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

    我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生活在北方的我虽然很少看见蛇,可我还是很怕这种吐着信子、在地上曲里拐弯爬来爬去的家伙。

    之前踆童夹着它的时候,它并未吐舌头,由于它的体型短粗圆胖,我一直以为它是鲈鱼,直到看见它吐出信子,才知道它是一条蛇。

    尼玛,有长成这样的蛇吗?

    又短又粗又肥不说,还通体透明,连肚子里的内脏都看得清清楚楚。

    踆童点点头,“这就是非常著名的水晶蛇,俗话说的好,天上龙肉地上水晶蛇肉,水晶蛇的肉可以说是陆地上最鲜美的食物。尽管它的毒性非常强,被誉为三步倒,每年被水晶蛇咬伤中毒而死的人不计其数,还是不妨碍食客们捕捉它。

    其实水晶蛇刚捉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么肥,于是我就每天捉青蛙和昆虫喂它,等它长肥了,再把它泡在千年女儿红里。于是这道非常美味的菜就叫做琼浆泡白条。忘记告诉你,水晶蛇的肚子会越泡越透明,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鬼才敢试呢!

    毒性这么强还这么多人爱吃,这是得有多馋啊。

    我完全被踆童吓懵了,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弱弱地问一下,那句俗话不是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吗?”

    踆童鄙夷不屑地白了我一眼,“当你把水晶蛇塞进嘴咀嚼的时候,能感到它在挣扎,感到它无可奈何地抗拒以及它对生命的最后一点执着。当你吃驴肉的时候,会有这么丰富的感受和这么美好的体验吗?”

    胡仙儿又是一阵爆笑。

    尼玛,这疯女人被嫦娥折磨得有多久没笑过了?不是想着这会子把这几年的笑都补回来吧。

    这次,我怜悯地看了她一眼,都不屑去瞪她了。

    踆童兴奋地搓着双手,宣布道,“现在咱们就一起分吃这条非常美味的水晶蛇,首先咱们先把它的毒腺去掉,这样吃起来就不用担心会中毒了。一般毒蛇的毒腺不在头部就在颈部,为了安全起见,我一般是把颈部以上的部分全部切了丢掉。来,蠢奴才,把刀子递给我。”

    踆童说着,踹了我一脚。

    我只好走到桌边,把刀子递给他。

    他把一个空盘子递给我,“你用盘子把蛇的头部遮住。”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不这样的话,万一毒腺破裂,毒液很可能直接崩到眼睛里,那你可就成瞎子了。”踆童不耐烦地解释道,末了又絮絮叨叨道,“如果你瞎了,我就又没有奴隶可以使唤了。”

    我打了个寒战,“放心,我一定会把它的脑袋遮得严严实实的,绝对不会让毒液溅到我眼睛里去的,因为那样你就没有可以使唤的奴隶了。”

    接下来,我用盘子遮住蛇头,踆童左手按住蛇身,右手拿刀往下用力一剁。

    由于那条蛇一直被泡在酒里,醉得迷迷糊糊的,所以才能这样任由人的摆布。

    扑地一声,那条蛇顿时身首异处。

    “成功了。”我兴奋地喊道。

    我为自己没被毒液溅到而感到欣喜万分。

    踆童冷哼一声,“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让你用盘子遮住蛇头吗?”

    “知道啊,你不是说为了防止毒液溅到我的眼睛里吗?”

    踆童摇摇头,“不是的,我让你用盘子遮住蛇头是为了防止毒液溅到我的眼睛里而不是你的眼睛,你瞎不瞎的,与我无关,我关心的是自己的眼睛别被溅上毒液。如果你真的瞎了,那么躺在这桌子上的就将是你。你将进行你人生的最后一点奉献就是被我们吃掉。”

    踆童说完就狞笑着把我踹翻在地。

    尼玛,还有比这更残酷的真相吗?

    我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看见他们仨正在分吃那条水晶蛇。

    踆童把蛇分成三等分,恭恭敬敬地道,“主人位高权重理应分得颈部到胸部这一段,这段蛇身肉质肥厚,主人吃了可以强身健体,而胸部到腹部这段蛇身肉质细嫩多汁,应该分给胡美人,仙儿娘子吃了可以美容养颜,至于尾巴这一段肉少骨多,口感不佳,就赏赐给奴才好了。”

    他们三人一拿到自己所分的那一份,就立刻进入疯狂咀嚼模式。

    胡仙儿不住地喊着太好吃了,我还要。看着她吃的满嘴鲜血的贪婪样,我真的又感到胃里有东西在涌动,可惜的是,刚才把胆汁都吐光了,这次真的没得吐了。

    才几分钟的功夫,他们仨就把五条水晶蛇抢吃一空,意犹未尽的胡仙儿端起泡蛇的酒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喝完酒汤之后,她又开始舔手指头,十个手指一个不落。

    尼玛,舔得津津有味。

    那蛇肉就香成这样?

    说实在的,看着他们的吃相,我真的感到毛骨悚然,可是我又无处可逃,一会儿他们吃美了喝高了,别再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这青铜树有多高?我现在所在的树屋离地面又有多高?我全都不了解,如果贸然从窗户跳下去,我会不会摔成肉饼?

    我感到自己快被吓疯了,有几次,我已经磨蹭到窗边,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勇气跳下去。

    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我假装找东西吃,其实也不用假装,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几乎每个盘子里都有毛毛虫,有死的,还有半死不活正在蠕动的。

    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饿成这样,满桌子的菜居然没有一个能下筷子。我也是醉了。

    终于让我发现一盘能吃的东西,那东西大约鸡蛋大小,形状也跟鸡蛋差不多,感觉就是鸡蛋被裹了面然后再油炸了一下,黄橙橙的,装了满满一大盘,还散发着特别的香味。

    你说饿得两眼昏花的我如何能抵抗它的诱惑?

    郭德纲说的好,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还能饿死我这大活人吗?

    我一把抓起一个“炸鸡蛋”塞进嘴里,一口咬下一大半,味道的确鲜香异常,令人过齿难忘。好吃是肯定的,但那东西肯定不是鸡蛋。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