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五人被软禁在蓬蒙的府邸,一日三餐都有鱼有肉,房间也还算舒适,唯一的缺憾就是不能出门,哪怕内急上个茅房也有爪牙暗暗跟着。

    赛璐珞自从上次看见高鹏曲意奉承蓬蒙就憋了一肚子火,尤其对于高鹏首肯她给后羿做妃子的事情不满,一直躲在自己房间里生闷气,谁喊也不出来,还拒绝跟高鹏讲话,平时死命扒着高鹏的那个热乎劲彻底没影了。

    我们五个就这么别别扭扭地过了三天。

    第四天午饭后,李元泰把吃剩下的米饭洒在窗台上喂给窗外的几只家雀,家雀们叽叽喳喳地抢食,别提多热闹了,我也忍不住端了饭碗过来喂鸟。

    高鹏也过来凑热闹,唯独阿呆博士,饭碗一推,嘴巴一抹,继续鼓捣那个时光穿梭机。

    “我说元泰兄,咱们就这么耗下去吗?”高鹏这话是在试探口风,其实这话我早就想问了。

    总有办法的李元泰这次也无奈地笑笑,“暂时只能这样,这里毕竟是远古时代的一个国家。”

    “可是你不能用法术带着大家离开这里吗?比如咱们可以骑着蝴蝶或者仙鹤逃跑呀。”我提醒道。

    李元泰摇摇头,“是可以离开这里,可是咱们离开这里能逃到哪里去?回到刚才那座山里吗?远古时代的深山里不知藏着什么神兽妖怪,咱们贸贸然躲在那里说不定更危险。

    万一我的法术对付不了那些神兽和妖怪,咱们五个可就全被野兽打牙祭了。别忘了,咱们还带着个妹子,咱们几个爷们还好说,总不能带着妹子一起去冒险吧。那深山里还不知有什么食物,万一没有能吃的东西,咱们没准会活活饿死在山里。”

    “咱们不能骑着仙鹤回学校去吗?”

    “不能,因为学校在公元2016年,而有穷国还处在远古时代,这两个地点不在一个时间段里,我的仙鹤无法进行跨时空飞行。”

    高鹏的回答粉碎了我心中唯一的指望,我现在真的能理解赛璐珞哭喊着我要回家、我想妈妈的心情了。说真的,我也很想像她那样往高鹏怀里一扎,大哭一场。可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是男人。

    李元泰咳咳两声,“咱们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留在这里,尽管不自由,可是食宿问题解决了,咱们先吃饱住好,再见机行事。”

    “可是咱们可以先逃到外面,就算野外不安全,咱们可以先找偏僻的客栈住下来,再慢慢想办法。”高鹏一边拨弄窗台上的米粒,一边建议。

    李元泰苦笑,“怎么一向机智过人的高兄也说这种糊涂话,蓬蒙既然身为丞相,他的爪牙就不会少,咱们一逃,他势必会全国通缉,咱们想躲在偏僻客栈里,试问哪家客栈敢收留丞相通缉的犯人,就算有人敢收留,你这阔少拿什么支付食宿呢?你手里的那堆钞票拿到远古时代就是废纸一堆。咱们目前的状况是身无分文。”

    高鹏搔搔脑袋,“我也是急糊涂了,这三天来,璐璐一直在生我的气,怨我当时顺着蓬蒙说话了,可当时,我不顺着说话,估计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李元泰拍拍高鹏的肩膀,“高兄做得对,不必内疚,我想璐璐她会想通的。”

    我们仨正说得热闹,门外忽然响起叩门声。

    不等我们应声,一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婆子就颠颠儿走了进来,关于这婆子的长相,有诗云,鬓白偏爱戴红花,胭脂水粉满脸花,纵裹小脚爱串门,摇舌耍嘴牵红线。注:远古时代,应该还没有裹小脚的习俗。作者这样写是为了诗歌押韵。

    没错,这婆子就是媒婆,专门走街串巷给人说亲做媒的。

    婆子身后跟着俩十五六岁的小丫鬟,这俩小丫鬟一个捧着华服和胭脂水粉,一个捧着珠翠金首饰,婆子一进门就大刺刺喊道,“璐璐姑娘可在?”

    高鹏上前施礼道,“饭后说是身子不舒服,正在隔壁房间休息。不知婆婆找她何事?”

    婆子龇着黄板牙一乐,“老身姓王,人称王婆。老身特奉丞相之命给璐璐姑娘送衣裳首饰,丞相命老身伺候姑娘梳洗打扮,即日就要进宫面见国君哩。”

    王婆说完,不等我们答话,领着两个小丫鬟径直跑去隔壁屋敲门。

    估摸赛璐珞早就听得一清二楚,任凭婆子怎么敲门就是不开。

    婆子在门口站了半天,急得一身臭汗,最后发了狠道,“璐璐姑娘,这可是有穷国丞相的命令,再说姑娘是嫁给国君做妃子,又不是嫁给寻常的山野农夫,天下多少女子盼着被国君临幸呢。你可别不识抬举。今儿你要是犟着不开这门,老身就只好请丞相的护院来把门砸开。到那时候,姑娘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婆子兀自念叨半天,见门内依旧毫无动静,不由地恼了,拉下脸道,“两位丫鬟听着,去把护院叫来砸开这门。今儿我就不信了。”

    两个丫鬟听了,转身朝外走去。

    高鹏见势头不妙,急忙上前,“慢着,王婆有话好好说,我等一路逃亡流浪,生计艰难,璐璐感染了风寒,这三天一直卧床不起,恐现在不便开门见客。不如婆婆把衣裳首饰先留下,等她自行装扮好了,再请婆婆领去面见国君。”

    王婆嘴巴一瘪,面露不屑之色,“这位小哥,丞相应的可是即刻送进宫去,这样吧,衣裳首饰我先留下,一个时辰之后,我来领人。”

    王婆说罢,带着两个丫鬟气势汹汹地走了。

    婆子前脚一走,我们四个立刻炸营了。

    这次连一直埋头鼓捣时光穿梭机的阿呆博士都停下手中的活计,加入了我们的讨论,他认为赛璐珞的确伶牙俐齿,毒舌嘴快,可也不至于被抓去献给远古时代的国君,尽管对方是后羿,这对于一个生在现代社会的活泼可爱的美眉来说也太残酷了点。

    高鹏急得直跺脚,“元泰兄,怎么办?咱们不能眼睁睁看着璐璐进虎口啊。”

    李元泰沉吟片刻,目光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办法也不能说没有。”

    我立刻有了不祥预感,急忙护住菊花道,“你们别想打我的主意,我可是纯洁可爱的小处男一枚。”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