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就听见咪西说,“到了。”

    我们睁开眼睛一开,面前是一片桦树林,树下荆棘密布,连路都没有,这里完全是人迹罕至的山谷,脚下密匝匝的杂草有一人多深,杂草和野花竞相开花结果,乐得在这深山野外颐养天年。

    我们的到来似乎打搅了不少昆虫和小动物的安宁,蜻蜓和蝴蝶们立刻飞得远远的,几只蜥蜴和小蛇刺溜钻进草丛不见了踪影。它们似乎并不欢迎我们的到来。

    “这里不像是能藏人的地方啊?”高鹏迷茫地看着四周,从巨犬背上爬了下来。

    我也从巨犬背上爬下来,刚一落脚,丝袜就被荆棘划了一道长口子,尖锐的刺不但划破了丝袜,捎带脚地把我的腿也划出一条长口子,我痛得直咧嘴,我试着往前走几步,结果更倒霉,因为脚下正好是个荆棘丛,不一会儿,我的小腿就被划得伤痕累累,我只好把长裙紧紧裹在腿上,尽量不挪动。

    咪西不做任何解释,等我们全都从它身上下来之后,它边走边嗅,径直地向前走了大约五米的样子,停了下来,围绕着直径为四五米的一小片杂草丛嗅来嗅去,然后慢慢缩小那片杂草的范围,直至最后,才像是确定了地点,停下来招呼我们过去。

    我们走过去,看见咪西用粗大尖锐的前爪扒开杂草,露出一个地穴,入口是大约直径为半米左右扁圆形,黑洞洞的直通往地下深处,我往前走了几步,立刻被一股令人窒息的腐臭味熏了回来。

    “咪西,这下面好臭啊,你确定是这里吗?”我捂着鼻子问道。

    咪西点点头,“必须是这里,人类灵体的本身是檀香味的,下面之所以这么臭,应该是堆积了大量的尸体,这些尸体会腐烂发臭,你们闻到的应该是尸体的味道。”

    “这下面臭气熏天而且黑漆嘛唔的,你们确定要下去吗?”我皱着眉头问道。

    高鹏点点头,笑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微型手电筒,“臭气想办法克服一下,亮光不是问题。这只手电筒也是阿呆博士的发明,不要看它只有拇指粗细,一旦打开之后,亮度可是相当于一千瓦的灯泡。

    据阿呆博士说,这手电筒里装的不是普通电池而是瓦罗兰大陆的符石和水晶,所以这电筒永远不需要更换电池,符石和水晶就像一个永动机会源源不断地把能量转化为光能。这只手电筒真是既节能又环保,应该给阿呆博士申请个专利才对。”

    “又是阿呆博士,你好像很崇拜他。”

    “还好了,是欣赏,请注意措辞。”高鹏立刻更正我的话,“其实阿呆博士有这么多项发明,他在约德尔王国申请了许多专利,有时间我应该劝他把他那些发明在地球也申请一些专利。”

    “好了,主人,因为这个地穴入口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小了,我甚至不能塞进去一条腿,所以接下来的一切由你们自己来完成。祝你们好运。”咪西说道。

    李元泰点点头,“好的,咪西,这一次你又帮了我大忙。再见,咪西。”

    “再见,主人。”咪西话音刚落,依旧化作一只纸剪的小狗出现在李元泰的掌中。

    李元泰把纸剪的小狗放回袖子里。

    “现在由我来给大家带路。”高鹏说着,打开手电筒,一弯腰钻进了那个地穴。

    看着高鹏这么大胆钻进地穴,我也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可是刚一踏进去,就感觉脚底下软绵绵的,我穿着高跟鞋,抓不紧地面,刺溜一下子滑倒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掌也不自觉地撑向地面,结果抓了一手黏黏糊糊东西,伸到鼻子边闻了下,那黏糊糊的东西熏得我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

    我借着高鹏手电筒的光线一看,妈呀,两手全是黑呼呼的、像浆糊一样的东西,这些黏东西正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

    “这都什么玩意,臭死人了。”我接过高鹏递给我的纸巾,使劲擦着手上的黏东西,擦干净之后,臭味还在。

    李元泰走过来看了看道,“这是死尸腐烂后流出的液体融入泥土后形成的,不臭才怪呢。这种尸臭是很难消除的,就算你洗完澡,这味道也去不掉。”

    “真倒霉。”我闻着手上的臭味,觉得很懊恼。

    李元泰无奈地笑笑,“你只好多注意脚下了。”

    “或许你可以拄着这个。”高鹏递给我一个在洞里发现的枯枝,那枯枝长约一米左右,小臂粗细,看上去很结实,正好可以用来当拐棍。

    我苦笑着接过枯枝,心说这高跟鞋可把我给害苦了。要是穿着我的运动鞋哪用得着这玩意。试了试,还算称手。

    高鹏举着手电筒往四壁一照,这电筒果然把洞穴内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我发现穴璧上全是绿色霉斑,那些霉斑呈灰绿色,厚厚地覆盖着穴璧,不知积了多少年了。我伸手指捅了一下,妈呀,没捅到底,这霉斑起码有一指深,慌的我赶紧把手指缩了回来。

    高鹏看我用手指捅霉斑,不由地皱起眉头,“哎呀,这下你又不嫌恶心了。”

    高鹏举着手电筒,带着大家往地穴深处走去。越往里走,脚底越黏糊,气味也更刺鼻,我忍着强烈的恶心,紧跟在高鹏后面。

    当我看见第一具尸骸的时候,着实给吓了一跳。

    高鹏的手电筒很亮,那死尸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四肢摊开,脸部肌肉扭曲,看上去死的很痛苦。

    死者为男性,看他穿衣打扮应该是个樵夫,年纪四十左右,死者像是没死多久,尸体还没开始腐烂。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尸体的双眼被挖去了,两只空洞的眼窝血淋淋的骇人。

    我不敢仔细看他,只好把脸侧向一边,高鹏示意我赶紧往前走。

    再往前走,又看见不少尸体,全部都是男性,有的已经开始腐烂了,臭味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这些尸体全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残缺不全,有的被挖去双眼,有的被掏空内脏,空空的腹腔让人直起鸡皮疙瘩,还有的被剥了皮。

    整个地穴死尸无数,就像是一个人间地狱。

    高鹏捂着鼻子皱眉道,“近一年来,保慧山附近总有男性居民失踪的消息,看来都是虚无子干的。”

    李元泰点点头,“这家伙真是十恶不赦,为了给自己续命,什么都干得出来。”

    “那他干嘛还挖尸体的眼睛,掏尸体的内脏?”我忍住强烈的恶心感问道。

    “不会是心理变态吧。”高鹏皱眉道。

    李元泰摇摇头,“依我看,不是变态那么简单。”

    智心住持见了这一切,不住地轻宣佛号。

    我们强忍着刺鼻的恶臭和脚下稀烂黏滑的感觉,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见前方不远处隐隐有亮光。

    那亮光是绿色的,在黑暗的地穴中像是一只诡异莫测的萤火虫,又像是一只充满恶意的绿色大眼睛邪恶而狠毒地注视着我们。

    “你们看见那个了吗?”我紧张到连呼吸都在颤抖。

    “嘘”

    高鹏一把捂住我的嘴巴,然后压低嗓门道,“那个应该就是他了。”

    我感到他说话的声音完全不像平常那样轻松活泼,他捂住我嘴巴的右手明明在发抖。他所指的“他”当然就是虚无子。

    “把手电筒关了吧。咱们悄悄走过去。”李元泰低声道。

    手电筒一关,四下里一片漆黑,唯一的亮光就是前方那绿色的、像鬼火一样的东西。

    李元泰把牛眼泪递给我们每个人,然后轻声道开阴眼。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