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泰接过丝袜,用丝袜做了个绳圈,猛地朝那株小草扔去,这次小草没有跑,乖乖被绳圈套住了。李元泰爬过去,轻而易举地采到了神草。

    神草一旦离开土壤,紫光瞬间熄灭,整个山崖也暗淡了许多,

    眼见得大功告成,李元泰担心青要草再跑,只好拿丝袜裹着它。

    我和李元泰欢欢喜喜地朝着山下走去,心情舒畅,脚步也轻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溪水边,远远看见,高鹏愁眉苦脸地坐在溪边发呆,他看上去百无聊赖,赤着脚撩水解闷。智心住持仍旧斜倚着山石,处于昏迷状态。

    我见状,急忙飞奔过去,大喊道,“高衙内,我们找到青要草了,智心大师有救了。”

    高鹏闻言,站起身来,打算迎接我们。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听见了很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像是马蹄声,还夹杂着野兽的喘息声。

    这山上会有马吗?

    明明是荒山一座嘛。怎么可能有马?

    我相信这怪声音李元泰和高鹏也听见了,我们四人中除了尚在昏迷的智心住持以外,全都一脸惊惶。

    紧接着,山坡上卷起了一阵尘嚣,烟尘中,一群巨兽朝着我们飞奔而来。时速多少迈我也不清楚,反正很快就是了。

    那些巨兽有着犀利的弯角,他们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着七彩的光芒,每一只巨兽上都坐着一个人,这些人赤果的身体上爬满了豹纹的图案。

    雾草,什么情况?

    史前人类骑着史前巨兽来追杀我们了吗?

    我们只不过拔了一根草而已,用不用出动这么多的人力追捕吧啊啊啊

    此情此景,别说是我和高鹏,就连见多识广的李元泰也惊得站在原地,连逃跑都忘记了。

    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这支让人胆战心惊的队伍就到了我们眼前。

    巨兽们奔跑所带起的尘土呛得我差点把肺都咳出来了。

    巨兽们齐刷刷地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我才看清,骑着巨兽而来的除了一个是女人之外,其余的都是男人。

    那女人骑的巨兽跑在最前面,看样子像是个首领。

    女人跳下巨兽,径直走到我和李元泰面前,气势汹汹地朝着我们一伸右手。

    “拿来!”

    我惊讶地盯着这只长满了豹纹的美手,它跟人类女子的手一样修长纤细,只是指甲长得让我想起了狐妖锋利的爪子。她的手和裸露在外的小臂上都满是豹纹,何止这些,就连她的脖子和修长结实的双腿上也满是豹纹。

    索性她的脸上没有豹纹。

    如果不看那双尖尖的长耳朵,那是一张美得令天下女子自卑汗颜的人类的面孔,她穿着豹皮制成的紧身短上衣和短裙,脚穿齐膝的豹纹高筒靴,因为她的皮肤是棕色,再加上上衣和短裙紧紧绷在身上,猛一看,就如同一个裸体的豹纹女人一般。

    擦,这美女满身豹纹,难不成是奈德丽吗?注:奈德丽为英雄联盟中的英雄之一,俗称豹女。

    我发誓我从未见过身上长满豹纹的奇异人类。

    豹纹美人的超高颜值也让我们愣在当场,她性感健美的身材令我几乎喷鼻血倒地。我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尽量不去把视线集中在她那只有在外国爱情动作片中才能见得到的好身材。

    此刻美人脸上的表情冷若寒冰,一副要将我们碾碎的架势。

    李元泰不自觉把青要草藏在身后,佯装不知,“什么?不明白这位姑娘在说什么?”

    我看着美女身后巨兽犀利的爪子和犄角,不由地后退了几步。

    美女不屑地瞪了我一眼,“我们驯养的犰狳是不会攻击人类的,你大可放心站在这里。”

    这巨兽居然是犰狳?能长成小象般大小我也是醉了,细看那些犰狳虽然长相凶猛,可是眼神相当温柔,毫无恶意。我才稍稍安下心来。

    美女冲着李元泰冷哼一声,“别装傻了,我乃青要山的守护神神武罗,你们偷了神草,赶紧交出来,要知道神草五百年才开一次花,乃是非常珍贵的药材,岂能被你们这些来路不明的恶贼盗了去。”

    李元泰见瞒不过,只好将实情和盘托出。又特别说明了智心住持的伤非青要草不能救也。

    神武罗听罢,沉吟半晌,又亲自去查看了智心住持的伤势,叹气道,“既然大师是为了维护正义惩治恶人受的伤,那此株青要草就送给大师疗伤吧。”

    神武罗的几名随从却纷纷反对,一个随从说,“神女,此草整个青要山仅此一株,五百年一开花,咱们好不容易才等到神草开花,却被不相识的凡人采了去,简直岂有此理。”

    另一个道,“神女,凡事三思而行,我等守护神草五百年不是为了方便凡人治病的。”

    神武罗豪气地一挥手,“吾意已决,你等休要聒噪。”

    李元泰见状,急忙行道礼,“多谢神女赐药,贫道在此替智心住持跪谢神女了。”

    神武罗笑道,“勿须多谢,神草采摘之后须在一个时辰之内服用方才有效,一个时辰之后,神草即刻枯萎,神草一旦枯萎,药效也随之殆尽。还请道士小哥赶紧服侍大师服用为妙。”

    李元泰点头不迭。

    神武罗重新跨上犰狳,一声唿哨,一行人骑着犰狳往山上飞奔而去,转瞬消失在尘烟之中。

    李元泰冲着神武罗消失的方向拜了三拜,即转身去溪边取了水。

    李元泰给智心住持解了穴道,我和高鹏扶着他,把神草就着溪水给大师服下。

    片刻之后,只见一股紫气从大师的七窍涌出,大师的脸色渐渐恢复红润,先前面上的紫黑色一点点褪去,大师一阵咳嗽,吐出许多紫黑色的秽物,这些秽物腥臭难当,待大师吐净了,气色如常,走跑都无碍了。

    我见状,急忙取了溪水摘了棠梨请大师果腹,大师吃了野果之后,感觉身轻如燕,整个人似乎比中毒之前还要精神。

    李元泰不敢耽搁,即刻取出纸鹤,复对着纸鹤吹一口气,一行人骑着仙鹤离开了青要山。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