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破庙、金发萝莉、两具跳来跳去的女尸、一群乱晃的金刚塑像全都不见了。

    阳光和煦,清风拂面。

    我居然站在一个山坡上,温暖的阳光照得我身上暖融融的,地上柔软的小草和喷香的野花似乎在诱惑我躺在上面睡觉,可是我知道我不可以在这里睡觉。

    既然维多利加说让我看一样有趣的东西,那我就绝对不可能睡着。

    维多利加硬生生地把我从黑夜直接切换到耀眼的阳光下,我忽然感到很不适应,和煦的阳光刺得我眼睛生疼。

    我揉揉太阳穴,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也想让自己的眼睛适应明媚的阳光。

    山谷中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清凉凉,我在小溪边洗了脸,靠在溪边的巨石上休息。

    巨石上满是厚厚的青苔和野草的藤蔓,墨绿色的青苔下方影影绰绰地透出些红色。

    那是什么?

    我扯去青苔和藤蔓,发现石头上刻着三个红色大字金象国。

    金象国?

    这是一个国家的名字吗?

    这里属于金象国的境内吗?

    我胡乱地撕扯着藤蔓和灌木丛,希望在岩石或者大树上找到更多的标记,可是没有。

    除了溪边那块巨石上的三个红字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感到很失望,也只能放弃。

    靠在树干上,我回想着自己这一晚上的遭遇,真是感慨万千。

    整个晚上,我一直躲在草丛中看戏,从老鼠精大战蝎子精再到蝎子精被维多利加炼成丹丸,这当中的许多精彩片段我是一个没落下,当然我也不可能落下,我睡得着吗我。

    说实在的,尽管看了一晚上,我觉得自己比老鼠精和蝎子精还累呢。它们只是为了饭碗和地盘大打出手,而我则是捧着自己的脑袋陪着它们看了一夜,要知道,我离它们只有十米远的距离,一旦被发现,我就会死的很难看了。

    当然也很可能我不会有危险,因为维多利加说我当时是生魂离体的状态。

    如果是生魂离体状态的话,说明我的本体不在现场,本体不在,它们就不可能杀死我了吧。

    算了,不去想了,我的脑袋早就被维多利加搅成浆糊了。

    我迈开疲惫的双腿朝前走去,微风轻抚着我的脸庞,我感到心情好了许多。

    维多利加

    你在吗

    其实我是想求你把我们五个带回2016年的

    可惜你每次都不让我把话说完

    我把双手圈成话筒的形状对着空荡荡的山谷大喊。

    我知道喊了也是白喊,每次她只要把我扔进一个她设定的情境中,她就再也不会出现。

    可是,我还是想把这些话喊出来,憋在心里太难受了。

    我在山谷里转来转去,没有发现一个人,空荡荡的山谷让我害怕,可我还是继续朝前走着,我需要找到人,我需要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个美丽安静的山谷就像任何西方古典油画中的贵妇一样,有着千篇一律的乏味美丽的外表。

    就在我认定山谷中空无一人的时候,我发现有一群羊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吃草。

    看见羊,我兴奋极了。

    有羊就说明有人,能找到人,我就能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

    我加快脚步跑向那群羊,一边四下寻摸着牧羊人。

    很快,我就发现羊群边的草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穿着灰色长袍,他似乎正在睡觉,兜帽拉下来遮住了脸。从他的体型可以看出,他大概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身体很健壮。

    “嗨!您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想弯下腰来想叫醒他,又怕吓到他,只好提高嗓门问了一句。

    也许是我嗓门太大,惊得那人猛然从梦中醒来。

    他先是拉开兜帽的一角,我感觉他这样做是为了看我,因为他的脸整个被兜帽遮住,也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为了方便看我,他不得不把兜帽拉起一点点。

    然而,他只是拉起一点点,就迅速地放下了,在我还没看清他容貌以前,他就重新把脸又遮住了。

    尼玛,这不公平,我知道他一定看见我了。可我却连他的下巴都没看清。

    这么暖和的天气,他还穿着长袍戴着兜帽不怕捂出痱子来吗?

    嗯?我又注意到,他居然还戴着双白手套,这尼玛真是个奇葩。

    接下来,他既不说话,也没有起身,兜帽仍然盖在脸上。

    面对这样一个怪人,我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没有礼貌的人,对别人的问话不理不睬,偷看完别人之后,把脸一蒙继续躺着睡觉。

    一股无名火瞬间上窜,我真想扑到他身上狠狠揍他一顿。

    尼玛,跟我说句话会死人吗?

    一个劲地睡觉,八百年没睡过觉吧?

    我只想问路而已,于是我清清喉咙决定吵他,“对不起,我就是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没想到的是,我话音刚落,他就像只兔子一样,腾地一下从地上起身,然后飞快地往山谷深处跑去。

    “嗨!等一下。”

    这尼玛是蛇精病吗?问话不回答,再问直接逃跑了,劳资又不是妖怪,跑你妹啊。

    我越想越气,暴脾气一上来,干脆撒丫子追过去了。

    他边跑边回头,看我追过来,他跑得更快了。

    幸运的是,他跑步速度没我快,我很快追上了他。

    我几次扑上去抓他,都被他灵活地闪开了。

    前方正好是岔路口,看他气喘如牛地跑向左边那条路,我故意往右边那条路跑去。

    他以为我跟丢了,脚步也慢下来,我知道他肯定是跑不动了。

    我拼命跑,绕道跑到他前面,躲在山谷的转弯处,等他经过的时候,扑上去一下子绊倒了他。

    毫无防备的他被绊了个狗啃泥。

    这次看你还往哪里跑,我按住他,一把扯去他头上的兜帽。

    兜帽下的那张脸吓我一大跳,我尖叫一声,拼命往山谷外跑去。

    尼玛,兜帽下就是一个骷髅头,白花花的骨头被太阳照的直反光,两个黑洞洞的眼窝正在阴森森地看着我。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我他喵的就是欠,没事追他干嘛。

    这他喵的什么鬼地方,大白天就闹鬼啊。

    真够晦气的,一个鬼见了我还逃跑,我真心想说,鬼爷爷,您站住了,直接把兜帽一甩,我就直接吓尿了,还用费神跑这半天躲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