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我吓得缩成一团,嘴里喊着别过来啊别过来,千万别发现我了。

    可是很明显了,这里刚撒过尿的人就只有我。

    我已经被它嗅到了。

    不是这么倒霉吧!

    天啦噜,我他喵的手欠按了时光穿梭机的按钮,穿梭到这里来,就已经摊上一堆倒霉的破事了。

    ……

    一紧张,又感到膀胱发胀,尿意又出来了,不过这次我忍住了,这可是性命攸关的时刻。

    再他喵的吓尿了,小命绝对不保。

    我现在觉得那个不断缩动的小黑鼻头对于我来说,不啻于一枚定时炸弹。

    要知道,动物的嗅觉都是很灵敏的,尽管我不知道那黑眼睛的家伙是什么动物,嗅觉灵敏是一定的。

    红裙女子哈哈大笑,“二妹,你多虑了,小鲜肉们都在僧人房里梦周公呢,他们年纪还小,保不齐是哪个尿炕了。”

    黄裙女子流着口水道,“这五个小鲜肉真是嫩得掐出水,还在尿炕的小鲜肉,想想都鲜嫩多汁。”

    那黑眼睛的家伙再次皱鼻,狐疑道,“可是我觉得那尿骚味并不在寺庙里,而是在院子的草丛里。小鲜肉们不是都在僧人房里睡觉嘛,草丛里怎么会有人类的尿味呢?”

    它的这些话也许是声音太小,并未引起同伴们的重视。

    黄裙女子笑道,“草丛里的尿味也许是小鲜肉们睡前撒的呢,这里地处荒郊野外,他们在院子里如厕也是正常。”

    黑眼睛的家伙冷笑道,“那咱们继续玩。看姐今天不玩死它们,不过一群低级妖怪罢了,学了几部和尚的经书,就自以为可以对付老娘了。”

    红裙女子鼓掌道,“好呀好呀。弄死它们!居然跟咱姐妹仨抢地盘抢猎物,胆儿真肥。”

    黄裙女子道,“二姐的幻术越练越精道了,这帮披着金刚塑像的家伙全都被迷晕了呢。”

    黑眼睛的家伙笑道,“厉害的还在后面,这只是个开始。”

    黄裙女子道,“二姐,刚才画眼睛,为何又擦掉重画呢?”

    黑眼睛的家伙得意道,“画眼睛一定要画出神采,第一次画的眼睛无神,所以要擦了重新画,幻术最重要的就是施术者的眼睛,一双无神的眼睛无法带着对手进入幻境。

    那样的话,幻术也就失败了。高明的幻术师可以不用任何道具,仅凭着一双眼睛就可以直接将对手带入幻境。我的修为还差得很远,还得继续修炼。”

    那支看不见的画笔吱吱嘎嘎地再度响了起来。

    尽管那吱吱嘎嘎声在寂静的夜里听上去令人头皮发麻,那声音此刻响起等同于我的威胁警报解除,这说明它们的注意力已经从我身上转移了。

    我悬起来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擦,吓死小爷我了。

    这三个女妖中的任何一个只要往前走个几米就能发现我了,所幸的是,它们并没有过来。

    我缩在草丛里,大气也不敢出,只能继续看戏。

    不管那支看不见的画笔要在紫裙女子的脸上画出什么动物的五官,都绝不可能是蝎子,因为蝎子的鼻头不是这样的。

    到目前为止,据我模模糊糊地猜测,三个妖娆女子应该是蝎子精,至少红裙女子是蝎子精,因为它放出的无数小蝎子是它的子孙,这就是明证。

    而且之前,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叫它红蝎娘子,尽管只叫了一次,我也记住了。至于其他两个女妖,都跟红裙女子以姐妹相称,应该也是两个蝎子精。

    那支看不见的画笔打算在蝎子精脸上画上什么动物的五官呢?

    一阵吱吱嘎嘎之声过后,尖尖的鼻子下面出现了人字形的嘴巴,嘴边龇着尖利的獠牙。

    人字形的嘴巴?

    大多数动物的嘴巴都是人字形,这种嘴巴在动物界最常见不过,算不得什么特征。

    比如咱们生活中最常见的猫咪和狗狗都是人字形嘴巴。

    这尼玛究竟是什么啊?

    我屏住呼吸,继续观看。

    那支看不见的画笔继续吱吱嘎嘎,人字形的嘴边出现胡须。

    这也还是木有头绪哦,几乎所有动物嘴边都是有胡须的。

    吱吱嘎嘎声还在继续,黑眼睛的上方出现了眉毛。

    这眉毛也跟大部分动物的眉毛一样,就是跟胡须长得一样的几根长毛毛罢了。

    至此,五官部分全部画完了。

    那支吱吱嘎嘎的画笔也停了下来。

    一张女人的瓜子脸上画上没有瞳孔的黑眼睛、尖尖的黑鼻子、人字形的嘴巴,还有跟猫咪和狗狗一样的胡须眉毛,这是什么动物的脸?

    我又懵逼了。

    ……

    气氛再次陷入凝重,我的耳朵原本已经适应了吱吱嘎嘎声,一下子安静下来,放松的心再度悬了起来。

    心一悬起来,我又想撒尿,我使劲按住小腹,强迫自己憋回去。

    尼玛,真是太丢人了,今晚吓得我几乎尿频症爆发了。

    基本上,十分钟就想尿一次。

    “路飞!你个贱人,鸡腿是我的!我的!”

    一个女人含混不清的声音从破庙内的僧人房传出。

    寂静的夜里,这女人的声音如此高亢而又含混不清也实属罕见。这段话的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呜囔呜囔的声音,也只有跟她这么熟悉的我才能听懂全部。

    听到那女人的声音,我感到哭笑不得。

    那是赛璐珞的声音,听她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她在说梦话。

    这个死贱人,连做梦都在跟我抢鸡腿,我也是醉了。

    这么好吃的女人,我诅咒她早日吃成一头肥猪。

    赛璐珞的声音瞬间打破了沉寂,也惊动了三个女妖,它们转过身,警惕地望着僧人房的破窗户,等了半天,见没声音了,才狐疑地对视了一下。

    赛璐珞喊完这句话,就没了下文,估计是翻身继续梦周公了。

    我估计她要是再继续喊下去,三个女妖应该会放下那群金刚塑像,直接闯进僧人房大开吃戒。

    三个女妖竖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儿,才放心地哈哈大笑。

    “原来是小鲜肉在做梦吃鸡腿呢。”

    “等下小鲜肉就要变成咱们的鸡腿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