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轮到太阳桑惊讶了,“不会吧,就这么一晚?”

    老头点点头,“对,就这么一晚。”

    狐妖在烈火中听得真切,它见太阳桑心怀恻隐,立刻哭叫道,“太阳桑,救我啊,就算你不想救我,你也要看在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的份上,你难道打算看着这个老东西把你的孩子活活烧死吗?”

    太阳桑犹豫了,他看了看老头,还是没有迈步上前。

    这玩笑开大了吧,太阳和狐妖生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宝宝呢?

    老头上前一步拦住太阳桑,“就算是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那孩子也是个妖孽,绝对不能让它出世,我已经算过了。这个孩子将给凡间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所以一定不能让他降临人世,咱们一定要在这孩子降生之前毁了他。”

    老头说完,气运剑指,用剑指在狐妖身边画了一个圈,把狐仙圈在里面。那圈落地之后立刻化为一圈金色的符火,符火熊熊燃烧,火苗子腾起丈许,渐渐的,火焰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半球形的金色符狱,将狐妖罩在里面。

    那狐妖哪里肯就范,在符狱中疯狂踢转腾挪撞得符狱碰碰直响,狐妖的声音也早就由痛苦的呻吟转为狂躁的怒吼。

    我想它明白自己的大限到了,它显然在做最后的挣扎,尽管这挣扎毫无意义。

    老头在符狱前打坐,冥思片刻后,乃朗声道,“赤尾狐,你听着,你是千年得道的狐仙,我本不忍杀你。可你怀下孽胎,老朽不得不杀了你防孽胎出世。”

    狐妖在符狱内正自煎熬不过,忽听得青鸾子如是说,不由地破口大骂,“你个老不死的,奴家就是做了鬼也不放过你。奴家听说你这老不死没事就炼一堆丹药往肚子里塞,所以才落得一身毛病,奴家祝你这老东西早晚练成毒药,毒死你这爱管闲事的小老儿。”

    老头苦笑着摇摇头,“赤尾狐,饶是你这样记恨老朽,老朽仍旧祝福你来世投胎做人,永脱皮毛之苦。你且安心去吧。”

    那狐妖在符狱内闹得更凶,乒乓的碰撞之声也更响了。

    有好几次,我都担心狐妖会撞破符狱逃了出来。

    可那符狱竟似顽石一般,任凭狐妖如何折腾,竟坚如磐石,纹丝不动。

    “那符狱究竟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如此坚不可摧。”还没等我发问,高鹏就已经在问李元泰了。

    李元泰压低嗓门道,“那符狱和符火皆是青鸾子真气所化。”

    高鹏大惊,“啊?那样不是很消耗体力吗?”

    谁知话音刚落就见老头忽然开始剧烈地咳嗽,然后哇地喷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

    尽管极度虚弱,老头还是勉强打坐,气运剑指,一股真气缓缓由剑指流入符狱,随着,真气地不断流入,符狱内的火也愈来愈旺,那狐妖的叫声也愈发凄惨。

    我看着地上老头喷出的那一口血,真为他捏把汗。

    果不其然,老头坚持了不到三分钟,立马身子一软,瘫倒在地。而这一次,老头努了半天,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再看那符狱,失去老头真气的滋养,竟然很快地变回火苗,又由火苗变回老头画在地上的圈,最后,连那个圈也消失不见了。

    由于符狱消失,那狐妖的模样自然显露出来,原本体型硕大的狐妖如今只剩下一个脸盆大小的黑球,它的身体早就被符火烧成黑炭,看着它身上的符火渐渐熄灭,我们才想起它半天没有动静了,不知什么时候,它的惨叫声也停止了。

    它已经被烧死了吗?

    正当众人打算松一口气的时候,那个黑球忽然动了起来,骤然间变大。

    噗地一声,从那团黑球里伸出四只锋利的爪子,那四只爪子落地之后,一个像是脑袋的东西从黑球的顶部凸出来。紧接着,那个像是脑袋的东西凹下去一块,从那凹陷处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该死的老东西,枉你费尽了真气也烧不死我,我看你也是气数已尽,既然我出得了你的符狱,那你就死定了,老杂毛,接招吧!”

    那黑球说着,立起身来,足有半人高,它伸出两只利爪,朝着瘫在地上咳血的老头猛扑过来。

    老头拖着虚弱的身体闪过一边,算是勉强躲过。

    老头挣扎着坐起来,再次运气,刚比出剑指,忽觉眼前一黑,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那黑球见状得意地哈哈大笑,“青鸾子老头,不要再逞强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死老东西,还想烧死我,结果反倒被我所杀,真是天下奇谈啊。”

    老头挣扎着想要再次坐起来,可是失败了,他伏在地上不断地咳嗽,手指黑球骂道,“赤尾狐,你不要得意,老朽就算死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你肚子的东西会害死你。”

    “是吗?”黑球冷笑一声,“你个老不死的,死到临头了,还想吓唬我,你以为我吓大的吗?”

    黑球说罢,从那个像是嘴巴的凹陷处喷出一股黑烟,黑烟像条毒蛇般蜿蜒着朝老头扑过去。

    老头虚弱地朝后缩去,靠在木屋的墙壁上坐定,气运剑指,可是终究气力不支,再次咳着瘫倒在地。

    黑球得意地哈哈大笑,“老头,你完蛋了,受死吧!”

    黑球念动咒语,那黑烟腾身而起,绕着老头转了好几圈,一瞬间,化为一道黑色的绳索,绳索渐渐收紧,直勒得老头面孔发青,咳个不住。

    李元泰见状,叫声不好。

    好个李元泰,一个鹞子翻身从蝴蝶背上跳将下来,稳稳落在黑球身后,李元泰暗自运力击出一掌直奔那黑球后心。

    这一掌带着罡风,李元泰用了十成的功力,准备把那妖狐一击毙命。

    黑球灵活地一闪身,虽然没有击中,但被罡风所伤,黑球疼得哇哇大叫。黑球这一疼倒是给老头解了围,只见那缠住老头的黑色绳索骤然变作黑烟,消失不见了。

    解开了绳索的老头,继续咳个不住。

    “哪里来的小道?毛还没长齐,就想收服老娘?快快报上名来。”

    李元泰看着黑球那形似嘴巴的凹陷处一开一合,闻着黑球身上令人作呕的焦臭味,说不出的惊恐万状,不过他还是强自镇定道,“贫道李元泰多有得罪。”

    黑球皱缩成一团,旋即又迅速展开,伸出镰刀般锋利的爪子咆哮着朝着李元泰扑了过来,眼见着那李元泰的胸口就要被狐妖抓个大窟窿。

    我们骑在蝴蝶背上,也不由地替他捏把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