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草,这整个一个无处可逃啊。

    吱吱呀吱吱嘭

    正当我感到心惊肉跳的时候,从那棵古树的根部长出一根手臂粗细的藤条,那藤条像蛇一样扭曲着朝离着树最近的我迅速地爬过来。

    刺溜刺溜

    藤条触碰到地上的落叶,发出的居然是蛇的鳞片碰到岩石时沙沙声。

    我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根藤条先是缠住我左脚的脚踝,跟着猛地收紧,用力朝后一拉,正在逃跑的我一下子被拉翻在地。

    藤条快速地把我缠得像粽子,并且不断收紧,勒得我连气都喘不匀。

    更有甚者,藤条上还生出毛刺,扎得我痒痛难耐,被扎的部位立刻冒出一串血泡。可惜手被藤条缚住,没法抓痒。那百爪挠心的痒的感觉真的让人无法忍受。

    古树下不知何时冒出一朵巨大的怪花,怪花没有叶子,只有一朵花突兀地矗立于地面,花的直径得有一米,花瓣呈血红色,黑呼呼的花蕊正往外冒出令人作呕的腐尸臭味。

    怪花的花蕊忽然幻化为一张人脸,那是一张妖媚十足的美人面,有着贪婪魅惑的眼睛和五官,美人张开樱唇,樱唇倏然咧到耳根,露出尖锐的獠牙和足有一尺多长的猩红色的舌头。

    “来呀,小鲜肉,快到我嘴里来啊哈哈哈哈”

    美人舔舔长舌头,发出刺耳的笑声。

    我分明看见,她猩红色的长舌头上有成串的口水往下流。

    藤条缠紧了我,把我凌空拎起来,往美人嘴里送去。

    美人咧到耳根的樱唇已经张到最大,闪闪发亮的獠牙看得我心惊肉跳,那条猩红的舌头像条贪吃蛇一般的躁动不安。

    美人嘴里呼出热烘烘的臭气越来越浓。

    闻到那令人作呕的臭气,我想咳咳不出来,想吐又感到连呕吐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哪里见过这阵势,早就吓得浑身酥软,连喊救命都不会了。

    说也奇怪,我的身体被藤条缠着越接近美人的嘴巴,越觉得眼皮发沉、浑身无力,就好像被打了麻醉剂的感觉。

    我看着脚下那个大张着嘴巴的美人头,视线渐渐模糊起来,我努力地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千万不可以睡着,我用那只没有被缠得很结实的左手使劲地掐自己。可还是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臭气继续一股一股地闯进我的鼻腔,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模糊。

    迷迷糊糊的,我听见高鹏焦急的喊声。

    “快,元泰兄,路飞危险啊,赶紧救他。”

    我强撑着睁大眼睛,看见李元泰笑吟吟地念动咒语,一团金色的火球出现在他左手的掌心,然后他右手比出剑指,道声飞。

    那金色的火球竟然变成一只燃烧的火鸟,扑棱棱地展开翅膀飞到那朵怪花跟前,刺溜一下子钻进美人咧开的血盆大口中去了。

    美人显然没料到那火鸟竟然直接飞进她嘴里,惊愕之际,居然把火鸟吞了下去,当然也有可能是火鸟自己飞进去的。

    咳咳呕咳咳

    美人惊恐万状地干呕,极力想把火鸟吐出来。

    火鸟钻入美人口中之后,再度幻化为一团金色的火球。火球绚丽无比,晃得人睁不开眼。

    火球的光芒透过美人的皮肤,将美人的面庞映成半透明。

    眼见着一个发光的小火球在美人的脑袋里乱窜,小火球从美人的左眼窜到右眼,再窜到脑部,偶尔还窜到嘴边,故意停留在那里,美人一见,赶紧接着干呕,打算把它呕出来,可是小火球吱吱嘎嘎地叫着又窜回脑部了。

    小火球炙热无比,烧得美人惨叫连连。

    不多一会儿,美人被烧得七窍生烟,继而有紫黑色的血从七窍流出。

    终于,嘭地一声过后,美人面爆炸。

    一时间,肉屑血液四溅。

    尼玛,溅了我一身腥臭的肉渣血糊糊。

    再看那朵巨大的怪花,嗖地一声缩进地底下,不见了。

    “不!他们杀死了花姑娘,这些该死的人类。”古树上老头的脸现出痛苦的表情。

    那些浮现在花草树木石头上的怪脸再次暴怒,它们齐声高喊。

    “绝对不能原谅!”

    “杀死他们!杀死他们!”

    “一个不留!”

    石块、种子、果实再度朝着我们雨点般地砸过来。

    那条小溪也像发了疯似的朝我们狂喷水柱,弄得我们全成了落汤鸡。

    猴子、乌鸦、蝙蝠伺机追着我们抓的抓、啄的啄、咬的咬,搞得我们四处奔逃。

    古树上老头的脸发出一阵狞笑,默念咒语,道声缠绵至死。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古树周身瞬间长出无数根手臂粗细的藤蔓,宛若蛇一般朝着阿呆、赛璐璐、高鹏和李元泰蜿蜒而去。

    “快跑!躲开那些藤条!”

    我情知不妙,大声提醒他们,可还是晚了。

    反应迟钝的阿呆和赛璐珞立刻被藤条缠了个结结实实,高鹏想躲没躲开,被一根藤条缠住左腿,在他弯腰试图扯断藤条的时候,又有两根藤条分别缠在他的腰部和双臂,藤条控制住他的身体和双臂之后,迅速缠满了他的身体,这下子他连动都动不了了,像一座雕像那样保持着半蹲的姿势。

    原本想嘲讽高鹏的我还是闭上了嘴,因为我跟他一样被藤条缠得像只粽子,何苦五十步笑百步呢。

    一向机敏过人的李元泰见藤条来势凶猛,早就掠起身形闪过一边。

    几根藤条不甘心地蛇行追了过来。

    李元泰冷笑道,“雕虫小技而已。”说罢,他从袖中拿出白纸一张,默念咒语,白纸立刻变成无数碎片,这些碎片又化作无数把锋利的尖刀,尖刀又化作点点寒芒。

    寒芒密若蜂巢,在空中聚集又散开,俄顷,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寒芒所到之处,花草树木齐腰斩断,石块碎成齑粉,藤条被斩断后快速缩回树根处消失不见了。

    一时间,残破的花草木屑乱飞,吓得猴子四处乱窜,乌鸦和蝙蝠全都躲进树丛里不敢出来了。

    一直朝我们乱喷水柱的小溪见大势已去,即刻把脸隐入溪水中不见了。

    我见李元泰控制住了局面,立刻跑到那棵古树跟前,朝着老头的脸使劲踹了一脚。

    “你个死老东西,都是你把这些妖怪给召唤出来的,刚才我只不过拿石块砸你一下,你居然出动这么多妖怪来报复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