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蒙心情不悦地把我和胡仙儿塞进马车,然后气哼哼地上了另一辆马车。

    我知道蓬蒙为什么不开心,是因为目前碍于嫦娥的淫威,他不得不亲自把胡仙儿送给太阳君,等后羿回来后知道人是他送的,他自然跟后羿无法交代,可是现在如果不去,又得罪嫦娥,真是两面难做人。

    看样子这丞相也不是好当的,话说这后羿也真是个怪人,既然之前这么宠爱胡仙儿,爱到夜夜流连的地步,居然也忍心看着嫦娥把她打入冷宫,每日做些洗衣煮饭的粗苯活儿。好歹也贵为有穷国国君,不就是宠个妃子嘛,也被正室压成这样。

    不过仔细想想刚才嫦娥说的那番话,这后羿应该是个怕老婆的家伙,当然嫦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只可怜了胡仙儿,成为宫斗的牺牲品。

    马车一路颠簸,我坐在绝世美人胡仙儿身边,真的有点心猿意马,美女身上特有的体香强烈地刺激着我的鼻腔。每次马车一颠簸,我都会碰到她那柔软香滑的肌肤,那冰凉滑腻的触感犹如一条蛇在我身上蜿蜒游动,既致命又充满诱惑。

    胡仙儿倒是安静得很,上马车之前还是一副要奔赴刑场的表情,一上马车之后,立刻平静下来,既不啜泣也不抹泪了。

    这美女的情绪居然平静得这么快,印象中,班上的妹子一哭,怎么也得仨钟头才能止住抽泣,看着妹子们难过地抖动小肩膀的瘦削背影,我心里也不好受,所以我从不去惹妹子不开心。

    可是,这胡仙儿究竟是什么鬼?情绪平复得如此之快。

    我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几次偷偷地侧过脸打量她,可是车厢内黑呼呼的,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只听得见她轻微的呼吸声。

    唯有车帘掀动的时候,才有光线射进来,恰逢清风掀起车帘的一角,我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很诡异,那完全不是一个弱女子该有的表情。

    人心难测,虽然她斗不过嫦娥,也不代表她就是个善茬。

    原本打算跟美人搭话的我还是闭上了嘴巴,一则我张嘴就露馅,因为我是男人嗓音,二则我来自四千多年后的天朝,对这里的风土人情根本不了解。万一说穿帮了,可就麻烦大了。

    综上两点,还是少说为妙。

    我们坐着马车走了很远,感觉越往前走越热,我和胡仙儿挤在一个车厢中,热得我大汗淋漓,估计我的衣服都能拧出水了。

    我焦躁不安地在车厢中动来动去,想掀起帘子透气,又担心被胡仙儿训斥,只好就这么憋着。

    奇怪的是,车厢里闷成这样,胡仙儿居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连个擦汗的动作都没有过。

    擦,她这究竟是个什么体质?

    在我热到快要中暑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马车一停,不等蓬蒙的随从掀帘,我就立刻从车厢里跳出来,蹲在路边呕吐起来,直到把今天的午饭都吐干净了,我才觉得稍稍好过了一点。

    我抬头一看,四周哪有什么宫殿啊,脚下全是龟裂的土地,地上连草毛子都没有。

    太阳桑难道住在荒原上不成?

    一想到我和胡仙儿今后就要住在这里,忽然悲从中来。

    “就是这里吗?”我禁不住问道。

    蓬蒙点点头,指了指前方不远处,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那里有一棵巨树,树干得有三人合抱那么粗,树身高耸入云。

    我呆住,手搭凉棚望向大树后面,只看见树的周围有几棵矮树,以及稀稀拉拉的灌木丛。

    还是没看见什么房舍,根本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这蓬蒙脑子坏掉了吧?

    我疑惑地看着蓬蒙。

    蓬蒙的手依旧指着前方。

    前方就只有这棵树了。

    难不成太阳君就住这棵大树上吗?这简直太荒谬了吧。

    蓬蒙完全不理会我的嘴巴张得有多大,径直走到那棵大树跟前,敲了敲树干,令我惊讶的是那树干居然发出具有金属质地的当当声。

    我好奇地走过去,才发现那棵树居然是青铜的,一棵青铜巨树巍然立于旷野之中。

    树下有一口井,一路上又热又渴,刚才又吐了半天,我真的好想喝一口清凉的井水解解乏。

    我弯下腰去,把井里的吊桶拉上来,一股井水的清冽也随之扑面而来。

    我抱起桶,张口就喝,却发现桶里漂浮着一层棕灰色圆圆的东西,那些东西毛茸茸的,似乎还在蠕动,其中有一只差点爬到我的手上,我尖叫一声,桶从我手中滑落,跌回了井里。

    “别动那桶里的东西!”

    忽然听见有人在头顶大喝一声。

    我抬头向上望去,不提防一个人顺着树干刺溜一下子滑了下来,差点砸在我身上。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从地上爬起来,正好跟那人四目相望,那人长着一双碧莹莹的大眼睛,瞳孔却跟针尖一样小,最令不舒服的是他没有鼻子,原本该是鼻子的地方有着两个圆圆的鼻孔,他的嘴就更奇怪了,尖尖的像是要从脸上凸出来。

    我生平从未见过这么怪异的长相,不由得尖叫一声。

    本以为那人看见我是个女人他看见的当然是赛璐珞的外貌就会怜香惜玉,没想到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抓住我的前襟,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了起来。

    “桶里的怪东西是什么?我只是想喝口水而已。”我完全被这怪人吓傻了,哆哆嗦嗦地问道。

    “你有资格问吗?桶里的东西要是少了一个我就杀了你打牙祭。”他把那张怪脸贴近我的面孔,嘴里喷出的臭气呛得我打了个喷嚏。

    我愤怒地把脸扭向一边,这家伙也太无礼了吧,是他自己把怪东西放在井里的,我只不过想喝水恰巧撞见而已,他还以我会偷那些恶心的东西不成?

    “那些令人呕吐的东西没人惦记,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你个笨女人,居然敢犟嘴,刚才你还妨碍爷的脚落地,没看见爷正从树上下来吗?一点眼力价都没有。”怪人说着,抡起醋钵大小的拳头就要揍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