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紫雾进入保护膜之后,立刻变得无色透明。

    这一微妙的变化,粗枝大叶的金刚塑像们显然没有注意到。

    保护膜刹那间就恢复了原状,又恢复之前的蓝色。

    金刚塑像们比出剑指,真气源源不断地流出指尖,眼见着保护膜在逐渐增厚。

    金刚塑像们喜笑颜开,齐声道,“这位姑娘,你放的这个紫色烟雾,根本连进都进不来,你放它有啥用啊。”

    有嚣张的喊道,“妖女,你还是放弃吧,如果你再继续下去,当心步你大姐和三妹的后尘。你大姐没了子孙,你三妹中了剧毒,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紫裙女子并不搭话,而是轻盈地把水袖一挥。

    只这么一挥,紫雾变得更厚重了。

    紫雾一浓,那种奇怪的香气也跟着浓起来。

    我感到眼前的一切更模糊了,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在晃动。

    寺庙在晃、躲在保护膜中的众金刚塑像在晃、三个妖娆女子也在晃。

    一时间,天旋地转,飞沙走石。

    我头晕得厉害,伸手抓牢身边的野草才没有晕倒。

    就在这时,紫裙女子就在浓重的紫雾中甩着水袖,跳起舞来,她的舞姿轻盈婀娜,一双美目顾盼生辉。那飞扬的裙角和水袖抛出的优美弧线让我想起了翩翩起舞的九天仙女。

    尼玛,这紫裙女妖又要搞什么鬼?

    放出一团紫雾,迷得我晕晕乎乎的,还他喵的跳舞。

    看着她跳舞,我感到头更晕了,眼前的一切也晃得更厉害了。

    我玩命地掐自己的虎口,努力睁大眼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保护膜内的金刚塑像们不知什么时候也安静下来,它们张大嘴巴看着那个女妖跳舞,它们狂热兴奋的表情显示出它们似乎有生以来第一次观赏这么美的舞蹈。

    就连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为了观赏女妖的舞姿也特意转身,把脸转向女妖,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的一笑一颦。

    它们只顾着欣赏女妖的舞蹈,不自觉地收回了剑指,保护膜失去了它们真气的滋养,渐渐变薄,颜色也由深蓝变成浅蓝。

    从它们痴迷渴望的双眼中,我可以看出它们全都中了幻术。

    我感到它们正在逐步陷入危险之中,可是我又怎么敢走出来提醒它们呢,更何况,我自己也晕得七荤八素的。

    紫裙女子越舞速度越快,最后居然变成紫色的陀螺旋转起来。

    这下子,我头晕得更厉害了,眼前的一切全都倒了个个儿。

    寺庙、躲在保护膜中的众金刚塑像、三个妖娆女子全都头朝下脚朝上。

    尼玛,什么情况。

    我使劲掐虎口,虎口已经被掐麻了,毫无反应,我只好张嘴对着虎口狠咬一口,一股热呼呼的甜东西流进我嘴里,我感到瞬间清醒了。

    再看,一切又恢复原样。

    寺庙、躲在保护膜中的众金刚塑像、三个妖娆女子全都头朝上脚朝下了。

    只是仍旧晃得厉害,模糊得厉害。

    所有我能看见的影像都像是给加了个毛边,边缘是虚化的。

    我看不清那女妖的脸,它的脸越来越模糊,就像是五官瞬间被从脸上抹去了,只剩下一张轮廓精致的瓜子脸。

    那张瓜子脸上唯一越来越清晰的是她眼角的那颗血红的泪痣。

    噗踏

    那颗泪痣破裂,鲜血从泪痣中汩汩流下。

    尼玛,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只剩下一颗血红的泪痣在流血。

    此情此景,说不出的诡异,我吓得汗毛倒竖,差点就要喊出声来,我把上衣塞进嘴巴里,才使得自己没有喊出声来。

    我哪里见过这个阵势,胯下不觉一热,还是吓得尿裤子了。

    接下来,就像是有支看不见的画笔在给那没有五官的脸画像般的,一通吱吱嘎嘎声之后,那张脸上开始出现一只圆溜溜的黑眼睛,紧接着又出现另一只。

    这时候,那支看不见的画笔犹豫了一下,似乎不满意刚才所画的。

    嚓嚓嚓

    似乎又有一块看不见的橡皮擦去了刚才画好的黑眼睛。

    那张脸上再度没有了五官,只剩下流血的泪痣噗叽噗叽地往下流血。

    那支看不见的画笔似乎在犹豫,也可能在思考。

    周围安静极了。

    金刚塑像们早就看傻眼了,全都聚精会神地盯着那张没有五官的脸。

    我紧张到大气都不敢出,湿裤裆被冷风一吹,冻得我牙齿打颤,感觉胯下的宝贝已经快冻掉了。

    像是终于决定好了,吱吱嘎嘎声再度响了起来。

    片刻之后,那张脸上再度出现了一对圆溜溜的黑眼睛。

    那双黑眼睛眨巴眨巴的,水灵灵的能湾出一汪春水,双目流盼之间,居然也有点柔情似水的感觉。

    那黑眼睛显然不是人类的眼睛,因为没有眼白,也看不见瞳孔,就像是两颗黑亮亮的珠子,闪闪发亮。

    什么动物的眼睛能长成这样?

    青蛙?蛇?蜥蜴?蚂蚁?老鼠?

    我把自己所有知道的小动物挨个琢磨一遍。

    原本生物学成绩很差的我,瞬间懵逼了。

    我的生物学知识的确很有限,想不出这种眼睛会长在什么样的动物身上。

    尼玛,早知道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回家好好学习,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头疼欲裂。

    我忽然后悔刚才自说自话地跑来看怪物,没把高鹏一起叫上,他那活字典似的脑袋,一准能知道这种眼睛是属于什么动物的。

    正当我在琢磨这是什么动物的眼睛的时候,吱吱嘎嘎声再度响起,那支看不见的画笔又开始画了。

    这次它没有擦去自己所画的眼睛,看样子像是满意了。

    眨眼间,那张脸上又多一个尖尖的鼻子,尖鼻子有着黑色的小鼻头,小鼻头皱缩了几下,像是在嗅空气中的味道。

    咻咻咻

    黑色的小鼻头拼命收缩。

    那双黑眼睛贼溜溜地乱转,警惕地扫视着四周的草丛。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心都悬了起来。

    我死命地盯着那个黑色的小鼻头,如同盯着看不见的命运黑手。

    “怎么有股子尿骚味?像是人类的味道。”

    半晌,尖鼻头的主人恶狠狠道,听那说话声音分明是紫裙女子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