贱人的嘴角再次浮现嘲讽的笑。

    我知道没人会相信我的回答,我也懒得再做解释。

    阿呆同情地看着我,“路飞,拜托你不要再说那些奇怪的话了。昨晚你一直在僧房里睡觉,哪都没去。”

    擦,我相信,如果现在是在2016年,他们四个一定会想办法把我按住,然后扭送到精神病院。可惜的是,我们是在远古时代,而且目前生死未卜前途莫测。

    这种情况之下,搞窝里斗显然不明智,他们只好忍受着我奇怪的故事。

    “我会找到证据给你们看的!”

    我赌气似的站起身来,扶着窗框从没有窗户的窗台直接翻到院子里。

    在我身后,传来赛璐珞的唏嘘声。

    我懒得再去理会,不耐烦地朝他们挥了挥手,循着昨晚的记忆,我朝着杂草丛走去。

    我期待着能在草丛中找到自己的足迹,可是没有。

    我在草丛中跑来跑去,找到了昨晚那群金刚塑像开会的地点,也就是我第一次发现它们的地点,现在那里空荡荡的,地上的野草被踩得东倒西歪。

    草地上有许多硕大的脚印,我知道那是金刚塑像们留下的。

    在破庙门口的空地上,我发现了那群金刚塑像,它们像是一堆破烂,随意被扔在地上,完全没有了昨晚的神采,似乎比之前所见的更加残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傍晚我们抵达这里的时候,这群金刚塑像是躺在草丛里的。

    这么明显的挪位,我的其他小伙伴就没发现吗?

    我呆站在破庙门口,努力地回忆昨晚的每一个战斗场景。

    我弯下腰,仔细地观察着破庙门口的泥土,发现一些灰色粉末,我抓起一把粉末,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一股令人恶心的焦臭味钻进鼻孔。

    这种味道跟我昨晚闻到的烧女尸的气味一模一样。

    没错,维多利加就是在这里把那女尸烧死的,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草地上还有一个直径为一米的圆圈,那圆圈显然就是维多利加的金光保护膜留下的。

    在那圆圈的周围,有一些细碎的亮晶晶的东西,这些东西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都是些黄豆大小的玻璃片、刀片,还有一些细碎的小石子。

    我记得昨晚这些东西堆在金色保护膜周围坟起老高,怎么今天看见只有那么一点点。

    当时三只蝎子精一起喷出毒雾,它们喷出的红、黄、紫三种毒雾在空中融合成一团黑雾,黑雾夹杂的有玻璃片、刀片,还有无数只小蝎子,小蝎子的尸体都到哪儿去了,怎么全都没了。那么多的小蝎子呢,怎么连条腿都没剩下。

    一起不见了的,还有其他两具女尸。

    我呆愣半晌,终于想明白了。

    昨晚在我被维多利加弄到那个空荡荡的山谷之后,这里一定还发生过别的故事,一定有别的动物来这里打扫过战场,所以这里小蝎子的尸体连条腿都没剩下。

    大自然是个很神奇的所在,万物循环,生生不息,哪怕是一坨粪便最后也会融入泥土,其养分最后被植物吸收了去。

    当然也很可能是那群老鼠精又杀回来了,它们发现维多利加已走,满地的小蝎子尸体,一定是心满意足地大快朵颐,这画面任谁都能想到。

    至于女尸是被它们吃掉,还是带走储存做食物,或者是利用驭尸术做其他的坏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那小圆圈的边上还有一个直径为五米的大圆圈,圈内的草地上有一层黏黏糊糊的东西。我知道,这大圆圈是昨晚金刚塑像们也就是老鼠精们的蓝色保护膜留下的,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当然就是红蝎娘子的子孙所吐的消化液。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