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鸾子无奈地摇摇头,叹道,“孽障,孽障啊。”

    此时我们五个骑着仙鹤也赶到了,看见眼前的情形,也觉得束手无策,那些小圆球滚烫如岩浆,我们这些凡人根本无法靠近。

    “情况越来越糟了,青鸾子前辈,咱们现在怎么办?”一向成竹在胸的李元泰也现出焦急的神色。

    青鸾子一通剧烈的咳嗽之后,痛苦地摇摇头。

    “你们看下面!”赛璐珞忽然指着下面喊道。

    我们几个人急得焦头烂额,这家伙居然趴在云头上看热闹。

    我刚想损她几句,却发现高鹏也趴在云头上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什么东西?这么好看。

    我趴在云头上一看,登时愣住了。

    只见青铜树上的小木屋前,一个男人抱着胡仙儿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

    那男子身高七尺有余,魁伟精壮,身穿藏蓝色绣碎金飞龙长袍,容貌清俊异常。

    “这人是谁?抱着胡仙儿哭成泪人了。”我指着男子问道。

    青鸾子叹息道,“此乃有穷国国君后羿,真是痴男怨女啊。”

    说话间,一辆豪华马车绝尘而至。

    马车停在青铜树下,两个侍女模样的女子下了车,掀起马车的车帘。

    一位身穿华服的美妇人走下车来,那妇人一脸怒气,叉着腰冲着树上喊道,“后羿!你给我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里。”

    我一看那美妇人,心说糟了,这嫦娥捉奸来了。

    这边厢,后羿继续抚尸痛哭,对嫦娥的河东狮孔置若网闻。

    嫦娥在树下急得火冒三丈,围着树转了一圈又一圈,叫骂声不绝于耳。

    “这夫妻俩有点意思。”高鹏大笑。

    嫦娥的叫骂声早就被耳朵尖的三足鸟听见,它纵身飞到被小圆球们折腾得筋疲力尽的太阳桑身边,轻声道,“主人,后羿正抱着胡仙儿的尸体在咱们的小木屋前痛哭,他老婆嫦娥找上门来了,现在上不去树,正在树下叫骂呢。”

    太阳桑阴着脸冷笑一声,“原来是嫦娥这个妒妇来了,后羿怎么知道胡仙儿在我这里?”

    “这应该是蓬蒙告诉他的吧,蓬蒙不是后羿的徒弟嘛,胡仙儿不是嫦娥叫他送来服侍您的嘛,以此类推,应该是蓬蒙把这件事告诉了后羿,后羿舍不得美人,亲自找了过来。”

    太阳桑哈哈大笑,“想不到你这蠢鸟也有机灵的时候。”

    “那现在怎么办?”

    太阳桑冷哼一声,“赤尾狐因贪恋后羿私自跟下凡来,闯下这一连串的祸事,究其因缘还是为了后羿,如今这嫦娥找上门来闹,我乐得看这妒妇的笑话。”

    “以主人之见……”

    太阳桑暗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残忍,“蠢鸟,你现在就下去,把嫦娥驮上树去。”

    三足鸟为难地笑笑,“主人,这不太好吧,惹得人家夫妻打架可不好。”

    太阳桑脸色一沉,飞起一脚,正中三足鸟臀部,骂道,“你这狗奴才,什么时候学会犟嘴了,我让你去你赶紧去,嫦娥这死贱人把狐妖送给大爷我,给我惹得这堆麻烦,我也得让她难受难受。”

    三足鸟看着满天乱飞的小圆球,哭笑不得,“主人,也真为难你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贱奴才来可怜我,赶紧滚!”

    太阳桑飞过来就是几脚,三足鸟哎呀一声滚落云头,正好落在青铜树下。

    “这太阳桑打算干吗?”我低声问道。

    李元泰嘘了一声,“静观其变。”

    我再看看高鹏和青鸾子,他们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于是我也开启了看戏模式。

    李元泰念动咒语,仙鹤带着我们飞下去,落在青铜树的树杈上,那片树枝恰好被一片云彩遮住,我们躲在云彩后,小木屋里的人看不见我们,而门前的一切我们尽收眼底。

    嫦娥正骂在气头上,却见一容貌怪异的小厮跌落脚前,遂上前,一脚踢飞了。

    这小厮正是三足鸟幻化的人形。

    三足鸟吃痛,捂着屁股站了起来,“今天我是没看黄历,怎么尽挨打了,被主人踹完又被娘娘踹。”

    嫦娥怒道,“太阳君在哪里?这天上十个太阳是怎么回事?”

    三足鸟揉着屁股道,“奴才给娘娘作揖了,这十个太阳还不是娘娘您干的好事,您送给主人的胡仙儿早就被狐妖附身了,这狐妖受了主人的精气,产下九个小太阳,所以这世间就有了十个太阳。”

    “瞎说!胡仙儿明明是人,哪里是什么狐妖。”

    “具体的也不跟娘娘争辩了,奴才亲眼看见那赤尾狐从胡仙儿体内分离出来。”

    “什么?你说什么赤尾狐?她怎么可能在这里?”嫦娥大惊。

    三足鸟无奈地笑笑,“这故事说来就话长了,赤尾狐当年在天庭的时候就插足娘娘跟后羿的家庭,及至你俩被天庭贬下凡间,她又不甘心地跟了去,知道后羿迷上胡仙儿之后,

    她心生妒意,吸了胡仙儿精魄附在她身上,这样她终于得偿所愿成了后羿的妃子。没曾想,又被娘娘打入冷宫。接下来的故事,我就不再赘述了,娘娘应该比我更清楚了。”

    嫦娥听完,气得银牙轻咬,怒火上窜,“又是赤尾狐!老娘跟她势不两立。那个贱人现在何处?”

    “回娘娘话,赤尾狐已经被青鸾子收服了。”

    嫦娥气得围着青铜树转了好几圈,方才定了定神,想起自己是来干嘛来的了。

    “后羿在何处?”

    “回娘娘话,后羿现在正在树上。”

    “赤尾狐和胡仙儿都已经死了,他一人在树上作甚?”

    “回娘娘话,后羿现在树上抱着胡仙儿的尸体哭得痛不欲生。”

    嫦娥一听,醋坛子又翻了一罐,怒道,“好你个后羿,她们活着的时候,你当她们心肝宝贝地疼着,死了你抱在怀里还舍不得撒手。你这没用的蠢奴才,还不赶紧带我上树去!”

    嫦娥上前使劲踹了三足鸟两脚,三足鸟不敢躲,只得忍痛扮笑脸。

    “来吧,娘娘,我这就带您上树去。”

    三足鸟肋下忽然生出两只翅膀,他一把抓住嫦娥的手道声得罪了,两人便如惊鸿一瞥往树上飞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