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着,补天箭已经吸饱了血,箭身光亮刺眼,箭头红的像血。

    箭一搭在弦上,射日弓和补天箭又发出和谐的凤鸣龙吟。

    这一次,仙鹤又想跳舞,它刚咯呀一声,就被李元泰制止了。

    仙鹤没跳舞,不过低声地咯呀咯呀了半天,似乎是在抗议。

    后羿左手握弓,右手拉弦,用力

    忽然一阵咳嗽袭来,后羿顿时咳得眼冒金星,恨不能把肺都给咳出来。

    再看那胡仙儿,几乎咳晕在地,也没比他好多少。

    啪嗒

    手中的弓箭一起落地。

    “不!怎么会这样!咳咳咳咳”

    后羿强忍住咳嗽,捡起弓箭,再次搭弓拉弦,用力

    他感到那弦如同铁柱般坚实,根本拉不动。

    再用力,弦还是纹丝不动。

    咳咳咳咳咳咳咳

    啪嗒

    弓箭再次落地。

    “怎么回事?我的心肝儿,你不要紧吧。咳咳咳咳”胡仙儿爬到后羿身边,关心地问道。

    “我拉不开神弓了,我成个废人了。咳咳咳咳”后羿绝望地吼道。

    “怎么可能?你可是华夏第一神射手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普天之下唯你独尊。你怎么可能打不开神弓呢?这神弓可是为你而设,只有你才有资格打开它。咳咳咳咳”

    胡仙儿跪在后羿脚边,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后羿痛苦地摇摇头,“不!我刚试过了,我的确拉不开那神弓了,那弦坚硬如铁柱,我根本拉不动分毫。我是废人,我是个废人啊咳咳咳咳”

    此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地间一片昏暗。

    少顷,云开雾散。

    一个天神模样的男子站在小木屋前,面色凝重地望着我们。

    那男子身穿金甲,头戴金盔,面如冠玉,双眉之间还有一只眼睛。

    后羿一见那人,惊道,“二郎神君,你怎么来了?咳咳咳咳”

    二郎神拱手道,“后羿老弟,在下前来恭贺老弟射九日救黎明百姓于水火,此乃上上功德一件,玉帝闻讯大喜,特赐老弟即刻返回天庭,现天庭为庆你射九日之功,大摆筵席三天三夜,玉帝遣在下前来邀请老弟赴宴,众仙都在天庭恭候老弟入席呢。”

    胡仙儿见状,立刻搂紧了后羿,“心肝儿,我不要你跟他走,我要你永远陪着我。咳咳咳咳”

    后羿拂去胡仙儿额前的乱发,柔声道,“放心吧,我的美人。”然后他抬起头来,正色道,“二郎神君,你我兄弟一场,恕老弟不能从命了。我已经答应这个美人,要跟她厮守终身。咳咳咳咳”

    二郎神皱眉道,“后羿老弟,你知道你刚才为什么拉不开射日神弓了吗?”

    后羿摇摇头。

    二郎神道,“玉帝收到你射杀九日的喜讯之后,就将神器封禁了,如果你不肯跟我返回天庭的话,你在凡间就将是废人一个,为兄现在问你,你是愿意跟我重返天庭回到以前的神仙生活还是愿意继续留在凡间做一个废人?”

    后羿似乎犹豫了一下,可他看见胡仙儿含泪的双眼,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老弟我宁可做个废人苟活一生。咳咳咳咳”

    二郎神摇摇头道,“后羿老弟,你须知仙凡殊途,待胡仙儿百年之后,你将是孤独的一个人。”

    后羿苦笑道,“神君有所不知,胡仙儿已经吃了青鸾子老头的回魂丹,今后我和胡仙儿生死疾病共享,待她百年之时便是我遁入虚空之日。”

    二郎神闻言皱眉道,“万万不可,你是神仙,她只是一介凡人。既然百般都说不通,那为兄只好多有得罪了。”

    二郎神说罢,默念咒语,道声随。

    后羿竟然乖乖站起身来,跟在二郎神身后,站在了云彩上。

    胡仙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扑上去,想要抱住后羿的腿。

    可惜后羿的脚刚一踏上云彩,云彩立刻腾起几尺。

    胡仙儿扑了空,摔了个嘴啃泥。

    眼见着,二郎神和后羿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了。

    “心肝儿,我的心肝儿,你为什么要活活拆散我们啊。可怜我们夫妻好不容易团聚,又要被硬生生拆散。咳咳咳咳”

    胡仙儿一口气没上来,晕倒在地。

    这一会儿的工夫,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我们全都傻眼了。

    “怎么会是这样?”阿呆惊道。

    高鹏苦笑,“真是世事无常啊,想那后羿折腾半天就为了跟胡仙儿团聚,结果还是各奔东西了。”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眼前的变故,我也感到很无语。

    李元泰叹口气,笑道,“咱们该上路上路啊,留在这里又能改变什么。后羿已经走了,我们又不可能把他叫回来,就算叫他回来,说不定他又能拉开弓了,该对付咱们了。”

    “对,咱们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我点头。

    “胡仙儿怪可怜的。”阿呆低声道。

    赛璐珞跳起来吼道,“你个呆子,她刚才指使后羿把咱们全都射死,现在你居然说她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一点没错。”

    “算了,别吵了。咱们走吧。咱们先把青鸾子送回终南山。”

    李元泰说罢,示意我们帮手把咳个不停的青鸾子扶到仙鹤背上坐好。然后我们依次爬上去坐好。

    仙鹤展翅,朝着终南山的方向飞去。

    透过云层,我看见小木屋前尚在昏迷中的太阳桑和胡仙儿,感慨万千。

    一天以前,这对俊男靓女还在这里打情骂俏、开怀畅饮,可是现在,一个身受重伤,一个死而复生,人生真是无常。

    我正在发呆,坐在我前面的青鸾子忽然转过身来,把一个紫色的胆瓶交给我。

    “年轻人,我看你气色不好,我这里有一颗上好的活络丹,可以强身健体、活血化瘀,长期服用的话,还能延年益寿。”

    我刚要伸手接,却听见高鹏咳咳两声。

    处于礼貌,我还是收下了他的丹药,并且道谢。

    等我们把青鸾子送到终南山之后,青鸾子刚一下仙鹤,高鹏和李元泰立刻哈哈大笑。

    “你俩笑什么?”我惊道。

    “你真打算吃他的丹药吗?”高鹏问道。

    “这……他说的挺好,人家又这么热心,也许可以试试看。”我据实相告。

    高鹏和李元泰又是一阵大笑。

    “你们笑什么啊?”

    阿呆实在受不了我这么木讷,干脆一把抓住我道,“他们是担心你吃了青鸾子的丹药之后,也变成一个咳咳不休的家伙,你看,凡是吃过他丹药的人,全都咳得撕心裂肺的,首先是他自己,再有的,就是胡仙儿,后羿虽然没有直接吃丹药,可是他受了丹药副作用的影响也咳得一塌糊涂。”

    艾玛,真是一席话惊醒梦中人啊。

    以此类推,我要是吃了那丹药,会不会也变成一个咳得连肺都咳出来的家伙呢?

    我啊地尖叫一声,那丹药也从我手里滑落,掉下云层,不见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