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后羿面露凶相,太阳桑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结结巴巴道,“那赤尾狐只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烂货而已……”

    “赤尾狐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没想到这狐妖居然这样钟情于我,我后羿何德何能,她居然能放弃天庭舒适的神仙生活追寻我到凡间受苦,而且连名分都没有。还看着她被那黄脸婆百般虐待,现在想来,我真的很对不起她。”后羿说罢,竟然双目含泪。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看得出,后羿是真的伤心了。

    “其实那天……后来……”太阳桑显然被后羿的样子吓傻了,连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

    我明白,太阳桑想说的是,那天是赤尾狐看太阳桑风姿过人,主动诱惑他的,可是男女之间的事,既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又岂是红口白牙辩驳得清的。

    太阳桑想说实话,又担心这种解释不但不能让人信服,很有可能除了刷仇恨值之外,没有任何作用。为避免进一步的误会,他还是把话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

    “别废话了,接箭吧。”后羿抹去脸上的泪水,怒吼道。

    只见寒芒一闪,一支补天箭朝着太阳桑肩上的小圆球们射去。

    “嘤嘤嘤不要啊啊呜呜”

    小圆球们惊恐地四散开去。

    忽然,一阵黑风刮过,一个巨大的黑影旋即落在我们面前的云彩上,挡住太阳桑。

    我定睛一看,那黑影可不是太阳桑的奴隶三足鸟吗?

    三足鸟挥舞巨大的双翼对准那支箭死命地扇过去,嘴里高喊着,“贱奴才誓死保护主子!主人您带着孩子们先逃,爷打算跟他们死磕。”

    我们正打算嘲讽三足鸟螳臂当车呢,却见一股子黑色的邪风从三足鸟的双翼中窜出。

    呼隆隆呼呼

    邪风似乎裹挟着许多呛人的沙粒,吓得我赶紧捂住眼睛,可还是吸入了不少沙粒,咳得我眼冒金星。

    李元泰他们的情况也没比我好多少,我们一行人全都在咳嗽。

    那支箭居然被邪风吹得偏离了原来的射程轨迹。

    嗖地一声,补天箭擦着三足鸟的左翅飞出。

    小圆球们逃过一劫,兴奋地发出吱吱喳喳的欢呼声。

    三足鸟得意地哈哈大笑,“怎么样?主人,后羿根本不是爷的对手。即使有了射日弓这样的神器也是白搭。”

    太阳桑飞起一脚,把三足鸟踹翻在云头上,冷哼一声,“想不到你这只吃货蠢鸟,在关键时刻也能起点作用。”

    三足鸟揉揉屁股,一骨碌爬起来,不满地嘟囔道,“无论爷做得再好,主人都是不满意。做人难,做人家的奴才更难。”

    “还敢顶嘴!”

    太阳桑说着,一伸他穿着黑靴子的脚,又准备踢下去,被三足鸟灵活地躲开了。

    趁着三足鸟和太阳桑你踢我躲,后羿抽冷子又是一箭。

    等三足鸟发觉箭飞来,急忙展开双翼去扇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轰

    一个小圆球应声爆炸,残忍的岩浆之花再次盛放,岩浆所到之处引得云层渐次爆炸,彭彭之声不绝于耳。

    眼见着又牺牲了一个小圆球,太阳桑怒不可遏地想要冲上去,碍于神器的威力,他才站在云彩上没动。

    三足鸟见状,急忙飞到主人面前,展开双翼护住主人,安慰道,“主人,后羿这种货色由奴才来对付就好了,哪里轮到您动一手指头。您就站在一边瞧好了吧。”

    后羿冷笑,“一只蠢鸟而已,就算长着三只脚,还是蠢鸟一只,居然口出狂言,既然你这贱奴才诚心护主子,那就尽管放马过来!”

    三足鸟冷哼一声,“后羿,你别狂,不给你放点狠招,你就不知道我是谁!”

    三足鸟狞笑着猛地窜到半空中,对着我们努力扇动它那对金色的双翼,一股子黑色的邪风从三足鸟的双翼中窜出。

    呼隆隆呼呼

    我以为这次的邪风里裹的还是沙子,赶紧捂住眼睛,可是不对呀,我听见嗡嗡叫的声音,由远及近,而且声音越来越响,就是那种嗡嗡嗡那种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的声音。

    我睁眼一看,妈呀,这次邪风裹着的是无数只飞虫,这些虫子有婴儿拳头大小,深绿色的甲壳和翅膀闪着油汪汪的光,它们朝着骑在仙鹤背上的我们箭一般地飞过来了。

    尼玛,这也太坑了吧。

    这三足鸟是打算放一群虫子过来把我们咬死吗?毫无办法的我只好祈祷这些虫子都是吃素的,不吃肉。

    虫子转瞬之间铺天盖地地朝我们飞了过来,有密集恐惧症的我真心伤不起,飞的最快的一只虫子对准我的脖颈直接猛冲过来。

    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就在我耳边,我本能地挥左手一挡,只觉得手臂上像被针扎了一下,低头一看,却见那虫子正好叮在我左臂的动脉血管处,鸡皮疙瘩不觉起来了。

    虫子叮着我的血管吸得这叫一个开心,丫的肚子一下子鼓了起来,吸饱了血之后,虫子身体由绿色变成了红色,就是那种绿里透红的那种,反正是很恶心的颜色。

    我忍住强烈的恶心,使劲拍了它一掌,本以为会把它拍死,没想到我拍到它身上的感觉就像是拍在坚硬的小石块上,还是一块带刺的小石块,我的掌心被扎出了几个血窟窿。

    再看那虫子,不但安然无恙继续吸血,而且它借着我手掌的力量居然一头扎进肉里,最起码大半个脑袋已经钻进去了。

    “哎呀,你那样不行的。”坐在我身后的阿呆惊叫道。

    “对,你试试把它从肉里拔出来啊。”坐在我前面的高鹏也着了慌。

    高鹏说着,抓起那虫子使劲往外拽,刚一用力就不觉哎呀一声,他翻开手掌一看,发现食指和大拇指的指尖分别被扎出一个血窟窿。两根手指受伤的部位立刻肿了起来。

    再看那虫子,钻得更深了,整个脑袋都扎进肉里了。

    它在向我炫耀似的,把个小屁股扭啊扭的。

    我痛得惨叫起来。

    强烈的恶心感和疼痛感几乎使我晕厥过去。

    再一抬头,发现又有几只虫子飞过来了,它们正围着我们盘旋飞舞,伺机寻找下手目标。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