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一挥双手,怒道,“肃静!肃静!劳资最看不起的就是哭哭啼啼的懦夫,你们这帮家伙就会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男子汉大丈夫大不了一死了之,求它们作甚,该死鸟朝上,格老子就算立马嗝屁,也绝不求这三个女妖。弟兄们,准备好了,听我口令。”

    看到这里,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点同情那些金刚塑像了,尽管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妖怪,能修炼到百年也是很辛苦的吧。

    据说妖怪只要修炼到千年就能自如地幻化人形,再也不必没事挖死人坟找新死的尸体披上扮作人形了,原来妖也是有梦想的,而妖的梦想居然就是幻化人形,永脱皮毛之苦。

    做人当真就这么好吗?

    人类虽然贵为万物之灵,可是做人也有做人的许多烦恼,短暂的一生中,要面临多大的压力,要上学,工作,最后老了还要考虑养老,最最后,还要孤独地面对死亡。在这期间还伴随着很多感情上的起起落落。

    这一切,妖怪们显然都不了解。

    如果有一天,它们真的幻化成人类,感受到这一切,不知还会不会羡慕人类的生活。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红裙女子撇嘴道,“死到临头,还强自嘴硬。”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冷笑道,“还不知死到临头的是谁呢?”

    三个女子再次笑成一团。

    红裙女子道,“我子孙的消化液都淹到你的腰部了,孩儿们,加把劲,把那保护膜吐满,你们就完成任务了。今晚,我可是一定要吸到它们的肉汁哦。”

    小蝎子们似乎听懂了红裙女子的话,吐粘液吐得更卖力了。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冷笑道,“好个妖女,口出狂言,接招吧。”遂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那些被小蝎子们挖出的洞口瞬间变成满口獠牙的嘴巴。

    小蝎子们正挖得一股劲,哪里提防这挖的洞瞬间变成了满口獠牙的嘴巴,大部分小蝎子的脑袋正好探出洞口在往保护膜内吐粘液呢。

    嘴巴闭上,獠牙用力咬下去。

    咔擦咔擦咔擦

    一阵刺耳的咔擦声之后,大部分的小蝎子被齐刷刷地咬掉了脑袋。

    剩下不多数量的小蝎子看出苗头不对,打算逃跑,嘴巴又迅速分泌一种毒液,把它们牢牢黏在保护膜上。

    红裙女子见状,气急败坏地大喊,“孩儿们,赶紧回来!”

    小蝎子们被毒液黏着,连动一下都费劲,怎么跑得掉呢。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就像是能洞察这一切似的,得意地哈哈大笑。

    “兄弟们,咱们还没吃晚餐吧,干脆就拿这些小蝎子打打牙祭,一会儿等咱们出了保护膜再去分吃那五个小鲜肉。这蝎子可是极品壮阳药,大补,大家开搓吧。”

    金刚塑像们立刻会意,抓着保护膜上的小蝎子就往嘴里塞,由于小蝎子数量很多,众塑像们很快就吃了个肚儿圆,小蝎子们大部分身首异处,塑像们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抓来直接吃了。

    可怜那些还活着的小蝎子,被毒素黏着,连挣扎反抗都不能够,就迷迷糊糊地进了塑像们的肚子。

    也许是小蝎子实在美味,保护膜上的小蝎子顷刻之间居然被抢吃得一个不剩。

    看着自己的子孙被塑像们当了点心,红裙女子心疼得哇哇大叫,可是又不敢靠近,只好跺着脚大喊。

    “你们这些低级妖怪,杀我这许多孩儿,我定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打了个饱嗝,吐出一条蝎子尾巴,觉得有点浪费,又从地上捡起来,吹了吹,重新塞进嘴里,嘟囔道,“蝎子尾巴可是大补,丢了太可惜了。”

    紫裙女子上前劝住红裙女子道,“大姐休得冲动,你且站在一边休息,看妹妹怎么收拾它们。”

    紫裙女子贴近红裙女子耳边,轻声道,“它们现在只敢躲在保护膜里想折对付咱们,看我用计策把它们勾引出来,它们一旦出了保护膜,就绝对不是咱们的对手了。”

    黄裙女子道,“对,它们就像缩头乌龟一样,缩在保护膜里不敢出来,二姐要是有法子把它们骗出来,哪怕只弄出一个来,我也毒死它给咱姐仨解解恨。”

    紫裙女子道,“擒贼先擒王,那就先把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勾引出来再说。”

    黄裙女子赞同,“等它们没了首领,那就手到擒来了。就是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端的可恨。”

    红裙女子银牙微咬,恨恨道,“也好,二妹当心。它们练了和尚的经书,招式很邪门。”

    众塑像吃得饱饱的,齐刷刷打了个饱嗝道,“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我们在这里恭候三位大驾。你们还有什么虫子、毒雾啥的赶紧放出来吧。”

    紫裙女子轻移莲步,缓缓上前,比出剑指,默念咒语,一团紫雾自指尖喷出。

    紫雾刹那间弥漫了整个院子,像是轻盈的纱笼罩在每个人的身畔。

    紫雾中夹杂一股好闻的香气,那香气让人闻了之后,浑身绵软,等我感觉眼皮发沉、想要抓起上衣再次捂住口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我感到眼前的一切都逐渐变得虚化模糊,寺庙在变模糊,我身边的野草在变模糊,紫裙女子身后的红裙女子和黄裙女子也渐渐变得模糊。

    唯一越来越清晰的是紫裙女子,清晰到我虽然距离她足有十米远,可是她眼角的那颗泪痣都看得很清楚。

    此刻那颗泪痣红得似乎要滴下血来。

    我知道自己已经中了紫裙女子的幻术,于是拼命地掐自己的手臂大腿。

    不对,据说这种时候,掐虎口最管用,我使劲掐自己的虎口,可是眼前的一切还在继续模糊。

    保护膜中的金刚塑像们也是一阵慌乱,它们显然意识到紫雾的诡异,七手八脚地想要把小蝎子咬的洞堵上。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冷哼一声道,“你看看你们,又着什么急,那些洞需要用手去堵吗?赶紧坐下,继续结阵。”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保护膜上的无数小洞开始慢慢缩小,就像是人类皮肤上的伤口,慢慢愈合。

    尽管小洞愈合得速度足够快,几乎是眨眼间就愈合了。

    可是几缕紫雾还是从小洞飘了进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