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赶紧去追虚无子吗?”

    我焦躁地转来转去,地穴里令人憋闷的腐臭味熏得我眼泪直流。

    李元泰摇摇头,“眼下最紧要的不是去追虚无子,而是救智心住持。”

    大家循声望去,才发现智心住持已经奄奄一息,他的双手和面颊已经变成紫黑色,李元泰撕开住持的僧袍,发现他的脖子和双肩亦呈紫黑色。

    “大家看,这紫黑色一旦蔓延到住持的胸口,住持便有性命之忧。”

    “可是刚才你明明封住大师的穴道了呀。”我感到十分惊讶。

    李元泰皱眉道,“毒性如此之强,贫道也始料未及,看样子刚才幸好及时封了穴道,否则大师现在已经一命呜呼了。”

    “那就是封穴道也没用了?”高鹏凑过来,仔细看了住持的伤势。

    “不,有用,封住穴道,延缓了毒势的蔓延。”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好?总不能待在这鬼地方看着大师毒发身亡吧。”

    李元泰摇摇头,“当然不,咱们现在就赶去青要山找青要草替大师解毒。”

    陆判闻言,作揖道,“不如咱们就此别过,你等前往青要山找寻草药,下官得赶紧回地府替戚夫人办理往生事宜。”

    李元泰行道礼,“如此甚好,陆判慢走,不送。”

    陆判对着众人一揖,道声再会,蓦地化作一股轻烟,消失不见了。

    高鹏背着智心住持,李元泰在前面带路,我们一行四人离开了地穴。

    一出地穴入口,我立刻猛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极力想把肺里那些污浊的空气给置换出来。

    李元泰从袖中拿出一只纸剪的仙鹤,对着仙鹤轻吹一口气。

    那仙鹤立刻变作一只巨鸟,身高十数丈,双腿粗若铜柱,毛色白若霜雪,头顶一撮红毛,这只巨鸟迎风展翅,发出咯呀咯呀的叫声,在荆棘丛中优雅地跳起舞来。

    舞毕,屈下双膝,展开双翅,似乎在邀请我们坐在它背上。

    “丹顶鹤吗?”我呆在原地。

    “别管是什么了,赶紧上来吧。”高鹏拉着我往丹顶鹤背上爬去。

    我们四个还没坐稳,丹顶鹤就起飞了,看着脚下的树海高山渐渐缩小,我感到说不出畅快,丹顶鹤飞入云层,带着我们在云海中穿行,约有一顿饭的工夫,缓缓下降。

    我低头望去,只见脚下青山绿水,草木繁盛,飞禽走兽自得其乐,再加之薄纱般的白雾弥漫山间,好个神仙所在。

    “是不是到了?”我兴奋地问道。

    李元泰点点头。

    仙鹤轻盈地落在溪边的巨石上,待我们四人从它背上下来,仍旧化作一只纸鹤,被李元泰收入袖中。

    我们一行四人在溪边饮了水,溪水清澈甘甜,凉爽可口,一经入喉,顿觉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溪边长满了果树,果实样子像梨,就是没梨个头大,看上去红的可爱,闻起来香甜诱人,我禁不住诱惑,摘来吃了,感觉汁水酸甜,果肉细滑,十分爽口。于是,招呼大家同吃。

    李元泰点头,“这果子叫做棠梨,可以吃的。”

    我们三人吃了果子,喝了溪水,感觉体力恢复不少。李元泰喂昏迷的智心住持喝了溪水,然后商量由高鹏留下来看护智心大师,我和李元泰上山去找青要草。

    为了行走方便,我强行扒下高鹏脚上的运动鞋,让我穿高跟鞋爬山不如杀了我算了,更何况还是小了一号的高跟鞋。看着高鹏气愤地光着脚站在河滩上,我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换了运动鞋的我,顿时感觉身轻如燕,在山间跑跑跳跳,像一只快乐的小兔子。

    山中景色美不胜收,怪石嶙峋,各种不知名的奇花异草疯狂生长,偶有野兔和狍子一闪而过,我和李元泰哪有心情观赏美景,据李元泰估计,以智心住持的伤势来看,他估计撑不过两个时辰,我们必须在两个时辰之内找到青要草。

    穿着红裙子的我和穿着道袍的李元泰走在山路上,这画面说不出的搞笑。

    看着被荆棘树枝划破的丝袜,我一生气,干脆想脱了扔掉算了,李元泰看出我的心思,微笑着阻止我,“先别着急扔,万一还能派上用场。”

    连续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实在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喘粗气,眼望着蜿蜒而上永无尽头的山路发呆,猛一抬头,看见前方山崖上有一抹紫光闪现,那紫光在雾气缭绕的群山中相当扎眼。

    “看,那是什么?”

    我不禁指着紫光频闪的方向惊叫道。

    李元泰见了大喜,“咱们的运气超好,那就是青要草啊,看样子智心大师有救了。”

    李元泰拉着我兴奋地朝着山崖爬去,我也忘记了浑身的酸痛,紧跟在李元泰身后。

    等我们爬上山崖,果然看见崖边长着一株紫罗兰色的小草,叶片狭长,草叶肥厚,还开着浅紫色的小花,整株小草散发着亮紫色的光芒,把整个山崖都照亮了。

    “咱们真的很幸运,居然还是一株开着花的青要草,相传开了花的青要草能治百病,解百毒,吃了活血化瘀延年益寿。”

    李元泰说罢,立刻上前打算把神草采到手。

    没想到的是,他的手一伸过去,青要草立刻挪了位置,让他扑了个空,再次伸手再次扑空,那小草像是在跟他躲猫猫,总是不停地变换位置,就是不让他够到手,几番折腾下来,李元泰累得满头大汗。

    我见状,气不过,立刻挤上前道,“我来,不就是一棵小草吗?我看它究竟往哪里跑!”

    不出所料的是,我折腾半天,结果也跟李元泰一样,根本够不到那株小草,好几次,那草离我的手指尖也就不超过五公分的距离,可就是够不着,再加上崖边俱是尖锐的石块,几下子就把我的双手磨得起了几个血泡。

    我累得瘫坐在岩石上,看着手上的血泡发呆。

    李元泰呆愣片刻,忽然一拍脑门笑了,“我可真笨,青要草乃有灵气的神草,硬采是行不通的,咱们得找点能让它沾上晦气的东西就能拿住它了。”

    “什么东西能让它沾晦气呀?”我用力挤破一个血泡,一包脓血涌了出来,我疼得哎呀直叫。

    “最好是女人的内裤,当然没有内裤的话,女人的丝袜也一样管用。”李元泰诡笑。

    “哦,女人的丝袜,我现在就脱给你,幸亏刚才没扔。”我二话没说,脱下丝袜,扔给李元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