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加快脚步朝着那寺庙跑去,跑到跟前才不由地大失所望。

    庙门上结满蜘蛛网的残破牌匾告诉我们这是一所废弃的寺庙,清静寺三个大字在蜘蛛网的遮盖下显得模糊不清。寺庙原本的粉墙粉掉得差不多了,露出里面难看的红砖。

    庙门半掩着,木门上的一对铜环早就朽坏了一只,只剩下一只被生锈的青铜铆钉挂着,风一吹,发出叮叮当当的闷响。

    寺庙的墙壁和大门上满是厚厚的苔藓。

    庙门前的野草足有半人深,原本通往寺庙的小径也长满了杂草。

    “这寺庙荒弃多久了?”我惊愕地站在庙门前不知所措。

    赛璐珞跳着脚抱怨,“完了,这下完了,本来以为会有暖和的被窝,睡前还能喝到热腾腾的香茶,这下泡汤了。”

    李元泰和高鹏没有说话,看得出他们心里也很失望。

    唯独阿呆,继续在摆弄他的时光穿梭机,就好像住在再差的地方对他来说也无所谓。

    “怎么会这样?”我徘徊在庙门口,不敢进去,木门上厚厚的苔藓和蜘蛛网吓得我不敢伸手推门。

    赛璐珞叉着腰数落我,“真是有够蠢,这寺庙在深山老林里,长年累月的没人来进香,没人烧香就赚不到钱,赚不到钱就经营不下去,经营不下去,这里的和尚当然就跑路了。这里也就废弃了。这都不懂。”

    “闭嘴,三八!”

    李元泰看我俩又要打起来,咳咳两声道,“无论如何,今晚咱们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说罢,他捡起一根枯枝,撩去门环上厚厚的苔藓和蜘蛛网,一把推开寺庙的大门,可知一声,木门开了,一股灰尘和久未人居的霉腐味扑面而来。

    寺庙很小,过了天王殿对面就是大雄宝殿,左偏殿的僧人寝房,右偏殿是姻缘堂,姻缘堂外面还种了一棵祈福榕树,生得枝繁叶茂。

    院子里满是半人高的杂草,好多尊残破的金刚塑像在杂草中或立或躺,在这萧瑟清冷的傍晚,映着夕阳,更觉得凄凉。

    李元泰朝着大雄宝殿恭恭敬敬地揖道,“佛道本一家,借贵宝地一宿,佛主莫怪哈。”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我看着黑黢黢的大雄宝殿直犯怵。

    我透过雕花镂空的木门往里一看,里面居然是空荡荡的。

    正常来说,寺庙的大雄宝殿里会供奉着三世佛和十八罗汉的塑像。

    这些塑像哪里去了?

    尽管我也是个好奇宝宝,这话我还是没问,想来这寺庙荒弃已久,丢失了什么都毫不奇怪。也许院子里那些残破的塑像就是三世佛和十八罗汉吧,我想。

    好奇心旺盛的赛璐珞说正好借此机会搞个古寺探险啥的,被李元泰制止了,说是荒郊野外,多半会有啥不干净的东西,还是不要乱说乱动。

    赛璐珞这才噘着嘴跟大家一起收拾僧房,索性僧房没有被褥,床板还在,今晚不用睡在地上了。

    赛璐珞真他喵的能折腾,自己一人打手电筒又摸到厨房,找到和尚剩下茶叶和木柴,烧了一壶茶喝了,才觉得心里舒坦了。

    我真服了她了,这破庙里黑咕隆咚的,我一爷们都吓得牙齿打颤,她愣是颠着小脚这里跑那里窜的,除了李元泰告诫她不准进大雄宝殿之外,里里外外都摸了一遍。

    这女人真是很无语,平时看见一只蟑螂都吓得尖叫连连,这会子变探险勇士了。

    我们五个都是又困又乏,头一挨床板立刻鼾声如雷。

    是夜,夜朗星稀,阴风呼啸。

    一阵邪风凉嗖嗖地灌进脖子,我猛地醒了过来。

    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看四个伙伴还在沉睡,心里多少有点安慰,至少我不是孤独的。

    这风应该是我们睡着之后开始刮的,呜呜叫唤着,吹得人毛骨悚然。

    冷风吹着破碎的窗户纸,呼啦啦地揪心,腐朽的窗框被风掀得哐当哐当直响,我真担心风再大些,会不会把这破窗户整个吹下来,直接砸到我们身上。

    我把身上的衣服使劲裹了裹,还是觉得寒气迫人。

    这里的天气真是奇怪,来的时候还柔风拂面,气候宜人呢。到了半夜居然变得冰窟一样寒。

    我看了看他们四个蜷成一团的睡姿就知道他们也很冷,可是没办法,我们都是只穿着单衣,破庙里又没有被褥御寒。

    如果能找着东西把那漏风的破窗户给堵上,兴许还能暖和点。

    我借着月光在僧房里寻摸半天,破庙里连块挡风的破布都没有。折腾半天,只能作罢。

    寒冷让我的睡意去了一大半,静静的夜令我格外清醒。硬邦邦的床板咯得我浑身不舒服,我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应该是从院子里传来的,先是很微小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坐起身来,警觉地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声音又没了,我以为听错了,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我笑自己变得疑神疑鬼了。那大概是风声吧,我这么安慰自己。

    就在我再次躺下,头挨到床板的那一刻,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而且这次的声音比刚才大多了。

    天啦噜,那绝对不是风声,除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以外,还有嘭刺啦的怪声音,就像是什么笨重的东西噌一下立起时发出的声音。

    那是什么?

    我惊得再次坐了起来,竖着耳朵仔细听,这次我居然听见了人说话的声音。

    尼玛,刚才我们进寺庙之前,可是没看见有人啊,最能折腾的赛璐珞在寺庙里摸了半天也没看见一个活人,眼下我们五个都在僧房里躺着,院子里怎么可能有人在说话?

    是强盗吗?

    我觉得不可能,这里附近根本就没有人烟,怎么可能有人说话?

    难不成又是一帮藤精树怪在作乱?

    一想起那朵差点吞掉我的食人怪花,我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嘭刺啦嘭刺啦嘭刺啦

    怪声音一次比一次响,说话的声音时断时续。

    因为风太大了,这些声音灌进我耳朵的时候,像是有种缥缈的感觉,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可是我知道,那些发出怪声音的东西离我很近,就在院子里。

    呜呜的风声夹杂着那些怪声音,说不出的诡异。

    我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本想叫醒他们,又担心赛璐珞这个大嗓门一旦喊起来,会把那些发出怪声音的东西吸引过来。

    我摸到窗边,从窗户纸上的破洞朝院子里望去。

    也许是我的眼睛不能适应黑暗,起初我感觉院子里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

    等我的眼睛渐渐能适应黑暗之后,我看见月光下的草丛,有东西在里面晃动,那些东西黑呼呼的,体型十分庞大,我不确定是什么。

    而说话声和怪声似乎都是那些隐藏在草丛中、体型庞大的东西发出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