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见那瘦小男子,我们顿时兴奋起来,五起血案的幕后黑手终于现身了。

    “咱们现在怎么办?”我着急地拽拽李元泰的衣角。

    “嘘别说话,我现在开阴眼,大家仔细看看虚无子。”李元泰一边捂住我的嘴巴,一边暗中念咒道,“开阴眼。”

    妈呀,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这个虚无子周身被绿气环绕,无数个长尾巴大脑袋的东西围着他飞来飞去,那些像虫子一样的东西约一尺来长、呈扁圆形,身体是半透明的青灰色。这些东西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都是死人的精魄。

    “全是死人的精魄。”我吓得舌头都打结了。

    “看样子,这家伙为了给自己续命又杀了不少人。”高鹏怒道。

    智心大师不住地轻宣佛号。

    任东升一见瘦小男子立刻恭恭敬敬地迎了上去,“虚无子大师,您可来了。昨晚出事了。”

    瘦小男子点点头,“具体的我已经知道了,无非是少了一缕精魂,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少了一缕精魂会不会对我女儿的寿命有影响啊,你不是锁了五缕精魂在她身上才能延长二十年寿命吗?眼下少了一缕,那寿命是不是就得相应缩减啊。”任东升不放心地问道。

    “当然会相应地缩短一些。”

    “那还能再找一缕精魄给续上吗?其实我觉得只续了二十年的阳寿还是很短。”任东升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

    虚无子冷哼一声,“当然可以,找一缕精魄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费力的事。只是你还得付给我两百万。”

    任东升脸上现出为难的神色,“为了给女儿续命,我已经付给你一千万了。你承诺的五缕精魄少了一缕,这责任该在你,怎么还要两百万,再说我最近生意不顺,很多外账还没收回来,也请你理解我的苦处。”

    虚无子嘿嘿一乐,“任富豪,你这是在我面前哭穷吗?谁不知道你家大业大,生意红火,这区区两百万就难住你了。前天是农历三月初三,是王母娘娘生日,也是鬼门大开的日子。

    我有没有叮嘱过你家小姐到了夜间要关门闭户,早点休息。尤其是这几天,鬼门一开,百鬼兴盛,夜间出来四处游荡,如果小姐熬夜,身上的精魄难免受其诱惑,使得束缚松弛,束缚松弛则精魄走失。任小姐一定没听我的嘱咐,这也怨不得我。”

    任东升紧盯女儿的俏脸,“乖孩子,告诉爸爸,你昨晚熬夜了吗?”

    任紫茗不敢看父亲的眼睛,压低嗓门道,“昨晚怎么都睡不着,就爬起来玩了一会儿游戏,感觉天气闷热又不想开空调就把窗户打开了。

    谁知玩着玩着,忽然感到头疼欲裂,就像是有人把我脑袋里的东西硬生生地往外扯的感觉,又像是有两只巨爪抓着我的脑袋用力挤压,像是要把什么东西从我脑子里活生生地挤出来,我实在疼的受不了就喊了起来,然后听见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和敲门声,我感到身子一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这孩子呀,就是不听话。天天玩游戏,这游戏就这么好玩吗?我看你都上瘾了吧。休学了也不知道在家看看书。”任东升心疼地埋怨道。

    “她在玩什么游戏?这么上瘾。”我不禁好奇地问道。

    这次,高鹏忍不住掐了我一下,低声道,“当然是英雄联盟喽,还用问嘛。现在这游戏火爆全球,连隔壁老王家的那只京巴犬的女朋友的闺蜜的婶婶的大姨妈都在玩。”

    嗯?掐我是吧,我抓住高鹏的右手使劲咬了一口,疼的他差点叫出声来,他抓住我的手打算咬回来,被李元泰制止了,“嘘你俩别闹了,别被虚无子听见。”

    高鹏冷哼着住了手,再看那虚无子正说在兴头上,哪有功夫注意我们。

    “我就说吧,一定是没按我说的做。才导致精魄走失。所以责任在你们自己身上,怪不得我。大小姐,你那头疼欲裂的感觉是精魄走失之后的自然反应,应该没什么大碍。

    昨晚我正在练功忽然感到精魄走了一缕,本想追,却感觉那精魄已经朝着地府飞去了,边上还有鬼差,只好放弃。与其追到地府去触陆判和阎罗的霉头,还不如我再在阳间找个短命鬼还便宜的多。”

    任东升父女俩像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站在虚无子面前,“无论如何,还是请法师再想想办法吧,钱的话,不是问题,最好能把我女儿续到八十岁。”

    听了这话,我气得真想跳下去揍这土豪一顿,这还是人嘛,为了给自己的女儿续命二十年,已经牺牲了五个花季女孩的生命,他还想续到八十岁,那就意味着还得再死十个女孩。

    世上居然有这么自私的人,为了让自己的女儿长寿就不顾别人的死活了。普天下父母爱孩子的心可以理解,可是这么做也太过分了。你有钱给女儿买命,那别人家女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我听见坐在我身后的高鹏也气的牙齿格格直响。

    虚无子咳咳两声,“上次花了你一千万你就心疼了?你女儿的命难道连一千万都不值吗?”

    任东升不迭地点头,“值,当然值,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拿我心上的肉来换,我都不会眨下眼睛。”

    “你知道为了给你女儿续命,我还特意篡改了生死薄,一年前我去保慧山找短命鬼,正好遇见陆判醉倒在古松下睡大觉,我一看,他头下枕着的那本书不就是生死薄嘛,我想机不可失,趁他醉的像一滩泥,把生死薄拿来一通改。

    然后我用法术锁住她们五个的魂魄,就算阎罗查起来至多以为这五个女鬼贪恋阳间的虚幻生活,故意逗留阳间不去地府报道,岂知她们的魂魄被我锁住,她们就是想去报道投胎也走不了啊。”虚无子说罢,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任东升毕恭毕敬道,“大师果然手段高明。”

    “所以你说花一千万贵吗?一则普天之下只有我会摄魄续命之术,二则哪个凡夫俗子能得着改生死薄的机会?就算神通如我,恐怕此生也只有这一次改生死薄的机会。这个陆判嗜酒如命,经常醉的六亲不认,哪管生死薄被人涂改,估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生死薄被人改了的事情吧。”

    虚无子只顾着口沫横飞地吹嘘自己的手段,那边厢陆判气得吹胡子瞪眼立马就要跳下蝴蝶跟他理论,被智心住持死死拽住了。

    也许是在蝴蝶背上坐的久了,我忽然感到腰酸背痛,再加上昨晚折腾一宿身子困乏,不由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左脚不自觉地往前伸了一下,左脚的那只高跟鞋忽然从脚上掉了下来。

    其实高跟鞋的尺码39码比我40码的脚整整小了一码,照理说,这鞋子根本不该从脚上滑落,我低头一看,才明白,我伸脚的同时也把脚踹进了窗纱。

    那窗纱是薄纱的,一个个网眼很大,其实要说薄纱的孔洞也不算大,只是我现在被缩小了,所以显得很大,要按正常人来看,那些薄纱的孔洞肉眼根本看不清楚。

    刚才我高跟鞋的鞋跟是不幸插进薄纱的一个孔洞中去了,只见那只鞋脱离了我的左脚,鞋跟挂在薄纱孔洞中,晃悠来晃悠去。

    我情知闯祸,急忙拉过薄纱,打算把高跟鞋抓在手里,可气的是,那孔洞原本就小,禁不住高跟鞋的重量,加上我拉着薄纱一晃悠,细小的鞋跟原本就挂不住,这么一折腾,到起了反作用。

    高跟鞋这下子彻底脱离了窗纱,由于重力作用,直接来了个自由落体朝下坠落,然后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由于我被缩小,高跟鞋也被缩小,所以那啪嗒一声微乎其微,要在常人听来比蚊子哼哼还小。

    可惜的是虚无子绝非常人,那啪嗒声他显然听见了,只见他猎犬般敏锐地跳了过来,我至今想不通,那家伙瘸着一只脚居然可以跳的这么快。

    他径直走到窗户边上,在五彩斑斓的窗纱下,他发现那只惹祸的高跟鞋,并把它捡了起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