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桑看见胡仙儿倒地不起,心疼地上前一把抱住,摇晃道,“仙儿心肝,你怎么得了?你倒是醒醒啊。”

    看胡仙儿毫无反应,太阳桑下意识地用手去探了探她的鼻息,不由地脸色大变。

    “杂毛老道,你究竟对仙儿做了什么?她已经死了!”

    巨鸟见主人哀伤,也跟着跳着脚大喊,“糟老头,你打死人了,你说说你要怎么死吧?”

    巨鸟咬牙切齿地在地上忽扇着翅膀走来走去,它的三只大脚把地面踩得咚咚直响。最后,它停下脚步,展开翅膀,怒视着站在云彩上的老道,随时准备扑上去啄瞎他的眼睛,就等主人一声号令。

    老头猛地咳出一口血痰,抹去嘴角的血迹道,“太阳君、吃货三足鸟,亏你们还是神仙,连人和妖都分不清,老朽刚才告诉过你们真正的胡仙儿早就死了,那个跟你洞房花烛的是千年狐妖赤尾狐。你俩真的打算为了一只狐狸跟老朽翻脸动手吗?”

    老头话刚说完,就见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个黑球骤然变大,一个女子从黑球中跳出滚落在地。

    那女子穿着火红的长裙,有着娇艳无比的姿容,尽管其容颜世上难寻,可是从她尖尖的耳朵和尖锐的长指甲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一只狐狸。

    看见那黑球如此变化,太阳桑立刻愣在当场,摩拳擦掌的巨鸟也傻眼了。

    “主人,原来那牛鼻子说的都是真的。”巨鸟尴尬地碰碰太阳桑。

    太阳桑一脚踹飞巨鸟,“滚到一边去,你这蠢货。”

    巨鸟揉揉屁股,“滚就滚,主人被人忽悠了,就会拿爷撒气。”

    老头笑道,“你这只呆鸟,就知道吃,人狐不分,你是怎么保护你家主人的?”

    赤尾狐落地站稳身形之后,怒视着老头,冷笑道,“好你个爱管闲事的杂毛老道,我跟这世间的哪个男子交好与你这老杂毛何干?非要跳出来坏我好事。看你这老杂毛咳个没住,多半是吃了什么走火入魔的丹药,怎么没吃死你这老东西!素闻终南山的青鸾子都是把丹药当饭吃的,不知此话可当真?”

    把丹药当饭吃?

    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老头抓起大把的丹药往嘴里的塞的画面,忽然感到忍俊不禁。

    老头冷笑道,“你这只狐狸精就知道四处迷惑男人吸精魄,你要知道,太阳君的精魄是吸不得的,老朽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因为你的轻浮,人世间马上会有一场灭顶之灾,而你本人也将大祸临头。”

    赤尾狐听了脸色大变,“你这糟老头子休得吓唬我,我赤尾狐修炼千年,什么事没经过,轮着你这老杂种聒噪。”

    太阳桑听了大怒,“好你个大胆的狐妖,大爷乃纯阳体魄,居然连大爷的精魄你也敢吸!”

    太阳桑说罢,摆好身形,气运剑指,就要做法。

    巨鸟见状,急忙上前,“区区一个狐妖,何劳主人动手,爷就把它搞定了。”

    赤尾狐见太阳桑和巨鸟都要对它出手,急忙大喊,“太阳桑,你千万不要听老杂毛一派胡言,奴家同你欢好,完全出自真心,奴家是真心爱你的。奴家未曾吸取大爷精魄,还请大爷明鉴。”

    太阳桑见赤尾狐喊声凄切,不免想起昨夜****,乃心生恻隐,巨鸟见主人没了动静,不由地愣在当场。

    赤尾狐继续惨声道,“奴家一直仰慕太阳桑的美貌,只是不得机会接近,偶然得知太阳桑最心仪的女人是胡仙儿,于是便借了胡仙儿肉身傻等太阳桑临幸,不曾想奴家的美名被后羿得知,竟被后羿选进宫去,

    受那嫦娥百般虐待,那嫦娥嫉妒心重,欲得专宠,趁后羿远征派蓬蒙把奴家送给太阳桑做侍妾,她一心只想打发了奴家这个眼中钉,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奴家的心愿。奴家终于得偿所愿,还得拜嫦娥所赐。”

    太阳桑听了,痛苦地摇头,“妖孽啊妖孽。这真是一场孽缘。本大爷自以为红尘中唯我最痴,迷恋人间女子胡仙儿,想不到大爷又被一狐仙迷恋。”

    老头嘿嘿冷笑,“赤尾狐,你不要再编故事了,当初在天庭,你为了后羿跟嫦娥闹得不可开交,搞得人家夫妻差点离婚,后来人家夫妻被贬凡间,你又跟着下凡,

    你之所以借胡仙儿的肉身并不是为了勾引太阳君而是为了再次勾引后羿,没想到又斗不过嫦娥,被遣送给太阳君做侍妾之后,见了太阳君的美貌,又立刻坠入情网,见异思迁。这才是真实的你。”

    老头一席话,说得赤尾狐恼羞成怒,它咆哮一声,露出原形。

    一只足有一丈来高的狐妖站在老头面前,尖锐的牙齿和爪子如镰刀一般锋利,狐眸中发出一抹幽森的碧光,电光火石间,狐妖伸出一只爪子猛地朝着老头的胸口抓去,似乎想一爪抓出老头的心脏。

    老头坐着没动,身上却燃起了金色符火,那符火顺着狐妖的爪子迅速蔓延到了全身,很快狐妖就变成了一只火狐,符火灼烧着它,它发出凄厉的惨叫。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皮毛烧焦的气味。

    老头一边咳嗽一边缓步上前,摇头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狐妖兀自在地上打滚,想把身上的火弄灭,可是符火哪里熄得灭,那火像是生了根般地越烧越旺,不一会儿,狐妖全身的毛被烧去大半,狐妖疼得嗷嗷叫唤,那声音跟小孩哭似的。饶是疼得满地打滚,狐妖依旧叫骂声不绝。

    “死老东西,居然阴我,我就算死了下到十八层地狱,也绝饶不了你!”

    老头冷笑道,“赤尾狐,就算老朽不用三昧真火灼烧你,你肚子里的东西也会要了你的命。”

    “你个死老东西,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我肚子里的东西。”狐妖挣扎着问道。

    老头又咳出一口血痰,吐了之后,平静地道,“赤尾狐,你已经有孕在身了。”

    老头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我忽然觉得毛骨悚然,狐妖怀孕了,谁是孩子的父亲?是后羿还是太阳桑?总不会狐妖跟太阳桑亲热那么一晚就怀孕了吧?

    这念头一出,连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那边厢狐妖声嘶力竭地喊道,“老东西,我根本就没有身孕。”

    此时的狐妖已被符火烧得皮毛全无,只剩下焦黑的肌肉和筋骨。它的眼珠子早被符火烧爆了,它就用那一对血窟窿恶狠狠地瞪着老头。

    老头继续平静地道,“你怀了太阳君的孩子。”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