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躲不开我的飞踹,一脚正中鼻梁,疼得他哎呀哎呀地求饶半天,什么英雄好汉的乱喊一气。

    我哪里肯依,刚才这老东西鼓捣出那朵怪花来差点把我吞了,这口气哪里咽得下。

    我跳起来,对准老头的鼻子,双脚踹完单脚踹,踹累了又用身体撞。

    饶是那棵古树枝干粗伟,也被我折腾得树叶果实掉了一地。

    老头痛得鼻涕眼泪流了满脸。

    “来啊,继续放马过来啊,你还有什么花样?把那朵花再弄出来吃我啊,再弄出藤条捆我啊,来啊来啊。”

    赛璐珞也跳出来吼道,“得给它们点颜色看看,简直是欺人太甚。”

    李元泰朗声道,“人类是万物的主宰,理应享受万物赐予的一切,树木理应为人类遮阴和提供果实,花草树木理应为人类提供赏心悦目的生活环境,小溪理应为人类提供洁净的饮用水。可是如今,你们无视自己的本分,反而想凌驾于人类之上。简直反了你们了!”

    此时,古树边的大石块上浮现出一张粗狂的脸,不满地闷哼一声。

    李元泰见状,飞起一脚踹到那张脸上。

    那张脸发出一声惨叫,旋即消失了。

    “还有你,你们这些石头就该老老实实趴在路边给人类当路标或者垫脚歇息之用,竟然敢朝着人类乱扔石子。切记,你们低等生物的本分就是服务人类,任何妄图跟人类作对的行为都是会导致你们自身的灭亡。”

    高鹏一边往胳膊上贴创可贴,一边怒道,“不光是花草树木和石头,还有猴子乌鸦和蝙蝠呢,看看这些倒霉猴子把我挠得花瓜似的,元泰兄,决不能轻饶了它们。”

    “对,看看我的衣服和背包被猴子抓成什么样了。”阿呆愤怒地指指背包上的几个破洞。

    “依我看,干脆一火把这里烧干净算了,省得它们再出来坑害路人。”我提议道。

    “对,烧光它们。”赛璐珞举双手赞成,“还有那条可恶的小溪,害得我喝了一口的沙子和泥土。”

    溪水中有邪恶的面孔一闪而逝,尽管水流继续叮叮咚咚地往前流淌,可我总觉得水流声中还夹杂着低低的嗤笑声。

    “不要啊。”古树上的老头哀求道。

    “不行!你们这些害人的妖怪一个也不能留。”李元泰坚决地摇摇头,说罢,默念咒语,刚要比出剑指。

    却听见一温柔的女声喝道,“且慢!”

    那声音既柔情似水又含有一定的威慑力,令人不得不服从。

    李元泰收回了剑指。

    我们循着声音望去,看见一白衣女子手持拂尘飘逸而至。

    白衣女子容貌清丽端庄,长发披肩,姿态出神,便是广寒宫中的嫦娥仙子与之相比,虽姿容不相上下,可风姿气度上却逊了一筹。此女子似乎生来仙风道骨,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女子足迹所至之处,小草发芽鲜花盛开,她一路走来,竟然在身后开了一路的鲜花。

    女子轻挥手中的拂尘,刚才被李元泰法术所伤的小草鲜花和树木立刻复原,就连碎成齑粉的石块也重新团在一起变成了石块。掉在地上的果子和树叶又重新回到了树上。

    最令人不能接受的是,就连刚才企图把我吞噬的那朵怪花居然也再次从古树根部冒出来,花芯里那张美人脸朝我邪恶地吐了下舌头。

    尼玛,这货居然又复活了吗?

    究竟还有没有天理!

    所有的小草鲜花树木和石头一起欢快地跳起舞来,每一株小草、每一朵鲜花、每一块石头、每一棵大树都浮现出一张人脸,尽管这些面孔男女老少各不相同,可是每张脸上都是非常快乐的表情。

    “欢迎麒麟夫人。”它们齐声欢呼。

    小草们把叶子卷起来,吹奏出类似于笛声的美妙音乐。

    接着,它们一起唱起歌来。

    青青绿草,五彩鲜花,茂密树林,是我的家。

    我家门口,小溪一条,叮叮咚咚流向远方。

    春天复苏,夏天辉煌,秋天收获,冬天沉睡。

    只有小溪,永远快乐,叮叮咚咚流向远方。

    草儿肥美,花儿娇艳,果儿香甜,溪水甘冽

    小溪小溪,你最快乐,叮叮咚咚流向远方。

    它们载歌载舞,快乐无比。

    吱嘭嘭嘭

    无数藤条再次从古树根部冒出,一根根人立着,随着歌曲愉悦地左扭右摇。每一根藤条上都有一张灿烂的笑脸。

    那条诡异的小溪中居然浮现出一个美眉可爱的笑脸,像是为了配合花草树木和石头的歌舞,小溪中喷出美丽的五彩喷泉。

    那个被它们称作麒麟夫人的白衣女人就在草地上跳起舞来,五颜六色的小花紧跟着她的金莲绽放,只见她雪白的纱裙随风飞舞,舞姿轻盈,飘逸若仙,

    我们都被眼前的欢乐气氛给震惊了,完全忘记就在十分钟之前,我们打算烧光这片森林,把它们全部烧死。

    受歌舞氛围的感染,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它们跳起舞来。

    等我回头一看,发现赛璐珞正跟刚才想吞我的那朵怪花对着扭,估计是扭得高兴了,赛璐珞跟怪花越来越近,居然跳起了贴面舞,看她撅个屁股,脑袋都快要扎到花芯里去了。

    我不由地想起怪花嘴里的那股子腐臭气息,差点呕出来。

    高鹏正搂着那个有着一张老头脸的古树跳得很嗨的样子,看他一脸陶醉的样子,仿佛他搂着的不是古树而是一个婀娜多姿的绝世美人。

    阿呆就更搞笑了,刚才捣乱的那群猴子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手拉手在草地上跳圆圈舞,而阿呆也是圆圈舞中的一员,看他背着被猴子抓破的背包拉着两只猴子跳得正欢,我忽然感到忍俊不禁。阿呆刚才不是咬牙切齿地表示很厌恶这群猴子吗?

    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们明明是准备烧死它们的。

    我想停下来了,可是这舞蹈似乎有一种魔力,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

    我用余光扫了一下,发现只有李元泰站在原地没动。

    在如此欢乐祥和的氛围中,李元泰居然冷静地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我们所有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