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号座位的同学究竟怎么了?”看阿呆这么紧张,我不由地好奇心大涨。

    阿呆博士结结巴巴地找话题,“那个,那个,璐璐同学,你今天看上去特别美。”

    原本不擅于奉承女生的他,这会子说起这种话来就更显得假。汗珠糊住了他的眼镜片,他不得不摘下眼镜片细心地擦拭干净,再戴好,我看见他的手指明明在发抖。

    高鹏使劲捅我一下,“别再问了,不会看眼色吗?”

    “到底发生什么了?阿呆博士把4号座位的同学怎么样了?”看阿呆紧张成这样,我更好奇了。

    身为好奇宝宝的我向来是对任何未知事物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这么值得八卦的话题,我又怎么可能放弃。

    我把目光转向李元泰,李元泰嘿嘿一乐,“好奇害死猫,你还是别问了。”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李元泰的目光看上去很诡异,我愈加肯定,这4号座位的同学肯定出事了。

    赛璐珞冷哼一声,“4号座位的同学是阿呆的死穴,只要一提到那位同学,阿呆立刻就会变得……”

    高鹏捅赛璐珞一下,“行了,别再说了。换个话题,咱们午饭吃什么?今天难得元泰兄也在,中午我请客好了。元泰兄,你想吃什么尽管说。”

    李元泰懒洋洋地伸伸懒腰,“随便了,我对吃一向没什么兴趣,能吃饱就行。依我看,校园里那家成都小吃就不错,一人一碗担担面妥妥的。”

    高鹏哈哈大笑,“还是元泰兄会帮我省钱。”

    “土豪请客,你就点担担面,你这是闹哪样啊?”我强烈反对。

    李元泰道,“担担面怎么了,六块钱一大碗,好吃实惠。”

    “既然李元泰这么客气,我来点,校园里那家重庆烤鱼挺地道的,不如去那里,话说很久没吃香喷喷的烤鱼了。”我大喊道。

    一提起烤鱼,我立刻馋的直流口水,再说,高鹏上次拿一千块忽悠我穿死人裙子,白陪着他一番辛苦,最后他和李元泰成了闻名全市的高中生神探,而我成了万人鄙视的异装癖怪物,这事我想想就气,必须狠狠宰他一顿。只可惜校园里没有海鲜酒楼,校园外面也没有吃饭的地方。

    没想到,我的提议遭到赛璐珞的激烈反对,“不行不行,我前天刚吃完烤鱼,既然是高鹏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咱们校园里新开张的那家火锅店据说不错,不如去那里尝鲜。”

    “不行,吃烤鱼,你前天刚吃完,我又没吃。”这死女人真较劲,我也寸步不让。

    “不!就吃火锅。”

    尼玛,这货居然坚持。

    大夏天的中午吃火锅,不是神经病吧。

    高鹏皱眉,“大中午的就跑去吃火锅,多躁得慌啊。”

    “不嘛,人家就想吃那个。”赛璐珞撒娇。

    高鹏妥协,“行,就依你,中午吃火锅。阿呆也一起去吧”

    擦,又让这死贱人得意一回。

    “我就不去了吧。”阿呆擦去额头的汗水,继续鼓捣小饭盒。

    我紧紧盯着那个装满了电子元件的小饭盒。

    那真的……是个时光穿梭机吗?

    阿呆博士真的是通过它从遥远的约德尔王国来到地球的吗?

    小饭盒的侧面有个绿色按钮,此刻按钮正绿莹莹地闪着光,同时发出轻微的哔哔啵啵的声音。

    这按钮……又是做什么用的?

    我紧盯着小饭盒里的按钮,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或者听说过时光穿梭机这么神奇的东西。

    阿呆博士继续埋着头鼓捣那些电子元件,显然没有发现我眼中的异样。

    我处于好奇,趁阿呆博士擦汗的工夫,伸出食指轻轻按了那个小按钮一下。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

    一点不假。

    只听见轰隆一声,那声音并不大,可是我却感到耳朵都被震得发麻。

    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攫住了我,确切的说,应该是恐惧感。

    紧接着,我感到天旋地转,身子似乎一下子变得轻如薄纸,飞起来了。

    我居然就这样飞起来了,尽管速度缓慢得令人难以置信,可是终究是飞起来了。

    除了站在我身边的高鹏、李元泰、赛璐珞和阿呆博士以外,教室里的其他人都变得模糊起来。

    迷迷糊糊的,我看得见他们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

    滋滋滋滋滋滋滋嘎嘎

    原本安静待在我们五人中间的课桌开始缓慢地在原地旋转,发出难听的噪音。

    我知道那是桌腿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

    我一向最害怕听那种令人不适的噪音,我捂住耳朵,可是那折磨人的滋滋嘎嘎声仍旧不断地灌进我的耳朵。

    “停下!快停下!”

    我惊恐地大喊,然并无卵用。

    噌地一声,桌上的书包、课本、铅笔盒、圆规、以及钢笔铅笔和尺子就像在跳舞般地、优雅地立起来,站在桌面上缓慢地旋转。

    请原谅我用“站”来形容它们,因为它们就是这样凭空立了起来,完全无视物理学家们关于重力和地心引力的研究成果。

    最令人无法相信的是,桌上的那支圆规的“舞姿”尤其优雅,那两条修长的腿似乎在跟随什么乐曲在有节奏地扭动。

    我正琢磨那圆规跳的是什么舞,忽然听见那圆规像模像样地吟唱起来。

    探戈就是趟啊趟着走,三步一回头,五步一招手,然后接着趟啊趟着走。

    尼玛,这支圆规居然在说话,还会跳探戈!

    这一切都疯了吗?

    我在飞,桌子自己在转,书包、课本、铅笔盒、圆规、以及钢笔铅笔和尺子都在课桌上跳舞。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我周围的高鹏、李元泰、赛璐珞,当然还有阿呆博士也跟着我一起腾空、旋转起来。

    隐约的,我似乎还听见阿呆博士惊恐的喊叫声

    “谁碰了时光穿梭机的按钮!”

    “糟糕了,这下麻烦大了!”

    到底发生什么了?我们五个怎么会变成这样。

    视野中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我使劲揉眼睛,周围的一切还是在继续变得模糊。

    我的视力下降了吗?

    视野中的所有人和物都渐渐变得泛白,就像是一副逐渐褪色流动的画面。

    几乎是在眨眼间,视野所及的一切全都消失了,可是我感觉用消失来形容是不贴切的,应该是所有的人和物都在褪色,最后他们和它们都变成了白色,融入到白色的背景中去了。

    我正处在一个白色的空间中,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

    可是我觉得他们都在,高鹏、李元泰、赛璐珞和阿呆博士都在这里,只不过他们褪色成白色,我看不见他们了,听得见他们在说话,尽管声音很小,我还是听见了,只是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应该是在喊我的名字。

    那些书包、课本、铅笔盒、圆规、以及钢笔铅笔和尺子也都在,那张诡异的课桌也在,因为那讨厌的滋滋嘎嘎声并未停止。

    我甚至还能听见那支圆规在低低地吟唱

    探戈就是趟啊趟着走,三步一回头,五步一招手,然后接着趟啊趟着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