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了半天,我感到累了,想停下来休息,可是我的身体根本不听大脑的指挥,我的脚依旧在草地上踏着歌曲的拍子,双手依旧在兴奋地舞动。

    最不能容忍的是我一直在笑,笑得前仰后合,可是我根本就不想笑。

    就像我不想跳舞一样,可我根本无法停下来。

    我就像个疯子一样开怀大笑,并且手舞足蹈地跳着。

    它们可爱的歌声依旧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耳朵。

    青青绿草,五彩鲜花,茂密树林,是我的家。

    我家门口,小溪一条,叮叮咚咚流向远方。

    春天复苏,夏天辉煌,秋天收获,冬天沉睡。

    只有小溪,永远快乐,叮叮咚咚流向远方。

    草儿肥美,花儿娇艳,果儿香甜,溪水甘冽

    小溪小溪,你最快乐,叮叮咚咚流向远方。

    白衣女子像一只美丽的蝴蝶轻盈地在草地上飞舞,就像是她天生就为舞蹈而生,她跳得越是忘情投入,花草树木石头就舞动得越是疯狂。

    说了奇怪,听了它们甜美的歌声,我跳得更起劲了。

    我忽然想起安徒生童话红舞鞋的故事,我现在的感觉自己就跟那位穿着红舞鞋跳个不休的姑娘一样,想停却无法停下来。

    赛璐珞的脸跟那朵怪花距离不超过两公分,我清楚地看见,在她脸上变换着两种表情,一种是疯狂地大笑,一种是恶心得马上就要呕出来的苦楚,两种表情切换的时差不超过三秒钟,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她一直在开心地笑。

    阿呆又何尝不是如此,他拉着猴子的手,上一秒钟还像是打算甩掉那两只脏兮兮的爪子,可是下一秒钟就变成亲热地拉着它们跳舞。

    再看高鹏,他明明打算一脚踹在老头脸上,可是脚还没踹过去,马上改成拥抱扑在古树上。

    我看得出,小伙伴们的脸上实际上都写着痛苦的表情,可是他们无法停下来,就跟我现在无法停止跳舞一样。

    李元泰冷哼一声,默念咒语,比出剑指,道声止。

    一瞬间,花草树木和石块的歌舞全都停止了,小溪也停止喷水了,那些美丽的五彩喷泉就那样兀自地僵在半空中,像是五彩琉璃做的工艺品。

    它们就如同被点了穴道般地静止在原地,不动了。

    麒麟夫人终于停止跳舞,一脸诧异地站在那里。

    而我忽然感到解脱了,那种束缚着我使得我必须去狂笑去跳舞的力量瞬间消失了,我终于可以停下来了,我累得瘫在草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赛璐珞则立刻躲开那朵臭气熏天的怪花,蹲在草丛里狂呕不止。

    阿呆一脚踹飞一只猴子,骂道,“去死吧,脏死了。”

    高鹏发现自己正搂着古树上老头的脸在亲热,吓得啊啊啊连喊三声,瘫倒在地。

    李元泰哈哈大笑,再度默念咒语,比出剑指,道声开。

    花草树木和石块就如同重新被插上电源般地又开始唱歌跳舞了,小溪继续喷出美丽的五彩喷泉。

    一听见它们可爱的歌声,我立刻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大笑着跳起舞来。

    赛璐珞也停止了呕吐,继续一脸贱笑地跟那朵臭烘烘的怪花跳贴面舞。

    阿呆则亲热地把两只猴子从地上扶起来,继续手拉手地跳舞。

    最搞笑的是高鹏,他撅起嘴巴,对准古树上老头的嘴深情地吻下去。

    这一次,麒麟夫人没有跟它们一起跳舞,而是紧张地看着李元泰。

    李元泰见状,默念咒语,比出剑指,道声止。

    花草树木和石块就如同重新被拔掉电源般再度静止了,溪水中的喷泉再次凝住不动。

    我、赛璐璐、阿呆和高鹏如临大赦般地全部瘫倒在地。

    “李大仙,不要再叫开了。我真的爬都爬不起来了。”我告饶。

    李元泰点点头,走向呆在一旁的麒麟夫人,笑道,“这下我看你还有什么招?”

    “为什么你不跟他们一起跳舞?”麒麟夫人惊道。

    李元泰笑道,“以我的修为,这点小小的幻术根本困不住我。简直太小儿科了。”

    麒麟夫人像个疯婆子般地跑过来,嚷道,“解开它们!它们只是一群可爱的孩子。”

    “可爱的孩子?”

    我在草地上笑得直打滚。

    “你的可爱的孩子刚才差点一口吞了我。”我指指僵立在古树边上的那朵怪花。

    李元泰清清喉咙道,“我已经试验过了,此地花草树木和石块的歌舞对人类有种致幻作用,人类听了看了它们的歌舞就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它们一起跳舞,这种舞蹈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来,直到筋疲力尽死去为止。

    麒麟夫人,你看上去仙风道骨,不似凡尘中人,想不到杀心这么重,你刚才是不是打算让我们一直跳舞,跳到死为止呢?”

    麒麟夫人摇摇头,“不!我不会杀死你们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杀死过任何一个生物,我职责是救死扶伤。你也看见了,我刚才把你弄伤的花草树木全部复原了。”

    赛璐珞跳起来大嚷,“你撒谎!如果你不想杀死我们,为什么用歌舞迷惑我们?害得我对那朵臭花扭了半天。”

    麒麟夫人低声道,“我担心你们会伤害它们,所以才想法子迷惑你们的。”

    “伤害它们?”我感到哭笑不得,“我们一到这里,就立刻遭到它们的群殴。真不知是谁伤害谁啊。”

    高鹏沉思半晌道,“我对中国古代神话颇有研究,据说远古时代,有一只美丽的麒麟兽,此兽所到之处小草发芽鲜花盛开,乃滋养万物的神兽,还据传此神兽可以治百病,医各种疑难杂症。请问你跟麒麟兽是什么关系?”

    麒麟夫人含羞道,“我就是麒麟兽,现在你们所见是我幻化的人形。治疗万物的疾苦乃是我的本分,你们根本不必担心我会伤害你们。”

    高鹏不解地皱眉道,“既如此,你何必帮助那些坑害人类的花花草草呢?”

    麒麟夫人笑道,“此地的生物一直仰赖于我的照料才能如此生机勃勃、物种繁盛。之前这些花草树木和石块与凡间的普通生物无异,它们单纯善良而安静,并不会作祟伤害人类。直到天上出现十个太阳,十日普照大地,使得万物魔性复苏,才开始攻击人类。我只是像从前那样照顾它们罢了,并没有助纣为虐。”

    李元泰好奇道,“十日炙烤大地,整个地球焦黑一片,何以唯独这片土地葱茏翠绿,并无半点摧残之相?”

    麒麟夫人道,“那是因为我把片土地设了结界,火爆的阳光无法炙烤这里。这次,为了巩固结界,我元气大伤。可是为了保护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生物,我觉得很值得。”

    我们闻言,刚想给麒麟夫人保护家园的壮举点赞,却见她叹了口气,黯然道,“尽管我阻止了十日炙烤大地,可是却无法阻止由于十日照射而引发的万物魔性复苏,我尽力了。这片土地也许是地球上仅存的绿洲了,请小道长高抬贵手,千万不要毁了它。”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