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不知如何是好。

    不一会儿,我听见有女人啜泣的声音,我偷偷看了一眼,原来是嫦娥在抹眼泪。

    “蓬爱卿,连你也不关心我了。”嫦娥哽咽道。

    “蓬蒙不敢,师母有话请讲。”

    “你师父他越来越不关心我了,他已经不爱我了。”

    蓬蒙慌张地低头道,“哪里会?师父曾经亲口对我说,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是你,他会爱你一生一世。”

    嫦娥摇摇头,凄然道,“他如果真的这么爱我,又怎么会三番五次让你给他找妃子。”

    “这……”蓬蒙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大男人三妻四妾原属常事,更何况他是一国之君,又怎么可能把心只给一个女人。这点还请师母见谅。”

    “他哪里有把心给我,自从你把那个胡仙儿献给他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白天黑夜都耗在胡仙儿的锦瑟宫里不出来,不事朝政,似乎世间就剩下听仙儿唱歌看仙儿跳舞这两件事。

    我气不过,跟他闹了几次,他偶尔也会留宿在我的锦香宫,可是人在心不在,夜里说梦话都是仙儿宝贝儿仙儿乖乖的。我一气之下,就把那个胡仙儿打入冷宫,命她每日洗衣煮饭,不得与国君见面。你师父心中不忍,又不肯过分违拗我,就找各种借口躲着我。

    一有战乱,他马上抢着去平定,哪怕是几个小毛贼裹事他都要亲自出马,我知道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就是为了避开我,他早就不爱我了。他打着平复逆贼的旗号频繁去边境,就是不想看见我,他恨我,他讨厌我。”

    蓬蒙拱手道,“这个恐怕是师母多心了,师父虽然贵为一国之君,可是我知道比起处理朝政来说,他最爱的还是带兵打仗,即使边境安全,他也经常带我四处狩猎。好战是男人的天性,这个还望师母谅解。”

    嫦娥好像根本没听见蓬蒙在说什么,而是缓缓向前走去,“想当初我是有穷国第一美人,他是有穷国第一神射手,那时候我俩出双入对、如胶似漆、羡煞旁人,他发誓永远跟我形影不离,永生永世陪伴着我。

    可是他一当上国君,一切都变了,同是听歌跳舞、饮酒赏花,这些曾经觉得特别美好的事情,如今对于他来说,却淡然无味了,他伴着我的时候,心却不在我身上,从他的眼神我就看得出,他只是出于夫妻情谊在陪我,他只是在敷衍我。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直到胡仙儿的出现,我才明白他早就厌倦了同我相守。”

    “其实胡仙儿的事,真的跟微臣无关。实不相瞒,那胡仙儿是国君吩咐微臣去提亲的。国君说怕娘娘知道反对,特意吩咐微臣告诉娘娘说胡仙儿是微臣进献的。

    娘娘该知道,那胡仙儿近来人气超旺,不但能歌善舞又擅于魅惑之术,被民间百姓封为有穷国第一女神……”蓬蒙嗫喏着,使劲地在脑海里搜寻合适的字眼,生怕措辞不当惹来杀身之祸。

    “够了。”嫦娥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气得浑身打颤。

    “这……以师母看来,如何处置?”蓬蒙卑微地再叩首。

    “只有除掉她!”嫦娥的眼中噌地寒光一闪,那眼神锐利地估计能把那个胡仙儿一劈两半。

    蓬蒙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师母是打算杀死她吗?”

    “不!”嫦娥冷笑道,“杀了她你师父得恨我一辈子,我要让他再也得不到那个胡仙儿,我要让他难受一辈子!”

    嫦娥的声音锋利的像一把刀,刺得我耳膜生疼,她的充满妒恨的言语搅得周遭的空气嗡嗡作响。

    我像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不想听那刺耳的声音,可那些话语像是长了翅膀的匕首,一个字一个字地灌进我的耳朵,在我的耳道里横冲直撞,一个不留神就刺我个鲜血淋漓。

    蓬蒙哆嗦道,“以师母高见,何如?”

    嫦娥话到此处,忽然换做柔声细语,“最近太阳君有没有偷懒呀?”

    蓬蒙不知其意,又不敢唐突,乃据实相告,“回禀娘娘,近日来,太阳君还是老样子,十日之中有八日怠工,偶尔出现一次,也是匆匆下山。百姓们皆抱怨作物光照不足,恐今年又是欠收。国君正为此事头疼不已。”

    嫦娥冷笑一声,声音变得更加温柔,“人人皆有弱点,人人皆有欲望,要治他也很容易。”

    “师母有何高见不妨开诚布公,如果能救黎民百姓于水火,国君自是感激不尽。”

    “哀家听说太阳君一直垂涎胡仙儿的美貌,可有此事?”

    蓬蒙眉头一皱,“不知娘娘的意思是?”

    “既然太阳总是消极怠工,令国君头疼,不如把胡仙儿赏赐给他,有美人从旁监督,他不至于还是偷懒吧。”

    蓬蒙大惊,“这恐不太合适吧,这事要不要等国君回来再做商议呢?”

    嫦娥发狠道,“我看不必了,胡仙儿迷惑国君使得国君无心朝政,已被贬入冷宫,后宫妃嫔的去留我一个娘娘还能说了不算?”

    蓬蒙低声道,“这……”

    嫦娥高声道,“来人!”

    几名侍女立刻应声而至。

    “胡仙儿现在何处?”

    “回娘娘话,胡仙儿正在柴房劈柴。”一名侍女战战兢兢地回答。

    “把她给我带来。”

    “是,娘娘。”

    不一会儿,一个蓬头垢面、面有泪痕的女子被几个侍女推推搡搡地拖了过来。

    那女子虽然穿着满是污渍的旧衣裙,依然粉面桃腮、艳压群芳,有诗云,荆钗布裙难掩秀色,天生丽质无需雕饰。

    我偷眼看去,只可惜了美人的一双小手,这些日子洗衣劈柴被磨砺得略显粗糙。

    嫦娥看着狼狈不堪的胡仙儿自是有几分得意,“胡仙儿近来可好?”

    胡仙儿跪倒在地,啜泣道,“托娘娘的福,臣妾一向安好。”

    “哀家命你每日洗衣煮饭服侍后宫嫔妃,你可有怨言?”

    “臣妾扰乱君心,罪孽深重,理该受罚,岂敢有半句怨言。”

    见胡仙儿战战兢兢、泪流不止,嫦娥愈加得意,“哀家见你国色天香,整日洗衣劈柴委实可惜,正好太阳君欲纳妃子,哀家左思右想,后宫内除了你以外,实在物色不到合适的人选,今哀家欲委你去服侍太阳君,如此也正好脱你每日劳作之苦,不知你意下如何?”

    胡仙儿抹了眼泪,呜咽道,“臣妾谢娘娘隆恩。”

    嫦娥冷笑道,“蓬爱卿,那就有劳你了。”

    “微臣在。”

    “劳烦蓬爱卿把胡仙儿送到太阳君府邸,现在就去吧。”

    “现在?就这样去?难道不给她梳洗打扮一番吗?”蓬蒙望着满身污垢的胡仙儿呆住。

    嫦娥掩唇坏笑,“就这样去,胡仙儿是丽质天成,无须雕饰,如若锦衣加身珠翠满头反而掩盖其美、多此一举。”

    蓬蒙颔首,“是,微臣遵命。”

    蓬蒙领了胡仙儿转身就走,却听见嫦娥在身后一声断喝,“慢着!”然后她用纤秀的手指了指呆愣在一旁的我,冷笑道,“把她也一起带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