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晕眩过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四周青山环绕,云雾氤氲,而高鹏、李元泰、赛璐珞和阿呆博士就躺在我身边,他们还在昏迷中。

    我望着远处河滩上的村民们发愣,那些村民们穿着远古时代的衣服在河边捕鱼洗衣,几个光屁股小孩在河边嬉戏玩耍,稚嫩的笑闹声不绝于耳。

    这不会是在拍电视剧吧?

    我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见摄像机,更没有发现导演、摄像等一系列的工作人员。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惊慌之余,我推醒了四个同学,发现他们跟我一样茫然。

    阿呆博士睁开眼睛就是一通埋怨,“谁叫你乱动我的时光穿梭机,那个绿色按钮不能随便乱按的,都说了我的发明还不成熟,我还不能确定具体的穿梭地点和时间段。可你就是不听。”

    我被骂晕了头,结结巴巴道,“那么博士,咱们现在在哪儿?这里又是什么年代?”

    “鬼才知道,看服装应该是中国古代,都叫你不要乱动了,我真的快被你气疯了。”阿呆博士不客气地骂道,然后拿起改锥继续鼓捣他的小饭盒。

    赛璐珞呆坐半晌,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完了,咱们完了,这下咱们就跟4号座位的同学一样,穿梭入古代时空,再也回不去了。我想妈妈,我想回家!”

    “不要吵,你真的很烦。”阿呆博士凶巴巴地吼道。

    赛璐珞趁阿呆博士不注意,一把抢去时光穿梭机,然后高高举起,打算朝着身旁的一块巨石猛摔下去,“都是这玩意惹的祸,看我不砸了它。”

    “不要!”阿呆博士惨呼一声,扑了过去,“那可是我好几年的心血。”

    高鹏见状,一把抱住赛璐珞,“璐璐,你别冲动,你要是摔了阿呆的时光穿梭机,那咱们就只能留在这里,再也回不去了。”

    赛璐珞听了这话,身子一软,倒在高鹏怀里,伤心欲绝地哭了起来,“我要回家,我要见妈妈,高鹏,你带我回家。”

    李元泰从赛璐珞手中拿回时光穿梭机,还给阿呆博士,“阿呆,想想办法吧,这次全靠你了。”

    阿呆博士叹口气,痛苦地把大脑袋使劲一摇,“我也无能为力呀,制作时光穿梭机的初衷是自由地在时光隧道中旅行,可是目前技术还不成熟。我尽量想想办法吧。”

    空气一时凝结,大家全都垂头丧气地坐在草地上。

    “对了,璐璐美女,你说的4号座位的同学是怎么回事?”我纯属没话找话。

    赛璐珞冷哼一声,哽咽道,“4号座位的同学之前就是因为按了时光穿梭机,才消失不见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他家里人也正在四处找他。总之,这时光穿梭机就是个祸害。”

    阿呆博士不满地剜了赛璐珞一眼,“那件事怪不得我,是他自己手欠,趁我去洗手间的工夫,私自按了穿梭机的按钮,结果不知被穿梭机送到哪个时空去了。

    你每次一见到我就拿这事当话题来责怪我,搞得我内疚到不行。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一切与我无关,是他自己惹的麻烦。”

    赛璐珞还待再说点什么,被高鹏制止了,“璐璐,你冷静点,眼下不是吵架的时候,得想办法赶紧离开这里。另外,关于4号座位同学消失的事情,说句公道话,责任应该全在那位同学自己,你不要总是怪在阿呆头上。时光穿梭机虽然是阿呆的,按按钮的人可是4号座位同学自己。是他自己好奇闯的祸,不能责怪人家阿呆。”

    李元泰点头,“高兄言之有理。这事依我看也怪不得阿呆。”

    我们五个人只顾着吵架劝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包围了。

    原来是那帮在河边捞鱼抓虾的村民发现了我们,他们拿着鱼叉锄头像看怪物般地看着我们。

    我听见他们在窃窃私语。

    “看他们穿的衣服多奇怪。”

    “看那姑娘,露出一双大白腿,完全不合礼数,这是谁家的闺女,一点规矩都没有。”几个年长的妇女正对着赛璐珞指指点点。

    “还有两个黄毛怪呢,据说长着黄毛的都是妖怪。”

    “瞎说,只有神仙才是长黄毛的,那两个绝对是神仙。”

    他们只是围着我们指指点点,没有一个敢上来搭话。

    这时,一架装饰华丽的马车朝这边疾驰而来,马车后面还跟着许多随从。

    村民们一看那马车立刻惊惶地让道,站在路边,低声道,“丞相来了。”

    马车在我们面前停住,一个身穿华服、手拿洒金折扇的虬髯男子昂然而下,关于这华服男子的样貌,有诗云,丑若钟馗天下难寻第二,猴孙嘴脸虎背熊腰,纵华服折扇,难做斯文雅士。

    华服男子一下马车,立刻把脸一拉,拿扇子指着村民们骂道,“你们这些穷骨头,不好好去干活,都在这里偷懒闲聊,月底纳税的时候又开始哭穷,这下我可看见你们是怎么偷懒耍奸的,赶紧给我干活去。”

    “不是我们没钱纳税,是税钱太多,我们就算做吐了血,也交不起税。”有大胆的低声道。

    华服男子闻言色变,“刚才是谁在说话?给我拉出来打。看谁还敢顶嘴!”

    村民们立刻慌了,齐声道,“丞相大人,小的们就去干活。”

    “这又是怎么回事?”华服男子发了一通飙之后,终于发现呆立在草地上的我们。

    “回丞相大人的话,小的们刚才正在干活,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这五个人就凭空从草地上冒出来了。小的们还没来得及问他们的来历。”

    华服男子还要发作,可是当他看见清纯可人的赛璐珞的时候,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立刻眯了起来,于是他朝着村民们不耐烦地挥挥手,“赶紧去干活,别总想着偷懒,去吧去吧。”

    村民们一散开,华服男子立刻笑眯眯地迎了上来。

    “几位从何而来?”

    我刚要回答,高鹏立刻踩了我一脚,咳咳两声道,“我等来自邻国,因庄稼连年欠收,家中糊口都成问题,是以结伴逃难,流落至此。在下高鹏,敢问丞相尊姓大名,这里又是什么国家?”

    华服男子笑道,“此乃有穷国境内,吾乃有穷国丞相蓬蒙是也。”

    蓬蒙?有穷国?

    这究竟是在哪里?这名字听上去很耳熟,可是我实在想不起是在哪里。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