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任紫茗闺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一拥而入,为首的一名警官紧走几步,大喝一声,“任东升,举起手来!”

    任东升见状不妙,立刻跑向窗边,抓住窗框准备跳下去。

    高鹏一见,立刻扑过去,一把抱住任东升,任东升猛然挣开身子,把高鹏撞翻在地,喊道,“别拦着我,让我跳下去,我死了就一了百了。”

    任东升说罢,再次扑向窗边,高鹏个高腿长,伸腿一绊,肉球似的任东升扑通倒地,然后高鹏滚身至任东升身边,左手按住任东升的左臂,右肘猛击任东升的后背,任东升哎吆一声瘫在高鹏身下。

    “好一套漂亮的擒拿动作。”为首的那名警官鼓起掌来。

    “是老局长让你们来的吧?来的还真速度。”高鹏笑着打招呼。

    警官笑笑,“是的,一接到老局长电话,我们立刻就赶来了,这案子可折腾了好几个月了。您就是高鹏同学吧,我们几个都是连环血案专案组的成员,为了侦破这起案件,我们几个已经好久没回家了,这下子终于可以回家吃顿热饭了。我们真得好好感谢你呢。”

    几名警官争着过来跟高鹏握手,为首的警官拿出手铐,把任东升铐起来。

    任东升磨磨蹭蹭地不肯起身,像个女人般地哭了起来,“好你个小黄毛,为什么不让我死,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妻子早就死了,女儿也死了,我心已死,只要一跳下去就一了百了。”

    高鹏冷笑道,“你做了这么多亏心事,今天是你应得的下场,你想跳楼自尽,你想多了吧,要知道这里是二楼,你就算跳下去也摔不死,你还是乖乖跟着警官回去,好好交代你的问题,至于你的归宿,我相信法官会给你一个公正的裁决,你还是等着迎接审判吧。”

    任东升还要再说什么,几名警官哪里容他再磨磨蹭蹭,强行把他架起来,带下楼去了。

    “高鹏,你什么时候报的警?”看着任东升颓唐离开的身影,我感到很是惊讶。

    “就在你的高跟鞋落地的一刹那,我果断决定报警,因为之前我还在犹豫,如果你的鞋子没掉下来,咱们还可以继续隐藏,可是你的鞋子偏偏掉了,就意味着咱们的藏身即将暴露,此时不报警更待何时。”

    “可是我没看见你打电话呀。”

    高鹏不屑地笑笑,“还用打电话吗?一个短信就搞定了。行动之前,我已经嘱咐过老局长不许睡觉不许关机等我消息。”

    我看着任紫茗的尸体,苦笑道,“案件侦破了倒是好事,只可惜让虚无子这个坏家伙跑掉了。”

    半晌没说话的李元泰笑道,“他跑不了的。”

    高鹏心照不宣地笑笑,“就知道元泰兄有办法。”

    李元泰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纸剪的小狗,吹了一口气道,“好咪西,出来帮我找个人。”

    那纸剪的小狗呼呼变大,瞬间变成一只巨大的猎犬,漆黑的长毛像缎子般的闪闪发光,尖锐的獠牙像两支锋利的梭镖龇出来,一双血红的眼睛像两只红灯笼。

    那巨犬跪下前肢,伏在地上,毕恭毕敬地问,“主人,您好,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李元泰上前摸了摸它下颌的软毛,“咪西,你好,麻烦你帮我查下虚无子的下落。”

    巨犬点点头,“他在保慧山的一个山洞里,你们上来吧,我驮你们去。”

    李元泰二话不说,骑在了犬背上,然后高鹏、陆判、智心住持依次骑在了犬背上,只有我呆愣在原地。

    高鹏冲我招招手,“怎么?路飞,赶紧上来啊,我们马上走了,你打算留下来看守任紫茗的尸体吗?”

    我看了眼任紫茗苍白的脸蛋哆嗦了一下,“当然不要,可是一条纸剪的狗能找到虚无子吗?”

    巨犬弯下腰看着我,呼出的气呛得我打了个哈欠,“怎么?这位姑娘小瞧我?我是一只嗅灵犬,我跟阳间的狗是不一样的,阳间的狗能嗅出各种生物的气味,我的鼻子能嗅出各种灵体的味道,由我来找阴间的鬼魂再好不过了。对于我来说,虚无子最好找了。因为他身上聚集了太多的精魄,有着很重灵体的味道。”

    听见嗅灵犬咪西称我为姑娘,我不由地脸上发热,“拜托,我不是姑娘,我只是穿了姑娘的裙子而已。”

    咪西呲着獠牙哈哈大笑,“那就上来吧,帅哥,时间不等人,再蘑菇下去,我担心他又躲到别处去了。”

    我抓着嗅灵犬的长毛爬到它背上,刚一上去,还没坐稳,就听见咪西说,“大家现在把眼睛闭上,如果睁着眼睛,万一把脑浆跌出来,我可不负责任哈。”

    我顺从地闭上双眼,就感觉身子很快离开地面,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不一会儿,就听见咪西说,“到了,大家睁眼吧。”

    我睁眼一看,果然到了一个山洞跟前,尽管保慧山绿树葱茏、泉清水冽,再佐以鲜花遍野、鸟啼蝉鸣,绝对是个世外桃源般的所在。

    可是这个山洞却不一般,洞边寸草不生,俱是乱石,洞内除了阵阵腐臭之味除外,还透出一股子寒气。

    我们一行人从巨犬身上下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山洞,我注意到,洞边大概五米左右的地方,连虫子都不敢爬过去,几只觅食的蚂蚁一爬到那边,就立刻转头往回爬了。

    咪西在洞边嗅了半天,皱眉道,“这味道也忒浓烈了,感觉怪怪的。”

    “怎么回事?咪西。”李元泰走过来抚摸着巨犬身上的长毛。

    “主人,我嗅到保慧山两处地方有浓烈的灵体味道,这一处尤为强烈。”

    李元泰摇摇头,“不明白,你解释给我听。”

    “是这样的,此处气味虽然最为强烈,可是我又觉得不像是虚无子的巢穴,尽管虚无子身上聚集了无数精魄,也不可能有这么强烈的味道。”

    “哦,那么依你所见,洞里的不是虚无子。”

    咪西点点头,“如此强烈的味道,依我看,洞里必定藏着一具千年古尸。”

    陆判往前走了几步,像是撞到什么似的,哎呀一声退了回来,“有结界。”

    智心住持轻宣佛号,“老衲素闻保慧山中封着一具千年古尸,想必就是这里了。”

    李元泰在洞边徘徊片刻,兴奋地喊道,“看这里,有封印的标记。”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洞边的石壁上刻着一个大大的敕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此洞封于公元一零零一年七月。

    咪西走过来仔细看了看,叹道,“看样子,咱们果然来错了地方。这洞已经封了千年之久,洞里不知封着什么,也不知是何人所封,咱们还是不要触这霉头为妙。”

    高鹏的好奇心立刻给调动起来了,“哎呀呀,我最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咪西,依你看,这洞里封着什么呢?”

    咪西使劲嗅了嗅,皱眉道,“是人类灵体的味道,而且怨气很重,既然被封了那么久,应该是一具千年古尸吧。”

    高鹏像个小孩子般地抚摸着巨犬的长毛,崇拜地望着它,“咪西的鼻子好棒,人类的灵体是什么味道呢?动物的灵体又是什么味道呢?”

    咪西哈哈一乐,“我的职责就是分辨和寻找每一种灵体的味道呀,每种灵体的味道各有不同,人类的灵体近似檀香的味道,动物的灵体有股膻腥味,昆虫的灵体有股青草味,鸟类的灵体有股花香味,大致就是这样,还有其他种类生物更特别的气味。”

    “人类的灵体为什么是一股檀香的味道呢?”我也对咪西的回答产生了兴趣。

    “因为人类是万物之灵,人类有思想,敢于创新,而且纵观世界上这么多物种,只有人类的进化是最快的,所以人类得以掌控所有的物种。”

    “好极了。”高鹏鼓掌道,“难道咱们就在这里探讨下物种的起源吗?”

    咪西摇摇头,“当然不,咱们得抓紧时间找到虚无子,这才是正事。”

    “那这洞里的那具千年古尸怎么办?”高鹏指指冒着寒气的山洞。

    李元泰一把抓住高鹏举起的手,严肃地看着他,“高兄,我知道你好奇心最重,此洞已经封禁了上千年,你最好离它远点,千万别打那具古尸的主意。”

    高鹏冲我做了个鬼脸,讪讪地放下了手。

    “你不会是想把那具古尸从洞里背出来吧?”我用鞋跟使劲跺了高鹏一脚。

    高鹏疼的哎呀大叫,摸着脚道,“知我者,路飞也。”

    我的这句玩笑话,谁知道又引出了另一场轩然大波,这是后话了。

    李元泰示意大家赶紧骑在巨犬背上,离开这里。

    当我们都在巨犬身上坐稳之后,就听见咪西慢悠悠地说,“如果大家实在对物种的起源感兴趣的话,改天咱们再一起探讨。今天实在是没时间了,现在大家坐稳了吗?请闭上眼睛,准备起飞。”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