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头穿着浅灰色道袍,拄着松枝拐杖,站在半空中的一朵云彩上,不住地咳嗽。

    这要是半年前的我,早就给吓傻了,可是自从进了常青学院之后,我什么怪事没见过啊。

    我看看一向机敏过人的高鹏,再看看抓鬼拿妖无数的李元泰和有着发明大王称号的阿呆博士,他们全都张大嘴巴看着老头,面面相觑。至于赛璐珞那个白痴,我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她显然是手足无措。

    我回头一看,果然,赛璐珞那白痴咬着半只鸡腿愣在那里。

    这边厢,我们五个全部呆住。

    那边厢,老头站在云彩上不住地咳嗽。

    艾玛,看老头咳得肝肠寸断,我真担心他老人家把肺给咳出来。

    既然大家都全无动静,干脆我上去跟人家打个招呼吧,否则这么僵着也不是事儿啊。

    于是我只好站起身来挤出一脸贱笑,抱拳道:“嗨!这位老大爷,您咳了那么久,身体不要紧吧?”

    那老头终于在咳出一口血痰、吐了之后,方才慢悠悠地开了腔,“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年轻人,居然还在这里悠闲地吃东西。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你们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

    老头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吓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老大爷,你什么情况,什么我们就要大祸临头了,别吓唬我们啊。”

    “这里是太阳君的宅邸,你们知道吗?”

    “知道啊。这里住着太阳桑和他的奴隶踆童。”

    老头点点头,又干咳了一声,“对,这里住着太阳君和他的奴隶三足鸟。”

    我不由地大惊,“老大爷,你说什么鸟?我没听清。我没看见有什么鸟啊。”

    老头估计年纪太大了,听不清我说什么,而是自说自话地说了下去。

    “我是终南山得道成仙的气士,名曰青鸾子,方才老朽正在道观里炼丹,却见这里妖气冲天,怕是会有大事发生,于是特此赶来查看。”

    “妖气冲天?何来的妖怪一说?”

    我话刚说完,就被李元泰示意不要多嘴。这时,我猛然想起李元泰说过胡仙儿就是赤尾狐。

    青鸾子掐指一算,大呼一声,“糟了,糟了,这千年妖狐万万不能跟太阳君苟合,否则人间将带来一场劫难。”

    老头说罢,丢下我们,立刻驾云朝着小木屋飞去了。

    我本想告诉老头太阳桑和胡仙儿这对狗男女早就搞在一起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李元泰果断道,“咱们跟过去看看。”说罢,默念咒语,蝴蝶顿时振翅高飞,朝着小木屋飞去了。

    小木屋外,老头正在叫骂。

    “赤尾狐,你这不要脸的贱人!赶紧滚出来!免得老朽进去要你好看!”

    “赤尾狐,你这水性杨花的骚狐狸,没脸出来见人吗?”

    屋里一点动静没有。

    一切还跟我刚才偷跑出来时一模一样,木屋的门窗大敞着,灯光从屋内射向外面,在这没有月亮的夜晚,显得那样空泛无力。

    说是一模一样也不对,我逃出来的时候,胡仙儿还在卖力地狼叫,踆童鼾声如雷,可是现在屋里悄无声息。

    很显然,踆童已经醒了,胡仙儿和太阳桑亲热举动也已经停止了。

    老头一通银娃贱妇的乱骂,骂人的间歇还止不住地咳嗽,我真担心老头一口痰上不来憋死在那儿。

    本以为胡仙儿听了这些不堪入耳的谩骂会架不住出来接招,没想到胡仙儿也真沉得住气,愣是没动静。

    老头继续骂,继续咳。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呼啦一声,从小木屋里飞出一只巨鸟。

    这巨鸟足有一丈来高,一身金色的羽毛在暗夜里仿佛夺目的明珠,令人惊讶的并不是它那身光彩夺目的羽毛,而是它有三只脚,那三条腿比我的大腿还粗。

    巨鸟站在木屋门口,忽扇着翅膀道,“青鸾子老头,你不睡觉别人还睡觉呢,一把年纪了,为老不尊,再在这里扰我家主人的清静,别怪爷对你不客气!今晚是我家主人洞房花烛夜,你要是再闹下去,扰得我家主人发了怒,有你好看的。”

    这巨鸟说话的声音和语气怎么这么熟悉啊。

    擦,我想起来了,这不是踆童的声音吗?

    难道说踆童就是老头所说的三足鸟?

    如果是的话,难怪这厮这么爱吃毛毛虫、青蛙、蜥蜴和蛇,这些小动物不都是猛禽类鸟儿最爱吃的食物吗?

    老头毫不示弱,“三足鸟,你这只吃货笨鸟,赶紧把那只狐狸精给我叫出来,否则酿成大祸,你这只笨鸟可担待不起。”

    巨鸟冷哼一声,“青鸾子老头,你大半夜的扰人清静,你想叫谁就叫谁,你以为自己是谁?依我看,你还是赶紧回你的终南山炼丹去吧。我家主人和胡仙儿美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哪里轮得到你这个杂毛老道来反对!”

    巨鸟刚跳着脚骂完,就看见太阳桑搂着胡仙儿从木屋里走了出来。

    太阳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道,“青鸾子老头,你没事就在道观里好好炼丹嘛。大半夜来我这里吵吵什么啊?”

    老头指着胡仙儿大吼道,“太阳君啊,你糊涂了,她根本不是什么美貌女子,她是被千年狐妖附身了,真正的胡仙儿早就被它吸食了精魄死了。”

    胡仙儿柳眉倒竖,“你这牛鼻子老道,恁地无理,臣妾乃是有穷国国君后羿的妃子,因深受国君宠爱被娘娘嫉恨,特此把妾身送给太阳君做侍妾。妾身真是命苦若黄连呀。”

    那胡仙儿说到伤心处,竟然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老头冷笑一声,“赤尾狐,你不要装了,现身吧!”

    与此同时,老头的松枝拐杖骤然飞起,朝着胡仙儿的面门打将过去。

    胡仙儿登时变了脸,只见她身形一转,避开拐杖,怒道,“就凭你一个半死不活的老杂毛也想拿住我!休想。”

    老头气运剑指,默念咒语,只见一张金色的大网朝着胡仙儿兜头罩下。

    胡仙儿躲避不及,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正好被网罩住。

    那胡仙儿倒地之后立刻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少顷,一股黑烟自胡仙儿身上冒出,这股黑烟穿过网眼,飘到半空中,聚成一个圆球形,那黑色的圆球在半空中载浮载沉,此时,将近黎明,天色将要大亮,故而看得十分清楚。

    老头见黑球吃了一惊道,“不好,没拿住它,让它跑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