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妖娆女子笑得更开心了。

    “来呀,就凭你们这群废物,再多几十、几百只也照样是手下败将。”

    那个掉了脑袋的家伙发了狠道,“有本事你们现出真身来跟我们斗。”

    红裙女子咯咯一乐,“哎呀呀,对付你们这些不入流的小妖怪还需要动用老娘的真身吗?”

    红裙女子说罢,掠起身形,扑向那个掉了脑袋的家伙,只一挥袖子,那家伙的脑袋再次滚落在地,骨碌进草丛不见了。

    那没脑袋的金刚塑像急忙蹲下身子,满地乱摸,“我的头呢,我的头呢?”

    三个女子乐得前仰后合。

    红裙女子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你的脑袋就是我拧下来的吧?我最喜欢的就是拧人家的脑袋,你可不要惹我哦。”

    黄裙女子掠起身形,飞进草丛,捡起金刚塑像的脑袋,笑盈盈道,“想要你的头吗?在我这里,来拿啊。”

    无头的金刚塑像立马起身,飞扑过去,想把脑袋夺回来,不料扑了个空,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黄裙女子调皮地举着塑像的脑袋笑道,“这么不小心啊,算了,看你这么急着把头拿回去,干脆我亲手给按上好了。”

    黄裙女子说罢,再次掠起身形,落在无头金刚塑像的身边,一脚踹中塑像腰部,喝道,“起来!”

    塑像被踹中腰部,自然坐了起来。

    黄裙女子顺势拿起头颅使劲往塑像的脖颈上按去,只见有蓝色的真气自女子掌心流出,蓝色真气瞬间贯穿了塑像的头颅和脖颈,疼得塑像只喊奶奶饶命。

    我偷眼看去,差点没笑出声来。

    原来黄裙女子故意把金刚塑像的脑袋安反了,现在塑像的脸正好跟屁股一个方向。

    那被安反了脑袋的金刚塑像怒道,“你这妖女,简直欺人太甚!”它使劲转动脑袋,想把脸正过来,可是不管它怎么使劲,脑袋就跟焊在脖颈上一般,怎么都转不动。

    黄裙女子鼓掌道,“这下子你的脑袋就再也掉不下来了,我给你装的脑袋指定是最结实的。保管我大姐想拧都拧不下来了。”

    三个女子搂在一起又是一通爆笑。

    那被安反了脑袋的金刚塑像迅速爬起来,一刺溜跑回金刚塑像群中。

    “简直岂有此理!跟它们拼了!”

    一群金刚塑像发一声喊,朝着三个妖娆女子蜂拥而去。

    这些塑像个个体型高大,呼喇一下,把三个娇小玲珑的女子围得水泄不通。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金刚塑像大喊一声大家准备好了,摆罗汉阵。

    众金刚塑像立刻以打坐的姿势围着三个女子坐成一圈。

    红裙女子大笑,“真是笑煞我也,你们只是一群修为低下的妖怪而已,杀了清静寺的和尚强占了寺庙之后,偷看了和尚几卷经书,就开始学着和尚的样子每天念经,还学和尚的阵法,你们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和尚了吧?你们这些蠢货,明明是妖怪却学和尚练佛法,真乃天下第一号奇闻。”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只能面对圈外打坐,他听了红裙女子的话,冷哼一声,“我们学习更先进的知识和作战方法有什么错误!那些和尚已经死了,他们留下的经书,我们拿来研究一下,取其精华废其糟粕,学以致用,来提高自己,这没什么不对吧?”

    其他塑像一起嚷了起来,“谁说妖怪不能学习佛法,这都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家伙的想法,我们就是一群打算把佛法练得出神入化的妖怪,你们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要知道,这段时间,你们每天在四处玩耍觅食,而我们在天天修炼。所以说,今天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

    紫裙女子笑道,“你们只是一群低修为的妖怪而已,就算练了和尚的罗汉阵,也翻不起大浪。”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冷哼一声,“怎么?你们怕了吗?”遂高喊道,“弟兄们,准备好了吗?”

    众塑像齐刷刷道,“准备好了。”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罗汉阵之罗汉死咒。

    众塑像齐声宣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这他喵的罗汉阵之罗汉死咒居然就是玩了命的念南无弥陀佛,我也是醉了。

    众位读者也许会问,这样玩命地念下去会有用吗?

    当时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很快,我就不这么想了。

    众塑像宣佛号的声音不断地传入我的耳朵,那种低语般的、持续不断的声音搞得我头皮发麻。

    要知道那种宣佛号的声音就好象有一只苍蝇,嗡……对不起,不是一只,是一堆苍蝇围着你,嗡……嗡……嗡……嗡……飞到你的耳朵里面,救命啊!

    尼玛,怎么折磨得我连大话西游的台词都写出来了呢。

    听了了持续不断的嗡嗡声,我恨不能拔起地上的杂草堵上耳朵。我使劲捂住耳朵,再闭上眼睛,想尽量阻止那困扰我的声音执着地灌进我的耳朵。

    就在这时,我听见女子惨叫声。

    睁眼一看,发现黄裙女子正在草地上打滚,她捂住耳朵惨叫连连。

    “嘤嘤嘤不要再念了,求求你们了,嘤嘤嘤我头疼得受不了啊啊啊”

    红裙女子和紫裙也着了慌,跪在地上扶住黄裙女子道,“三妹,怎么样了?不要紧吧。它们只是一些不成器低级妖怪罢了,就算学会了佛法,也伤不了咱们一根毫毛。”

    那个脑袋被安反的塑像哈哈大笑,“兄弟们,继续念咒语。不要停,疼死这个不知深浅的女妖精!”

    于是乎,宣佛号的声音愈发变得短而急促,频率也更快。

    嗡……嗡……嗡……嗡……

    尼玛,照这样念下去,不光是黄裙女妖头疼得满地乱滚,只怕是我也要步它的后尘了。

    我照旧捂住耳朵,紧闭双眼,来对抗这嗡嗡声对我的折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女子刺耳的笑声在我耳边响起。

    怎么回事?

    再度睁眼,我发现黄裙女子正坐在地上狂笑。

    ……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