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住。

    难道说昨晚所有的一切真的都是我生魂离体时所见吗?

    老鼠精和蝎子精大战、维多利加收服蝎子精、还有会笑的骷髅头和流血的巨石都是我生魂离体时所见吗?

    我当然不这么认为。

    昨晚的激战场景多牛逼啊,除了披着金刚塑像的老鼠精和披着女尸的蝎子精之外,还有古灵精怪、神出鬼没的金发萝莉维多利加,整个战斗的精彩画面和过程就是随便拉出一美国大片来,也照样甩丫三条街。

    我伸手摸了下裤裆,居然是湿的,擦,这也太丢人了。

    不管他喵的生魂离体与否,吓尿倒是真的。

    我立刻咳咳两声,用上衣把裤裆遮住,免得赛璐珞那娘们看见又有话要说。

    也许她已经看见了,天啦噜,这次人丢大了。

    真是囧得无地自容啊。

    “昨晚,你们就什么声音都没听见吗?”我故意找话题来躲避目前的窘态,其实也为了清除心中的疑惑。

    四个小伙伴一起摇头。

    赛璐珞嘴角再次浮现嘲讽的笑意。

    她那张刻薄的小嘴巴动了动,还是选择了闭嘴。

    说实话,每次一看见她的脸上浮现出类似的表情,我真恨不能扑上去掐死她。

    我愤怒地把脸扭到一边,尽量不去看她的脸。

    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仔细分析昨晚的状况。

    昨夜这院子里斗得惊天动地,一墙之隔,他们四个居然睡得这么死。

    什么声音都没听见!

    这不科学啊。

    高鹏拍拍我的肩膀,“路飞兄弟,看样子你精神太紧张了,才会做这么夸张刺激的噩梦。今后注意放松,别太紧张了。”

    我一把抓住李元泰,“李大仙,他们这些肉眼凡胎的家伙没看见没听见也就算了,你也没听见吗?”

    李元泰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深不可测。

    高鹏伸了个懒腰道,“好了,收拾下,准备上路。这破庙前不着村后不巴店的,连点吃的东西都没有,咱们待在这里早晚饿死,还是继续赶路要紧,看看前方有没有村落可以化缘。”

    我们当然不是和尚,化缘也只不过是高鹏的玩笑话,可是眼下谁也没心情笑,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尤其是我。

    “啊!太好了,厨房里居然还有点米,我看了下,米居然还没长虫子,咱们有饭吃喽。”

    厨房那边传来赛璐珞的尖叫声,这三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癫着小脚跑到厨房里去了。

    也好,至少不用饿肚子了。

    “我去帮她做饭。”阿呆收起时光穿梭机,朝厨房跑去了。

    高鹏笑道,“光有饭没菜也不成,我看院子里杂草丛生,看看有什么野菜没有。”

    “你一个富二代平时生活锦衣玉食的,还能认识野菜?”我愕然。

    李元泰笑道,“不要小看高鹏,高鹏可是本市野外生存俱乐部的会员,他最拿手的就是徒手攀岩,最喜欢的就是背包旅行,对于一个野外探险爱好者来说,认识几种野菜很奇怪吗?”

    ……

    我彻底无语了。

    李元泰拍拍我的肩膀,“路飞,你昨晚没睡好,要不你再睡一会儿,我陪高鹏找野菜去。”

    李元泰说完,就跟着高鹏朝院子里走去。

    僧房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再次躺回破烂的木板床,光秃秃的床板咯得我腰疼。

    躺在这破床上,我随便动一下,就会咯咯吱吱地响半天,这清净寺的和尚生活也太清苦了吧,这么破的床还留着不换。

    读者朋友们也许会说,这床也许是年代久远被虫蛀得腐朽了才会这么破。我说不是,因为既然厨房里的米都没生虫,那就说明,不久以前,这些和尚还活着。

    经历了昨晚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我知道这庙里原先住着的和尚被老鼠精给吃了。

    怎么睡都不舒服,我别扭地翻了个身。

    咔擦

    床板折了。

    不是这么坑吧,刚说床板不结实,它就折了。

    别说这床板的反应还真应景,说它破它就折。

    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所幸折了的床板垫在我的身下。

    有了床板的缓冲,我摔得一点不疼。

    我双手撑地,打算坐起来,却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那东西是白色的,形状像是一根木棍,两头粗中间细,长度大概三四十公分的样子。尽管天早就亮了,僧房的窗子正好开在阴面背光处,屋里光线并不好。

    只觉得这东西的样子很眼熟啊。

    一时判断不出它是什么东西,只好放在一边作罢。

    顺着摸到木棍的方向,我伸手再一摸,咔擦咔擦直响,在那东西边上,全是些硬邦邦的东西。这些硬邦邦的东西有的摸上去很光滑,有的摸上去略嫌粗糙,形状的话,有像木棍的,也有细长条状的。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这些东西似乎一直在床板下面,如果不是我弄折了床板,根本不会发现它们的存在。

    它们在床下很久了吗?

    毫无疑问,至少昨晚应该是在的。

    一丝不祥的预感渐渐爬上我的心头。

    我继续往里摸,果然摸了一个圆圆的、光溜溜的东西。

    一把把那圆东西捞出来,看清那东西是什么之后,我吓得立刻把它扔出老远。

    那吓坏我的圆东西咕噜噜朝着墙角滚去了。

    艾玛,这不是死人的骷髅头吗?

    再仔细看看我第一次摸到的那跟木棍,那哪里是什么木棍,那就是一根人的大腿骨。

    屋里光线暗,我刚才没看清。

    我把视线转向那破窗户,瞬间明白了。

    那破窗户年久失修,破烂的窗纸上积满了污垢和尘土,根本就不具有任何透光性。就是它阻挡了阳光照进来。

    我像个疯子般地抓起一块床板,跑到窗边,抡起床板对准那破窗户使劲砸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不知我砸了多少下,终于把那个破窗户砸得稀烂,并把它从窗框上扯下来。

    这下好了,没了破窗户挡光,屋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在我昨晚休息的床下,一副枯骨堆在一起。

    被我扔到墙角的骷髅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白光。

    我像是明白了什么,把屋里的破床一一搬开。

    不出我所料,每张床下面都有一具尸骨。

    我无力地瘫倒在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