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时迟,那时快,狐妖的利爪刚要抓到李元泰的前胸,却见斜刺里飞过来一块石头,正好打在狐妖的爪子上,妖狐疼得哎呀一声,缩了回去。

    那黑球顺着石块飞来的方向转过脑袋,看见正在咳血的老头。不由地怒火中烧,破口大骂,“好你个老东西,又是你这老不死的。要不我就先杀了你,省得你这老杂毛碍手碍脚的。”

    黑球腾身一跃便到了老头面前,挥爪抓向老头。

    老头闪避不及,头一偏,只觉得耳边有风呼啸而过,风过后,肩膀上一阵剧痛传来。低头看时,发现肩膀已经被狐妖给抓破了,鲜血直流。

    黑球冷笑道,“老杂毛,乖乖受死吧。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李元泰急忙掠起身形飞了过来,挡在了老头前面。

    老头推开李元泰道,“年轻人,你不是这狐妖的对手,老朽命中该有此劫难,你自逃命去吧。”

    李元泰扶住老头道,“前辈何出此言,我李元泰虽然学艺不精、资历尚浅,可是我也懂得做人的道理,岂能见死不救。”说罢,乃冲着那黑球朗声道,“妖狐,你尽管放马过来,今天我李元泰就跟你决一死战!”

    黑球冷哼一声,“好个没见识的小道士,小小年纪,夸下海口,接招吧!”

    看到这里,我捅了高鹏一下,轻声道,“擦,李元泰他到底行不行啊?那妖狐那么厉害。”

    高鹏神秘地笑笑,“我对元泰兄有信心。”

    “可是那老头那么厉害都打不过狐妖……”

    赛璐珞刚一张嘴,就被狐妖听见了,只见那狐妖转动黑球似的脑袋往我们藏身的地方望了一眼,厉声道,“什么人?”

    我吓得赶紧捂住赛璐珞的嘴巴,“闭嘴吧,三八。你那么大声,想害死大家吗?”

    赛璐珞毫不示弱,一把推开我,低声骂道,“放开你的臭手,少趁机吃我豆腐。”

    “擦,就你,还豆腐,胸部跟飞机场一样平。”

    赛璐珞还要还嘴,被高鹏制止了。

    阿呆博士摇摇头,“嘘别吵了,依我看,下面快出人命了。”

    我望向木屋门口,果然发现气氛异常紧张。

    黑球把身子弓做一团,作势要扑过来。

    李元泰有点慌乱,大喊道,“太阳桑,踆童,抓鬼除妖是正道,你们也一起帮忙啊。”

    本以为太阳桑会有所反应,没想到太阳桑伸了个懒腰道,“踆童,时间不早了,咱俩该出门了。”

    巨鸟点点头,“是,主人,我这就去给主人准备车。”

    巨鸟飞上树梢,不一会儿,驾着一辆光芒四射的金马车过来了,马车上镶满了无数的宝石珠翠,看上去华丽无比。

    太阳桑轻快地跃身上了金马车。

    巨鸟挥动马鞭在马屁股上抽了一下,金马嘶叫一声,扬长而去。

    刹那间,天地间,骤然有了光明。

    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说实话,我第一次看见李元泰这么紧张,我还想说点什么,高鹏死死捂住我的嘴巴,“别出声。”看得出,高鹏似乎比李元泰更紧张。

    果然是中国好基友,一个落难,一个担心。

    老头拍拍李元泰的肩膀道,“年轻人,扶我起来,把你的真气过给老朽,让老朽来对付它。”

    李元泰点点头,扶老头坐好,然后在老头身后打坐,气运掌心,只见两股浅蓝色的真气自李元泰的双掌流出,缓缓注入老头体内。

    刚才还咳血不止的老头,忽然精神振奋,睁开双眼,怒道,“妖狐,受死吧。”

    黑球见状,哈哈大笑,“青鸾子,你个老糊涂,我看你是真的老了,以这个年轻人的真气和修为怎么可能斗得过我?你简直痴心妄想!”

    老头冷笑道,“是不是妄想,那要试过才知道。妖狐,你别得意,这年轻人的确资历尚浅、修为不够。你刚才已经被我的三昧真火重创,以你目前的状态,这年轻人你还真不一定打得过。”

    黑球呸了一声,伸出利爪咆哮一声,又要扑过来。

    老头气运剑指,金色的符火自剑指喷出,符火先是烧着了黑球的爪子,然后顺着爪子彭地一下子燃着了全身。

    黑球被一团符火裹挟着再次倒地,嚎叫连连。它在地上滚来滚去,妄图把符火弄灭,可是符火越烧越旺,疼得它再度把身体缩到最小,抵御符火的灼烧。

    老头嗤笑道,“赤尾狐,你不要太得意了,老朽要让你知道笑到最后的人是我。”

    “该死的老杂毛,奴家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黑球在符火中怒骂。

    老头以剑指在地上划了一个圈,那圈立刻变为符火熊熊燃烧把黑球圈在里面。

    这一切跟我之前所见一模一样,不同的是,符火尽管烧得很旺,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形成符狱。而且符火的高度并不高,还有着越来越弱的趋势。

    老头不断地运气调息,可是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使符火形成符狱。

    看着老头渐渐苍白的面孔,我不禁看了坐在老头身后为老头输送真气的李元泰。

    谁知道,不看则已,一看吓一跳,李元泰此刻脸色青白,没有一点血色,就算隔了这么远,我也清楚地看见他额头上爆出的青筋和微微颤抖的双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元泰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而且不光是手臂,他的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似乎他随时都有可能倒地不起。可他还是努力集中精力,把体内不多的真气输送给老头。

    糟了,李元泰很明显体力不支,我想问问高鹏怎么办,可我发现高鹏脸色刷白,他神情严肃地盯着木屋前的两人一黑球,显然他也很茫然。

    倒是阿呆博士,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

    我最担心的一幕终于发生了,李元泰终因体力透支,哇地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身体也绵软地靠在墙壁上。

    失去了真气支撑的老头也颓然倒地。

    噗地一声,围绕着黑球的那一圈符火熄灭了。

    紧接着,黑球身上的符火也渐渐熄灭。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