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在地上捡了两根枯树枝,扯掉叶子后,两根枯树枝成了两根结实的小木棍,它趁着众塑像没注意,迅速地把一根小木棍捅进洞里,足有手腕粗细的木棍愣是把只有黄豆大小的洞给撑开了。

    噼啪刺啦

    随着一阵火花四溅,木棍也被劈成两截。

    木棍也由一根变为两根,再加上另外一根,现在有三根木棍了。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抓住这个机会,把三根木棍一起塞进洞里,由于洞口周围被那塑像咬得出了好些蜘蛛网状的裂纹,这一下,终于把保护膜撕出一个脸盆大的口子。

    噼啪刺啦轰隆隆

    我直觉眼前金星乱闪,刺得我不敢睁眼,赶紧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过后,四下里一片寂静。

    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那个脑袋被安反的金刚塑像震得瘫倒在保护膜内。

    所有的金刚塑像都吓傻了眼,它们盯着保护膜上的大洞发呆。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金刚塑像嘴角流着鲜血,它艰难地直起身子,朝着母老鼠抱歉地挥挥手,“对不起,小花,哥太无能了,哥恐怕走不出这个保护膜了。真抱歉,哥又让你失望了。”说罢,哇地呕出一口鲜血。

    母老鼠眼见着大功就要告成,岂会撒手放弃,于是它紧走几步,指着保护膜上大洞道,“快,就从那里爬出来,只要你一爬出这个洞,咱俩就永生永世在一起了。”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金刚塑像努力地想要爬到洞口边,可是它刚一挪动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喷出的鲜血飞溅到保护膜上,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我真的……没力气爬过去了,保护膜是有反噬功能的,我破坏了保护膜,它已经惩罚了我,现在的我已经是个奄奄一息的妖了,我倒盼着赶紧死去,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永永远远跟你在一起了。”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艰难地说完这段话之后,又呕出一大口鲜血。

    母老鼠看上去很紧张,它又往前走了几步,假惺惺地挤出几滴眼泪呜咽道,“不,情哥哥,我不会让你死去的,我现在就来救你。”

    红裙女子和黄裙女子似乎已经意识到它的决定,急得在后面大喊。

    “二妹,当心!”

    “二姐,你不要过去!”

    以母老鼠的性格,不亲自试试的话又怎么会甘心,即使是再危险,它也要去试的,因为一直以来,它都被认为是三姐妹中最聪明最有手腕的一个,而且它之前又拍了胸脯,这要是失败了,让它情何以堪呢?

    不!绝对不可以失败!

    至少它不能败给这群低级的、连死人尸体都没法披上的家伙。

    于是它屏住呼吸,大踏步上前,把前爪伸进洞里,急切地喊道,“快!把你的手给我,我拉你出去。”

    它已经精确地计算过了,保护膜上破了个脸盆大的洞,如果那群金刚塑像立马念咒补洞,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它完全可以趁它们念咒补洞的时间抓住那个脑袋被安反的金刚塑像把它从保护膜里扯出来。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这个首领到手了,就不怕它们不乱阵脚,到那时候,这帮没用的低级妖怪要杀要剐,还不是它们姐仨说了算。

    它没想到的是,此刻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是爬都爬不起来了,看着它伸出热切渴望的双爪,它只是无力地摇摇头,紧接着,又呕出一大口鲜血。

    它更没想到的是,其他金刚塑像的反应比它想象得要快得多,它们看它走过来就已经进入戒备状态,等它把爪子伸进保护膜,它们立刻开始念咒。

    真气修复保护膜的速度虽然很慢,可是洞口附近的真气流却是最强劲的,此刻洞口的真气就如同伤口附近的白细胞,有着超强的修复和吞噬能力。

    红裙女子和黄裙女子显然看出苗头不对,它们一起大喊,“不要啊啊啊!赶紧把手缩回来!”

    可惜的是,它们喊得太迟了。

    只听得一阵噼啪声之后,一声惨叫划破夜空。

    一个被烫得焦黑的家伙腾空摔了出去。

    紫裙女子从地上爬起来,抹去嘴角的鲜血,此刻的它十分狼狈,青丝被燎去一大把,半边脑袋几乎成了秃子,剩下的半边脑袋也被燎得剩不下几根头发,头皮还在往下滴血,流得满脸都是。

    衣裙焦黑,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至于它那双伸过洞口的爪子,已经被烧成焦炭了。

    当然以上的这一切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现在的它脱出老鼠的形态了。

    它的幻术被破解了。

    它彻底失败了。

    “老大,你上当了!”早有眼尖的塑像喊道。

    “原来是你!”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怒吼道,“你居然敢变成我未婚妻的样子来蒙骗我,我绝饶不了你!我最讨厌的就是人家骗我,而且还是装成我的未婚妻来骗我!”

    紫裙女子仰天狂笑,“那又怎么样呢?你不是差点就上钩了吗?别以为你们的保护膜就能伤得了我!”

    紫裙女子说罢,默念咒语,乌黑的长发再次从它头上长出来,那被烧得焦黑的手腕处又长出一双白嫩的纤手,它的容颜再度恢复之前的白璧无瑕,紫色的长裙也瞬间变得像件新裙子一样。

    紫裙女子美目流盼,拿出一支紫色的发簪把一头青丝挽成好看的发髻。

    从容地做完这一切,它还是忍不住咳了两声,呕出一口鲜血。

    我看得出,紫裙女子应该是受了重伤,目前的它只不过是故作没受伤,它一定很担心对手会趁着它受伤来攻击它,假做镇定来迷惑对手。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咆哮道,“你这妖女,居然敢耍弄于我,今天我一定要你好看!”遂对着其他金刚塑像道,“弟兄们,扶我起来,两个给我运气疗伤,其余的继续结阵修补洞口。”

    众金刚塑像见老大清醒过来,心中甚是欢喜,一起应着照做了。

    不多一会儿,洞口再次修复完毕,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也恢复了不少体力。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